穿越卖卵青春风暴:这对穷CP水逆归来

Zhiyin - - 目录 - 编辑/鲁 媛

江苏农村女孩曹以萍做梦都想出人头地。考上大学不够,兼职养家也不够,创业挖到第一桶金还不够,她渴望过上城市“白富美”的生活。

于是,她荒废学业,与初恋男友分手,全心寄希望于做生意上。殊不知商海险恶,瞬间将她打回原形,并负债累累。那么,怎样能赶紧还债,迅速翻本?她的第一选择竟是:黑市卖卵!

躁动的青春:农村女孩梦想拼成“白富美”

“你变了,想钱想疯了!” “我不想穷,想挣更多的钱,怎么了?” 2012年1月的一个雨夜,南通市南大街步行街。曹以萍与男友刘春生大吵一架后离开。在22岁的她看来,今后只有钱能给她安全感了……

曹以萍1990年出生在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农村,父母本分,种地为生,她还有个小她8岁的弟弟。小时候,曹以萍最讨厌的就是去田里插秧,那一眼望不到头的田埂简直让她绝望。她埋怨父母,说他们不努力,才会种 一辈子田。朴实的父母只是呵呵一笑。

读中学时,曹以萍特别羡慕班上条件好的女生,她们有许多美美的公主裙,而她却只有旧衣服穿。身为数学课代表,她很快发现“商机”:收费帮人代写作业。不久,她就买到了她种草已久的蓬蓬裙。

2009年高考,曹以萍考入南通大学,家里借钱凑齐学费。曹以萍向父母承诺,以后她自己想办法解决学费生活费。父母很感动,但告诫她,学习才是她的主业,他们会尽力想办法。她口头应着,心里却深知父母心眼死,只会从地里刨生计,她必须自己挣钱。

于是,曹以萍一入学就在校园兼职网上登记注册。此后,她业余兼职挣生活费,多数时间还是花在学习上,每年奖学金也是她必争之物。

2010年初,曹以萍在一家奶茶店打工时,认识了同校男生刘春生。刘春生来自安徽省淮北市农村,与她同岁同年级,成绩也很优异。两人常结伴赶场子去兼职。吐槽起某些客户贪便宜,总多顺走吸管的行为 时,两人也是异口同声“:农村人穷,但绝不这样!”

刘春生很照顾曹以萍,也欣赏她的勤奋上进。两人越走越近,发展成恋人。每次拿到工资,他们会去吃KFC庆祝,还会一起前往邮局,郑重地在给家里的汇款单上签下大名。钱虽不多,却仪式感十足。他们憧憬着,早日能帮家里大大改善生活。

大二时,大学里刮起了创业潮。眼见身边不少同学陆续挖到了第一桶金,曹以萍颇为心动,拉着刘春生也要创业。此后,两人省吃俭用,将工资存起来,并向关系不错的同学借了些钱。三个月后,他们在学校附近租了处很小的门面,开起了奶茶店。两人结合奶茶店打工的心得,用料货真价实,又开发了几个新品种,很快就成了网红店。

用心经营了大半年,他们赚了6万元。除去生活费和给家里寄的钱,还结余了许多。原来挣钱可以这么快!曹以萍一下子放松下来,学着那些城市女同学,追求生活品质。不久,她发现,花钱才是最快的。女伴向

她抱怨,说现在服装店太赚钱了,一件衣服动辄几百上千。她非常眼红,决定转行开家服装店,而且野心勃勃地要去闹市区开,以博取更大利润。

曹以萍把想法告诉男友。刘春生泼了她一头冷水,说现在已经很好了,他们没有相关经验,经营风险太大。曹以萍说,生意是触类旁通的,别人能赚钱,她为啥不行?刘春生又说,当下学业最重要,万一影响毕业就惨了。曹以萍有些生气,认为刘春生跟她父母一样是死脑筋,说他是“农民思维”。两人不欢而散。

大三刚开学,曹以萍在南大街步行街附近找到一处门面,交纳了定金。刘春生很生气,可事已至此,只好默许她转让了奶茶店。他申明他要搞学习,不再投资也不参与经营。曹以萍不以为意,说不用他操心,以后也不会找他帮忙,她一定会赚到大钱,到时自会分成给他。此后,曹以萍搬出宿舍,校园里很少再见到她的身影。或许是赌气,两人联系越来越少,感情也淡了下来。刘春生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中。

2012年1月的一天,刘春生刚走出教学楼,就被两个陌生男人拦住,让他还债。他这才得知,有人用他的身份信息借了5万元校园贷!

