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被性侵的女儿复仇:“慈善家”老父乡关何处

Zhiyin - - 目录 - □编辑/宋美丽

老张是我的邻

居,是个彻头彻尾的

好人。在我眼里,他是

除了老公外,第二个

可以依赖的人。当他戴着手铐脚镣被带上

警车的时候,我彻底

傻了眼—————

老张叫张军,是

我的邻居,在我只有

几岁的时候,他就租住在我家隔壁的那栋

老楼里。

我叫林曦,1990,1990年出生于四川省西昌

市。我的父母做小本生意,因此,我家住的

地方有点特殊,城市

最中心,却又是城市最复杂阴暗的地方。这里家家户户都修建

了民房用于出租,租户很多,嘈杂、复杂。隐蔽点的地方,经常会有站街女。这里也是赌博一条街,有人一夜暴富,也有人一夜落魄。有逃亡的大毒枭,有连环杀人案主谋,有亿万富豪,也有街头流氓。所以不管你是谁,你来自哪里,你干什么,大家都不会太过问,因为有故事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我懂事的时候,老张30来岁,个子不高,皮肤黝 黑,剪个小平头,笑起来和蔼可亲。他跟我身边很多行色匆匆的人不一样,每当我们几个孩子在家门口做游戏时,他会笑眯眯地参与进来,跟我们玩得乐此不疲。所以,我和小伙伴们都很喜欢他。

白天,老张在街对面的路口摆摊卖水果,晚上,他会将卖剩下的、不能隔夜的水果,拿出来分享给周围的邻居和孩子们。一来二去,他很快就融入了集体,成了这条街的一员。

老张没有妻子也没有儿女,甚至连朋友都没有,日子过得很拮据,经常穿一件黄色的T恤衫。问他,他总是笑嘻嘻地回答“:咱这么没本事,谁肯嫁来!”

让人钦佩的是,这个普普通通、甚至有些贫困的老张,却有着一个让邻居们钦佩的身份——————慈善家。住在周围的人都知道,老张资助了一个叫佳佳的孩子。他每个月都会把一半的收入寄给佳佳。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慈善是有钱人做的事情,一个自己生活都很拮据的小贩,资助一个跟自己毫不相关的孩子,不得不令人刮目相看。这件事,对老张来

说,原本是一个秘密。有一次,老张喝醉了酒,哭着闹着让邻居帮自己去寄钱才得以公开。

酒醒后,大家都问老张,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给什么人寄钱。

老张笑着解释说“:这辈子没有子女缘,资助这样一个孩子,总归是圆了我一个心愿。以后等她有出息了,说不定还会报答我。”

有邻居说“:你也算有点收入,娶个媳妇,生个娃吧,好过养别人家的孩子。”

老张摇着头“:我以前在老家,和一个寡妇好过。人家嫌我没本事,还是跑了。我怕了。”这样的理由,让人心酸。

在一群小伙伴中,老张对我最好。因为他总说我跟佳佳很像———个子虽然小小的,却满脑子机灵劲。老张说佳佳上二年级,偶尔会给他写信,还总是说: “这女娃记着我的好呢!”那些信我们都没见过。

老张喜欢让我给他读书,一次,我朗读完一篇课文,不经意间却看见他湿了眼睛。

我有些不解“:张叔叔,你怎么了?”他轻轻抚一抚我的头发,眼睛里有些哀伤,却努力扯着嘴角,说: “叔叔没怎么,想着我这辈子没个孩子,有点难过……”我安慰老张“:你不是有佳佳吗?”

老张长叹一声“:佳佳还不认得我呢!”接着又跟我说“:佳佳学习很好,等她上中学的时候,要是能去城里读书就好了。”

老张收入改观后,更多的人劝老张,好好攒钱,娶一个媳妇,有人照顾,生个娃,天冷了还有人给暖被窝!老张呵呵讪笑着:真怕了。留不住会伤心。暖被窝的,我偶尔也会找一找。

我妈也想给老张介绍对象,被他拒绝后,我妈很不高兴地说“:老张就是个光棍命,钱都打了水漂。”但我和小伙伴依旧喜欢老张。可不久,我发现老张有秘密。

那个时候我们疯狂地迷恋“超级玛丽”,整条街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家人有游戏机,老张楼下的强子家就有一台,但是他很少借给我们玩儿。大多数时候,我都是端个小凳子,坐在旁边,一看就是一天。

