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媳污点在手“:机灵”姑姐乱了奋斗的节奏

Zhiyin - - 目录 -

家住北京市丰台区的秦瑶,是某国企的中层干部。2016年,她撮合女下属崔敏与弟弟成婚。从此两人既是上下级,又是一对“抖音”姑嫂,关系融洽。谁知2017年,秦瑶的丈夫顾建平投资失败,欠下51万元债务,夫妇俩因此被人逼债。正当秦瑶绞尽脑汁苦思解困良策时,却无意中得知崔敏的一个惊天秘密,便将弟媳作为解困的利器。秦瑶发现的秘密究竟是什么?她如何掌控弱势的弟媳?她的疯狂,又会引爆怎样意想不到的悲剧?

女下属成弟媳:不堪过往激怒强势姑姐

2016年3月,秦瑶所在的企划部,招来一位名叫崔敏的新员工。她漂亮时尚,亭亭玉立,十个指尖涂淡蓝色指甲油。秦瑶一看就来气,心想:这肯定是凭关系进来的花瓶,休想在我企划部混日子!

时年30岁的秦瑶是北京市人,毕业于北京农学院。她生性好强,办事雷厉风行,入职仅3年,就被提拔为企划部经理,是同事公认的女强人。崔敏入职仅4天,秦瑶就要求她起草一份温室培育有机草莓的计划书。她本想看崔敏的笑话,谁知对方不仅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任务,且计划书内容详实,数据确凿,操作性强。秦瑶重才爱才,从此对崔敏刮目相看。

崔敏出生于1988年,江苏省无锡市人,毕业于江苏大学。她思维敏捷,勤勉干练,接连协助秦瑶化解工作上的难题。渐渐地,秦瑶将她当成得力助手,对她关爱有加。崔敏感谢秦瑶的知遇之恩,两人 很快亲密起来。在公司,她们是上下级;下了班,又成了一起逛街、购物、无话不谈的好姐妹。

这年9月,抖音APP开始火爆,时尚前卫的崔敏,经常用手机录制抖音小视频发布,引来网友点赞。在她的影响下,秦瑶也迷上了抖音。下班后,两人经常将自己打扮得光彩照人,然后模仿网红,用手机合拍录制小视频。这种减压的方式让她们欢乐不已,也引来一波波网友围观。

秦瑶的丈夫顾建平是山西省阳泉市人,在一家物流公司担任办公室主任。2016年10月9日,顾建平去上海出差了,秦瑶去娘家蹭饭。弟弟秦志坚打趣她: “姐,你还挺时髦的,都成网红了。”秦瑶乐了“:每天工作够累的,玩玩抖音也是放松。”秦志坚醉翁之意不在酒“:与你玩合拍的那个女孩很漂亮,气质也好,她是谁?有男朋友了吗?”秦瑶如实相告“:她叫崔敏,是我部门的员工,目前还是单身状态。“”我对她有感觉,你给我做红娘好吗?”秦瑶迟疑片刻,答应了。

在秦瑶看来,崔敏漂亮能干,性格温和,又有着良好的教育背景,与弟弟也算般配。而且,外地女孩嫁到北京容易知足,到时婆媳、姑嫂都好相处。于是,秦瑶极力撮合崔敏与弟弟的恋情。

秦志坚1990年出生,毕业于北京信息工程学院,

在科技信息园上班。他身高1.80米,外形俊朗,个人条件无可挑剔,崔敏心动了,但有顾虑。觉得自己是外地人,又比秦志坚大两岁,担心秦志坚只是一时冲动。见崔敏犹豫,秦志坚对她展开激烈的爱情攻势。加上秦瑶也极力撮合,2016年12月,崔敏与秦志坚在北京闪婚。

嫁了个北京丈夫,还是暖心大帅哥,姑姐又是自己的上司,崔敏感觉非常幸福。正因为如此,她发自内心孝顺公婆,还将大姑姐秦瑶当亲姐姐。2017年2月,秦瑶与崔敏穿同款羊绒衫,梳一样的发型,珠联璧合地对唱《姐妹花》,然后上传到抖音平台。短短一个星期,点击量超过20万。当网友得知她们是一对姑嫂时,亲切地称她们为“抖音姑嫂”。

没想到不久,秦瑶却遭遇了烦心事。原来2012年,顾建平与朋友刘远在京郊平谷投资养鸡。两年后鸡场倒闭,他欠下刘远65万元债务。此后两年间,两人省吃俭用,还了29万元,还欠36万元。