刘春生打电话给女友,曹以萍承认了,说她都是为了生意,本想挣到钱还贷款,结果亏了血本。在南大街步行街附近,两人吵得天翻地覆后,分了手……

残酷的青春:黑市卖卵还债一地鸡毛

泪水混合着雨水,湿透了曹以萍的心。走到曾经的服装店前,望着改旗易帜的小吃店招牌,她心绪难平。这一年时间,鬼知道她都经历了什么!

从信心十足的开店、白天黑夜的守店,到进货被人骗、卖货卖不出……其间,曹以萍不是没想过止损,可想到跟男友赌的那口气和过去那种寒酸生活,她不甘心失败。所以,她先找同学朋友借了一圈钱,又用自己的身份信息贷了款,全都亏了进去。

那次,店里急需资金周转,她想起手机里还存有刘春生的身份证、学生证等照片,想着先江湖救急,就用这些信息借了5万元校园贷。结果却是,店关了门,她另外欠了10万元债务,学业更是一塌糊涂,她还因频频旷课被记过处分。

起初,曹以萍也想过,无论如何要先把刘春生的贷款还上。但后来,她实在自顾不暇,只好躲着不见他。这下,被刘春生骂了一顿后,她反而怪起了刘春生,幻想着如果他一直支持自己,重要节点上帮自己一把,或许生意就起死回生了。所以,她报复性地想,就让那笔贷款折磨刘春生去吧。

2012年寒假前,曹以萍被学校劝退。她不敢回家面对父母,撒谎说留校学习。与此同时,债务越滚越多,她天天被上门催债,精神上几近崩溃。一个债主见她还不起钱,建议她去卖卵。她慌不择路,竟让对方介绍。这天晚上,一个自称是“大学生兼职中介”的人加了她微信,说是捐卵中心急需“爱心”有偿捐卵女孩数名,帮助别人的同时可获得1万到5万元营养费。

见曹以萍还在犹豫,对方又热情地向她介绍了具体捐卵事宜,并口口声声称“安全、简单、赚钱快”。她心动了。很快,她被安排见到了一个男性客户。客户对她各方面都很满意,当即拍板。

2012年3月,曹以萍在中介带领下,来到通州区一家私人诊所,连续打了5天促排卵针剂。之后,她一次性被取出15个卵泡。手术后,身体近乎虚脱的她拿到2万元报酬,立刻还了债。她本想找份工作继续挣钱,可一看到招聘启事上的低工资,她眼前就会浮现出中介将一厚摞钞票交给她的场景。

观察了2个多月,曹以萍再次进手术室取出15个卵泡。术后,她在闺蜜小果陪伴下,遵医嘱去附近医院输液除“腹水”,却忽然出现呕吐、呼吸困难等症状,几近昏厥。很快,她被诊断为之前手术中出现重度感染,左侧卵巢遭紧急切除,右侧功能也严重受创。

养病、躲债、天天啃馒头、打零工挣钱……其间,曹以萍接到过刘春生的两个电话。她不知他是来关心她的,还是来催债的,抑或是来羞辱她的,都挂断了。这一切,她都没敢告诉农村的父母。

2013年5月的一天,曹以萍突然接到父亲曹向宽的电话,质问她是不是退学了!原来,曹向宽给她捎土特产过来,没事先通知她,自己兴冲冲找到她宿舍。几个舍友惊讶地看着他,说她已经不在学校了……

在曹以萍的出租屋里,父女俩久别重逢。曹以萍低下头,承认退学的事实。曹向宽还没来得及反应,几个男人闯进来,质问曹以萍何时还债“:你可真会躲啊!照我说,你再去卖几次卵子,钱不就来了!”见曹向宽挡在她身前,对方放了几句狠话后,离开了。

回过头时,曹向宽已是老泪纵横。曹以萍跪倒在地,含泪交代了事情原委。曹向宽精神恍惚,一再絮叨着,是他太没用。次日清晨,他就回了老家。

一周后,母亲付明慧打来电话,哭着让曹以萍立刻回家,说曹向宽自缢身亡了!曹以萍跌跌撞撞地赶回家。从母亲口中,她才知道父亲偷偷从她的抽屉里翻出了她的病情诊断书。回到家后,他四处求爹爹告奶奶地借钱,只凑到几万元。就在这时,15岁的弟弟突发肺炎,也急需费用治疗。在极度的焦虑和自责下,曹

向宽竟选择了绝路!