见我每天眼巴巴地蹲守在强子家,老张跟我有了约定———如果期末考试我双科都考100分,他就买一台游戏机作为奖励。老张说“:我喜欢你们才舍得花这个钱。邻居们都很照顾我,我也得为你们做点什么。但是,你们游戏时间由我规定,在我这里玩了,就不要去强子家了。”

于是那个学期,我奋发图强,终于考了双科满 分。老张没有食言,买了一台游戏机,从此他家成了我们的乐园,闲暇之余,我们都赖在那里。老张很坦诚,跟我们的爸妈也说了买游戏机的原因。见老张对我们是真心爱护,大人们也很放心。

那个周末,吃了晚饭,我和小伙伴萱萱像往常一样霸占着老张家里的游戏机,聚精会神地打着超级玛丽。突然,有人来敲门。老张打开门看了一眼,说了句“老地方等我”后,回头用很严厉不容拒绝的语气对我们说“:我有事要出去,你们赶紧回家。”说着,他就关掉了游戏机,将我们赶了出去。萱萱从小就像个小大人一般,特别喜欢打听事儿。她对我眨了眨眼睛,说“:老张不对劲,我跟他去看看,你去不去?”

我是萱萱的跟屁虫,自然毫不犹豫屁颠屁颠地跟在她身后。我们偷偷跟在老张后面,看着他跟一个高个子的男人并肩而行,一路上两人没有说一句话,径直走到了巷子口的一个小餐馆里。

老张坐在餐馆里面,根本看不到。因为害怕被他发现,我们只得灰溜溜地回家了。那天以后,老张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虽然每天依旧很忙碌,早出晚归地摆摊卖水果。但他不爱笑了,也不会和我们玩儿了,还总是不耐烦。渐渐地,我和萱萱也不愿意去他家里玩了。

很快又到了暑假。一天晚上,下着很大的雨,我靠在沙发上吃西瓜,爸妈在看电视。有人敲门,我光着脚跑去开门。一拉开门,就看见全身湿漉漉的老张,手上提着一大口袋荔枝。

我爸赶紧招呼他进来坐,他也不坐,就站在玄关,一只手紧紧地拽着袋子,脚下很快就积了一摊水。我妈进卫生间拿了条干毛巾递给他,老张赶紧把手上的荔枝递给我妈。

老张磨蹭了很久,终开口“:家里出了点事,我妈摔断了腿,在医院里,需要用钱,我的积蓄全拿出来了还是不够。这么多年,我没跟人借过钱,你们……能不能帮我一把……我以后加倍还。”

“你家里就只有你妈一个了吧,谁在照顾她?你不赶紧回去看看啊!”我妈心直口快。

老张有些为难“:我的主要任务是筹钱……我小姑在帮忙照顾……” “你需要多少?”我爸赶在我妈开口前打断了她。老张不好意思地搓着手说“:五……五千……”我爸答应第二天让我妈去银行取了钱给他送过去,他再三承诺每个月还500元,一年内还6000元。

老张是个很讲诚信的人。之后的每个月里,尽管我爸一再强调不用着急,但他都会准时到我家还钱。

那段时间,他变得更加拮据了,有时候接连好几天都不开火,每天就着开水啃馒头。

萱萱的父母常年在外地做生意,她是跟着奶奶长大的,好多时候萱萱家里水管坏了或是灯泡坏了都是老张帮忙修。萱萱奶奶实在看不下去,给老张送点米和食物过去,家里有好吃的,我爸妈也总会让我给老张送去。其他曾受过老张帮助的左邻右舍,也纷纷伸出了援助之手。老张总是感激不尽,说一箩筐的好话。他还重新邀请我们去他家玩游戏,跟我们几个小孩子道歉“:对不住啊娃儿们,叔叔怎么能不搭理你们呢!”