2017年2月23日,刘远找上门来,要求顾建平一次性还清。顾建平声称有困难,对方竟要求他卖房还债。性格强势的秦瑶因此怒骂丈夫,夫妻俩天天在家吵架,还闹着要离婚。

为不让娘家人揪心,秦瑶没将这事向父母和弟弟透露半个字,只告诉了弟媳。崔敏耐心开导她“:姐,姐夫心里比你还痛苦,别给他施压了,要是发生什么意外,你会后悔一辈子。”秦瑶流着泪听从了弟媳的建议……

不久,秦瑶所在单位与深圳某食品公司拟进行项目合作,4月13日,秦瑶赶赴深圳考察。翻阅该公司的资料时,她意外地在2012年领导视察这家公司的一张照片上发现了崔敏的身影。

经巧妙探听,秦瑶得知一个天大的秘密:崔敏来北京前在这家公司做文秘,与副总经理高鹏有过婚外情。崔敏还为他做过人流,对方老婆曾闹到公司来。最后分手时,听说高鹏还补偿了她一大笔钱。

崔敏竟然做过别人的“二奶”!这是对弟弟和整个家族天大的侮辱!秦瑶愤怒了……

2017年4月15日,秦瑶返京途中恨恨地想:崔敏玷污了弟弟和整个家族的清白,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下午4点,秦瑶到家了。她放下行李箱就准备回娘家“告密”,孰料丰台区人民法院两名工作人员突然找上门来“:我们受刘远委托上门通知你们,半个月内不还清36万欠款,就履行司法程序,拍卖你们的房 产抵债。”压力呼啸而来,秦瑶再也没心思管弟弟的事,坐在客厅黯然神伤。

顾建平小心与妻子商量“:咱们主动将房子挂牌出售吧,要是被法院拍卖,价格至少要低三分之一。”秦瑶呵斥丈夫“:卖了房,我们流落街头吗?”

当晚,顾建平喝了很多闷酒,吵着要拿刀自杀。秦瑶拼命劝阻丈夫,身心俱疲。等到顾建平昏睡后,秦瑶也瘫坐在地板上,一动也不想动。

晚上10点,秦瑶接到崔敏的电话“:姐,到家了吧。咱妈吃坏了肚子,我陪她打点滴,12点才能回家。明天上午我可能会晚点到公司。”就是弟媳这个电话,成了秦瑶的救命稻草,她计上心来……

次日,秦瑶将崔敏约到公司附近的咖啡厅“:你在深圳与高鹏的事我都知道了,这对志坚和我们家是天大的耻辱!那个男人到底给了你多少钱?”崔敏脸色顿时惨白。良久,她哭诉锥心过往。原来2010年,崔敏大学毕业后去深圳工作,进入深圳某食品公司做文员。她天生丽质,又有大学本科文凭,一些老员工嫉妒排挤她,常在工作中给她设置障碍。崔敏不知流过多少眼泪。幸好公司副总经理高鹏给予她特别关照,从此再没人敢欺负她。

高鹏大崔敏12岁,广东省清远人,自称离异单身。出于感恩和爱慕,2011年崔敏与高鹏偷偷租房同居。2014年,已做过两次人流的崔敏,要求与高鹏结婚。他这才告诉崔敏,自己根本没离婚,妻子在加拿大给儿子陪读。崔敏将高鹏送自己的手机、名表摔碎,毅然与他分手。谁知,高鹏的妻子得知丈夫出轨的消息后,突然回国,还跑到公司来手撕“小三”,闹得人尽皆知。出于愧疚,高鹏补偿她20万元。随后崔敏辞去工作,回家休整一年后,远赴北京发展,进入秦瑶所在的部门就职……

秦瑶冷笑“:不管你是出于何种原因,做过别人的情人,还几次人流的事实无法否认吧!婚前为什么不把这些事告诉我弟弟?我弟弟那么爱你,在你之前连女朋友都没交过,如果他知道这件事,他能承受吗?未来你们俩还有什么幸福可言?”

崔敏双手捂脸,泣不成声地请求说“:姐,我求求你,千万不要告诉志坚!”秦瑶趁机说“:要我帮你瞒着这件事也可以,但你要帮姐一个忙。法院逼我们卖房还债,你不是有那笔钱吗?你就先借姐36万救急。”

原来,秦瑶是拿自己的过往隐私相要挟,崔敏却连一丝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姐,我卡上是有50万,但其中30万是父母存在我这里的,这笔钱准备给我妹妹留学,她马上就要用到,我不能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