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憋屈的两难:不尽责的母亲送我一套房

Zhiyin - - 目录 - 编辑/柴寿宇

年轻时,母亲恣意消费青春,追情逐爱,导致幼女寄人篱下,度过凄凉童年;直到岁月流走,青春已逝,她这才反思过往,想修复母女亲情,给晚年一个依靠,但女儿心中的冰雪,早已无法消融……以下,是女儿王琳琳对本刊的讲述—————

寄人篱下的幼女泪,妈妈要爱情不要亲情

2018年5月,是姥姥去世一周年的忌日,按风俗要举行隆重的纪念。我从郑州赶回老家新乡。那熟悉的街道和老房子,将我的记忆瞬间拉回到少年时代。我仿佛看到了当年自己瘦弱的身影,一个人背着书包孤独地行走在幽静的小巷,而姥姥慈祥的目光在小巷尽头等着我。我赶到姨妈家,看着姥姥的遗像,泪水潸然而下,记忆的闸门轰然打开—————

我是河南省新乡市人,也曾有过快乐的童年。父亲是供销社的职员,每天下班后,他喜欢骑自行车带着我去兜风,记忆中,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伴随着我兴奋的尖叫。妈妈是棉纺厂的厂花,她大大的眼睛,皮肤白皙,喜欢买来各种花色的裙子,将我打扮成骄傲的公主。而这一切,都在我5岁那年结束了。妈妈走了,她要去寻找幸福“。什么叫幸福?”我问爸爸。爸爸牵着我的手说“:只要你还在爸爸的身边,这个家,对我而言就是幸福的。”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我现在只有爸爸了,我希望爸爸不要再离开我。等我长大,我才知道,老实、懦弱的父亲,婚后很快让母亲厌倦。她喜欢追求刺激,她要挑战那些有个性的男人,那些男人仿佛天生带着豪情,让她充满激情。我5岁时,母亲出轨了,我父亲很快发觉,提出离婚,母亲将我留下,飞向了她自由的天空。

两年后,一个女人走进了家门,成为我的继母,她是一家国企的会计,离异,女儿离婚时判给了前夫。一开始,她很有耐心地照料我,我的衣服变得干净了,家里的饭菜也变得可口了,我也一度觉得,我有两个妈妈,这个妈妈是上帝派来的天使……渐渐地,继母失去了耐心。我没按时完成作业,她上来就是一个大耳光;我在外面贪玩忘记回家吃饭,她几脚就把我踹到地上。而生性懦弱的爸爸,对她敢怒而不敢言。我疼得大哭,喊着找妈妈,然而,我的妈妈离婚后就再也没出现过。

周末时我将这一切告诉了姥姥,我母亲终于出面了,她像一头暴怒的狮子,将我继母连扇了好几个大耳光,又将她的脸抓破。她告诉我“:以后不用怕了,她再也不敢打你了!”说完她又扬长而去。

那以后,继母确实有所收敛,再不敢动我一个指头。但她换了套路,比如,盛饭时故意给我盛一大碗,逼着我吃光,吃不完下顿就饿着;领我到娘家做客,有人丢了20元钱,她就故意诬陷是我偷的;有一次带我去商场,她遇上熟人,就将我丢在一边,一只野狗将我的右腿咬得血肉淋漓!

姥姥和姥爷都哭了,他们做出决定,再不让可怜的我在继

母家受罪了。姥姥姥爷已经退休,生活在我大姨家。在姥姥姥爷的恳求下,大姨父终于答应让我过来一起生活。从此,我开始寄人篱下。

妈妈终于露面了,看着我的伤口,她眼泪也吧嗒吧嗒地掉。我搂着妈妈说“:我不想在继母家,也不想在姥姥家,我想跟妈妈一起……”“好,你等着,我过几天就把你接走。”我憧憬着生活在妈妈身边的幸福情景,甜甜地进入了梦乡。醒来才发现,身边早已没有了妈妈!我直到伤愈上学也没有看到妈妈来接我……

妈妈小三上位,你的女儿还在飘零

妈妈为什么不能把我带在身边生活?我不止一次地问过姥姥,姥姥摸着我的头,安慰我说“:你妈妈太忙,她要工作,哪有时间带你呢?”