老张每年过年,都会消失几天。我爸妈说他那是回家了,等他回来,会借更多的钱,再拼了命还回来。我妈总是说“:老张是个好人。但幸亏没女人嫁给他,不然也是劳碌命。”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我就上了高三,开始住校,虽然每个周末都会回家,却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每天跑到老张家,蹭吃蹭喝蹭游戏的小女孩了。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一个中午,太阳挺大,我请假回家拿补课费。那天的巷子特别拥堵,我家附近更是人山人海,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进去,我就看见了警车和警察。我心里估摸着可能是谁又打架了,或者是抓赌,又或者是抓黄,无论抓什么,看热闹的都不会嫌事大,把一条街堵得水泄不通。

直到我看见戴着手铐的老张跟着警察从家里走出来,上了警车我才彻底傻了眼。老张———邻居口中的好人老张!我惊讶得眼镜差点掉在地上。我的心七上八下的,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周围的人纷纷开始议论,各种版本都有。一个赌场里“放哨”的小伙子说“:就这老光棍,常年一个人,绝对是个强奸犯,而且还是先奸后杀。”

另一边,巷子口餐馆的老板娘仿佛是个知情者,一脸神秘地说“:有一阵他爱和一个高个子男人到我店里吃饭,我听见他们说什么先弄点钱去应应急… …估计是在哪杀了个人,说不定杀了一家人呢!”

老张的事,大家很快就都知道了。老张是重庆人,家里有个老母亲,妻子很早就过世了,有个女儿名字叫佳佳。妻子过世后,他就一个人打工养活女儿,女儿平时由奶奶照看。佳佳就是他的全部,无论多苦多累,为了佳佳他都能咬牙坚持,日子虽然过得苦点,但总归能享受到天伦之乐。

可是命运总爱跟人开玩笑,一天,独自在家睡觉的佳佳,不幸被隔壁邻居猥亵了。老张撞见后,暴打邻 居,竟失手将其打死了。

老张原本是打算自首的,但是他又想到如果自首的话,母亲和佳佳就没人管了。慌张的老张逃亡到了西昌,成了我的邻居。他隐姓埋名,找人弄到了一套江西籍贯的假名字,取名张军。

这十多年,他每天都在担惊受怕,所以他拒绝了很多女人,怕自己的秘密被洞穿。然而,长时间的孤独,又让他渴望温暖。于是,他愿意对邻居付出,因为邻居的距离,让他有安全感。

为了安顿好母亲和女儿,他赚的钱,除了生活费,全寄给了自己的表哥。表哥再以各种形式给老母亲和女儿。

老张的表哥曾经在西昌做过生意,一直和西昌的老客户有生意往来,所以,老张的汇款也没有被怀疑过。为避免被抓,这么多年,老张从来不和表哥有其他方式的联系。每次打款,都只有两个字:货款。

不得不说老张是个成功的“逃亡者”,他隐藏得很好,从未暴露过。那年,老张的表哥来西昌办事,两人见了一面,老张得知母亲患了严重的肺气肿,每天都活在痛苦中,这个消息一下打破了老张的平静。从那以后,为了给老母亲治病,老张拼了命。

但不管怎么样,他从来没敢回过家。他每年过年号称回家,实际上都到附近溜达几天就回来了。关于资助佳佳,也是个谎言。那一次,他酒后说出了每个月汇款的事,怕引起怀疑,他才撒谎说自己资助了一个女孩。直到老张母亲病重,他纠结再三,终于忍不住回去看望了一次老母亲。很快,警察追踪而至,他落网了。

我已无法得知,逃亡这些年,老张那些笑容背后隐藏着多少心酸与无奈?那些无人的夜晚他都是怎么挨过来的?关于佳佳的信,大家都在说,那根本就是老张幻想的。他这些年,为了藏身,根本不敢和母亲、女儿联系,如果他和女儿通信,早就被抓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希望那些信,真的存在。那是老张此生,最光亮的所在。

我始终坚信,老张这些年跟我们朝夕相处,待我们几个孩子也是真心实意的好。一个人的善良可以装一阵子,但绝对装不了半辈子。等老张服刑出来,他应该能够放下过去,摆脱阴影,堂堂正正地活在阳光下,与佳佳一起,一起去拥抱本就该属于他们的未来。过一阵子,我想去打听一下老张在哪个监狱服刑。我要去看

看他。

●林 曦 微信扫描文末二维码,收听本文精彩音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