面对几近昏厥的母亲,曹以萍不断扇自己耳光。帮母亲给弟弟看好病后,她终日闭门不出。

2013年11月的一天,曹以萍独自在家。外面传来敲门声,她怕是债主,不敢做声。这时,对方说话了: “曹以萍在家吗?”这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令她哆嗦着打开门,果然是刘春生“!我现在没钱还你……”她嗫嚅道。刘春生说“:我不是来讨债的,是来看你过得好不好。”“你都看到了,如你所愿……你走吧,我欠你的,我会还清的……”曹以萍强忍着泪水。刘春生红了眼圈“:以萍,这段弯路我陪你走下去……” 事实上,这段路,刘春生也走得不容易。当年与曹以萍分手后,他哭过也怨过,甚至多次想去找她催债。可听说她被学校劝退后,他竟然有些难受。最终,他决定自己扛起这笔债。

校园贷的利滚利翻得吓人。在校期间,他一天做6份兼职。别人找他来要债,说虽然是曹以萍借的,但以他俩关系,找不到曹以萍,只能来找他。最绝望时,他对曹以萍恨之入骨,并曾拨过两个电话给她,想发泄下。所幸,他坚持学习,毕业成绩很不错,签到南通市的一家国企,拿到一笔安置费,还清了所有欠债。

正当刘春生的生活步入正轨时,一个债主向他打听曹以萍的下落,并透露了大家传言的曹以萍的经历。刘春生找到曹以萍的闺蜜小果,证实了一切。他十分震惊,非但不觉解恨,反而很难过。

那些日子,不断有画面在他眼前闪回:打工累到直不起腰时,他们相互“嘲笑”对方老了;拿工资前晚,一起幻想着第二天的“大餐”流口水;从邮局汇钱回来,拍胸脯说下次要寄更多钱回去……他泪不能已。最终,刘春生辗转打听,找到了她的老家……

此刻,面对刘春生的真诚“告白”,曹以萍断然拒绝,说她对不起他,不需要他可怜。刘春生大声说“:一切都过去了……现在最关键的是,你必须重新站起来!我怀念过去那个永不放弃的你!”

曹以萍愣愣地看向他。这时,母亲扛着农具从远处走来,她步伐蹒跚,背明显有些微驼。曹以萍忽然意识到,自己必须扛起这个家的责任来。

得知刘春生是女儿同学,付明慧热情地招呼他进屋坐。刘春生走进去,看到眼前这个家,贫寒得超出他想象,心中对曹以萍那些年的“拼命”,多了几分理解和释然。他帮曹以萍整理书桌,拂去书架上的灰尘。看着他的背影,曹以萍百感交集。

那个周末,刘春生给曹以萍送来一摞教材,还带来五千块钱,让她先去还债。曹以萍不肯接。刘春生忙说,钱不是给她的,是借她的,以后他还会陆续借给她钱。曹以萍含泪写下了一纸借条。

几天后,曹以萍拎着行李找到刘春生,说她决定出来工作,挣钱还债。刘春生带她跑遍了市区的招聘市场。由于只有高中文凭,曹以萍处处碰壁,只有郊区的一家布艺工厂让她去流水线上当学徒。

曹以萍住进了厂里宿舍,每天工作逾10小时。下班后,刘春生总会掐着点打来电话,她的声音里疲惫又兴奋。奋战在流水线上,从手忙脚乱到熟练自如,她花了一个月时间。此后,她开始挑灯夜读。

休息日里,刘春生带曹以萍重游母校。在她曾经最常去的教学楼前,她泪流满面地起誓“:大学,我还会回来的!”那天,曹以萍悄悄更改了自己的QQ签名:从今起,回归初心,脚踏实地。刘春生仿佛看到,那个朴实、倔强、乐观的女孩又回来了。

此后,曹以萍和刘春生相互鼓励,彼此较劲。一次,曹以萍发现下脚料浪费很大,设计了另一种裁切方案,被老板采纳。她凭借聪明才智,半年后当上了管理人员。刘春生也在单位成长为技术骨干。

在刘春生建议下,曹以萍报名了自考。她认真对待每一科、每个知识点,从不为考而考。刘春生惊讶地问她为何如此较真,她答“:我不能再糊弄自己了。我落下的不仅是分数。”刘春生不由投去钦佩的目光。

2015年,曹以萍顺利拿到了东南大学的自考本科文凭。出于对自己职业生涯的规划,她跳槽到南通佳艺布艺玩具公司。经过两年的努力,她一路奋斗到技术总监,深得公司领导和同事的认可。

2017年,在刘春生的帮助下,曹以萍终于还清了所有债务,并供弟弟考上了大学。这一年,她还成功考取了山东大学的在职研究生。

这一年,值得庆贺的事情太多,而曹以萍最想感谢的人,就是刘春生。但刘春生却说,这都是她自己努力的结果,他庆幸她找回了自己。

2018年6月21日,是曹以萍的28岁生日。刘春生发来短信,祝她生日快乐,还说,希望今后的每个生日,都能陪她一起过。曹以萍当然明白他的心意,不由脸色绯红。她想起那些打给刘春生的借条,说让他给自己一个期限,她一定会还清。

“好的。我希望是,一辈子……”刘春生回复道。曹以萍的心,甜蜜地笑成

了花。 □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