春节快到了,妈妈终于来了,她给姥姥姥爷等人都带来了礼品,也给我带来了玩具和我爱吃的巧克力。然而,幸福太短暂,妈妈坐了一会就要离开。我流着眼泪跟到院子门口,发现路边停着一辆车,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男人开车带着妈妈,绝尘而去。

春节后,是妈妈的生日,她第一次带我出去吃饭,是一家西餐厅。璀璨的灯光下,化过淡妆的妈妈精致、典雅,举手投足间,万千魅力。坐在她身边的是新乡有名的房地产商,妈妈说,他的项目,市长都在指望他快点推进,给新乡的经济增加亮点。

这天晚上,妈妈竟然陪我回到姥姥家,睡在我的身边。半夜时分,我在梦中被吵架声惊醒,听到姥姥告诫妈妈“:不管怎样,你必须选择一个男人好好过日子,不能这样踏着几条船。”妈妈一直不吭声。等我大一些才知道,妈妈容貌出众,自命不凡,离婚后,发誓要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但无奈难遂人愿。她就不停地换男友,两年时间,她就处了五六个。这几天,她又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离异的房地产商刘叔叔,她发动各种攻势,但屡屡受阻,有些低迷的她这才回到姥姥家,也才想到还有我这个女儿……

那一刻,我十分悲凉。大姨妈的独生女儿,比我大三岁。于是,我穿的衣服,永远都是表姐换下来的旧衣服;每餐饭,姨妈都是只问表姐想吃什么;上学远了,需要骑自行车,大姨给表姐买来崭新的女式轻便自行车,给我的是一台破旧的自行车。这就是我的命运。

每年春节,是我最难堪的时候,爸爸陪继母去了老家,而妈妈露一面就不见了。大姨父是国企领导,拜年的人络绎不绝,除了各种礼品,他们还要塞给表姐一个大红包。来人觉得,只给表姐不给我,不太好,于是把20或50元的小额钞票给我算做红包。虽然我表面 上说了“谢谢”,但我内心早已出离愤怒,我心里在高喊“:我不是一个要饭的乞丐,我不用你们可怜我!”那一刻,我恨我妈妈,是她把我丢在这里……

后来,妈妈结婚了。据姥姥说,那是妈妈离婚后的第三次婚姻,这一次,妈妈做了三年的小三,终于成功上位!然而,等着妈妈的是一次次家暴,妈妈要么是鼻青脸肿,要么是浑身青紫,最严重的一次,竟然肋骨被打断。每次受伤之后,她才会回到姥姥家,我才有幸睡在她的身边。我以为她会离婚,但每次只要事后继父一道歉,妈妈就眉开眼笑地跟继父回了家。

最让我心痛的是,那一年冬天,我因重感冒发高烧不能上学,姥姥领我去儿童医院输液,生病的孩子都有妈妈陪着,我更觉悲凉。姥姥给妈妈打去电话,听说我病了,妈妈叮嘱我好好养病,我在病痛中不知说什么好,于是将电话转给了姥姥。接下来的话令我震惊不已!妈妈说,这一次流行感冒很厉害,继女也住院了,她在医院护理,没有时间过来陪我。话筒不隔音,我听得清清楚楚,眼泪滚滚而下。

这次感冒痊愈之后,我给自己定了目标,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上一所外地大学,离开这座城市。

高三冲刺,我拼尽全力,发誓一定要考好。我每晚都要复习很晚才回家,姥姥他们住的是一个小独院,小巷里的路灯坏了,漆黑一片。一天晚上,我走到院门前,却发现忘了带钥匙。身上又没有手机,只好敲门。姥姥和姥爷年事已高,听不见敲门声,我只好拼命拍门。门终于开了,酒气冲天的姨父居然把姨妈一把推搡出来,嘴里喊着“:老子天天给别人养孩子,还得受你们的气,你也滚吧!”“砰”的一声关闭了大门!姨妈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裙,又急又气地埋怨道“:你怎么忘带钥匙呢,真叫人不省心!明儿叫你妈把你领走!为了你,俺们家吵了多少次架!”

姨妈坐在台阶上,枕着胳膊,呼呼睡着了。我毫无困意,望着满天的星斗,黯然神伤。我想问妈妈“:你在哪里,你为什么生下我,却给我这样的人生?”

我想起很小的时候,望着妈妈离去的背影,我说我害怕,妈妈当时就送给我三个字:靠自己。我只有靠自己了,我只有靠这三个字,带着恨与拼搏艰难长大。高考结束,天道酬勤,我以优异的成绩被广东省一所高校录取。我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

暗夜的痛亲情的锈,妈妈我该如何原谅你

大学毕业后,我很快签约国内一家知名房企的河南省分公司,担任房产策划师。我拒绝回老家,只有春节时回去看看姥姥姥爷。爸爸和妈妈都对我说“:到

家住吧,住酒店多冷清!”那个“家”字,在我听来如此陌生,又如此刺耳。

2017年5月,姥姥因心脏病猝然离世,我一路哭着赶回新乡。在灵堂里,我握着姥姥枯瘦的小手久久不愿松开。她才是我生命中至爱的亲人,是她陪伴我长大,她走了,再没人无私地呵护我!姥姥安葬后,妈妈第一次提出要送我到高铁站,我看见妈妈眼角有了鱼尾纹,鬓角上斑斑白发。她有些落寞地说“:你长大了,我老了,没事你多回来陪陪我吧!”我答应了一声,内心想的却是,姥姥不在,这个地方我再也不想回来。

回到郑州,母亲的电话突然多了起来,询问我的工作和生活情况,我有些不适应,更不知道原因。后来大姨的一个电话,揭开了母亲突然转变的秘密。

2017年,母亲已经53岁,这个当年新乡棉纺厂出名的厂花,已然褪尽芳华。前年,继父的女儿大学毕业,回到新乡,考上一家事业单位,随后结婚。这个女儿经常喊继父一起吃饭,外出游玩。也许,看到别人的女儿,才想到我,母亲开始检视自己,这才发现,女儿虽然也已经长大,却形同陌路。丈夫有亲生女儿在旁,而她不还得靠自己的骨肉吗?在大姨的提议下,她开始频繁给我打电话。可已经疏离的亲情,怎么可能一下子就亲近起来?

姥姥忌日第二天,母亲请姨妈等几个人吃饭,宣布了一个重磅消息,她已经和我的继父离婚!

大姨忙问她怎么回事。母亲笑了一下说“:导火索是一件小事,但我实在不想再忍了。房子归我,我让他滚了!”说完,母亲笑着对我说“:我这套房子,想留给你,这次就办个过户手续吧!妈得为你留点家底。妈妈以前冷落了你,现在给你补偿!妈对你唯一的要求是,赶紧调回新乡来工作!”

面对着亲友们的一片赞扬声,我郑重对妈妈说: “妈,我不要你的房产,我也不想调回新乡。现在你身体还好,先自己过吧,等你不能动的时候再说。”

母亲生气了“:你是连你妈都不管么?”我回敬了她一句“:这么多年,你又何曾管过我?”

我想起了那些凄凉的往事,想起了一个人春节时蜷缩在大姨家的床上,躲避着那些拜年的人流;我想起去爸爸那里要抚养费,直到受尽继母百般刁难,她才满足地将两张纸币扔到我的脚下……而此时的妈妈,却一直在寻找她所谓的幸福!继父那么严重的家暴,她都不离开,是因为,继父是她心中一直没有征服的男人……

如果童年是有色彩的,那我的童年就是一幅黑白底色的相片。那些伸手向继母要钱的情景奇特而 荒凉,它笼罩在某种阴影中,像影片被按了暂停,停在一帧达利式的画面上。

我鼓起勇气说道“:妈,有些话也许我不该说,您以前被继父打断肋骨时都不离婚,现在为什么离婚?怕是继父的女儿不认您吧?我小时候发烧住院,您也在医院,您陪的是谁的闺女?有一次老师让我写个去公园玩的作文,我怎么求您,您都不带我去,我一个人在公园的椅子上坐了一天……你们都是奔六十的人了,感情消耗没了,外人的女儿也指望不上,所以你和我爸爸都来讨好我,对不起,我真的不想接受。”

说完,我已泪流满面,拿包离开。这天晚上,我在酒店洗澡刚刚躺下,姨妈打来电话“:快来呀!你妈割腕自杀了!”我一跃而起,赶紧冲到医院。

原来,我走后,母亲觉得颜面尽失,绝望之中,用一个小刀片切了手腕!看到鲜血不断涌出,她万分恐惧,这才打通了大姨的电话。所幸送医及时,没有生命危险。一旁的姨妈哭着对我说“:你回来吧,你继父天天有女儿陪着,你妈可就你一个指望了啊!”

我在医院陪了妈妈一周后,踏上归程。行前,我告诉母亲,关于工作调动,容我好好考虑一下。

坐在回郑州的高铁上,我的微信中仍然是姨妈们不停的规劝和指责。如果,她们的女儿经历过,开家长会没有父母的影子;如果,她们的女儿也曾被打得额头永远留下一道疤痕;如果,她们的女儿也经历过,寒冷的冬天进不去屋在门口坐过一夜,她们也许就会明白,当幼小的心慢慢硬成了一颗坚硬的果核,绝非一般的温暖所能化开。

身为父母,年轻时恣意欢乐,他们的爱人要比女儿重要得多,他们要的幸福,要比女儿的生活重要得多。当青春耗尽,他们才想起女儿,发现他们的疏离和冷漠,早已在他们和女儿之间,筑成了一道无法跨越的沟壑!

面对血脉亲情和刻骨伤害,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些刻在心灵深处的伤痕,还经常在暗夜里疼痛。无论是我的父亲,还是我的母亲,虽然他们声称爱我,但我还是觉得,他们爱的终究是他们自己。(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为化名。)

[编后] 在王琳琳对本刊讲述后,我们的特约记者联系上了她的母亲张女士。张女士对自己在女儿成长过程中的失职一再忏悔,

希望女儿能够原谅她。王琳琳到底

应该怎样做?欢迎读者来电发表观

点,或倾诉类似的情感故事。电话: 027-68892650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