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模特归田园:半夏微凉疗愈情伤

Zhiyin - - 目录 - □编辑/胡 平

婷来到北京,身材高挑、长相出众的她做了内衣模特,给商家做舞台展示、拍摄平面商业广告等,渐渐有了一些名气,微博上有不少“粉丝”。

李婷一天要走二三场发布会,穿着尖头的包脚高跟鞋,脚趾头、脚后跟被磨得起了血泡,在台上每走一步,都像在刀尖上舞蹈一样。有时,客户来到现场,提出工作结束后一起吃饭,其实就是要她们陪同喝酒玩乐。有的人禁不住诱惑,投怀送抱。李婷不屑这样做,为此,她失去了很多后期发展机会。

曾有半年时间,李婷没接到几单走秀。而母亲心脏不好,需做心脏搭桥手术。恰好外地有个车展,请她当车模,出场费10万元,举办方还许诺对她进行包装宣传,将她捧红,条件是答应一个陈姓煤老板提出的“包养”要求,

两年多前,在北京市当模特的李婷,和在北京市一家网络公司工作的同乡马明宏一起,回到两人的家乡安徽省亳州市。马明宏的父亲身患肝癌,应马明宏诚恳的请求,李婷要给他当回“临时女友”。

李婷暗恋着马明宏,但因为有一段不堪的过往,一直不敢表露爱情。如今,她想抓住这个机会。她抓得住吗?那又是怎样一段不堪的过往……

“临时女友”动真情:怎堪蒙尘的“包养”青春

2016年1月的一天晚上,李婷应约出来和老乡马明宏一块吃饭。马明宏神情凝重地告诉她,他父亲患了肝癌,想活着看到他结婚成家“。我想请你当一回‘临时女友’,让我父亲把手术做了。”

李婷眼眶湿润“:我把手头的演出都推掉。”马明宏感激地说“:谢谢。”李婷却有点慌乱。她早就仰慕马明宏,但一直难以启齿,这次不想错过机会……

时年24岁的李婷,老家在安徽省亳州市。上初中时,父亲突发脑溢血去世。从艺术职业学院毕业后,李 每月20万元包养费。

这次李婷动摇了,同意了这笔肮脏的交易……她成了这次车展的明星车模。而在被陈姓煤老板包养的日子里,她饱受凌辱和身心的煎熬。母亲做手术后不到半年,她果断结束了这种屈辱的生活……

2015年春节,李婷回老家过年,参加在北京工作的亳州同乡会,认识了马明宏。马明宏比她大两岁,浙江大学毕业,在北京一家网络科技公司任运营部经理,长得高大帅气,李婷对他一见倾心。

回北京后,两人偶尔相聚。李婷喜欢马明宏,但因她有那段不堪的过往,不敢对他表露。直到这次他父亲突然病倒,他情急之下,想请她当“临时女友”,李婷渴望抓住这次机会……

李婷特意去买了两套比较保守的衣服,把原来的一头栗色卷发染黑拉直,回归从家乡出来时的质朴。几天后,两人一起乘火车回到亳州。

见儿子谈的女友漂亮,又是家乡人,马明宏父母十分高兴。马明宏的父亲马家辉流着眼泪说“:我要争

取再多活几年,看着你们结婚生子!”

2016年1月底,马明宏将父亲送到安徽省立医院做肝部切除手术。李婷端水喂药,照顾得很周到。

马明宏在医院旁边租了一套房子。一天晚上,他送李婷回去休息,经过一处花坛,李婷冷得哆嗦,问马明宏“:你怕吗?”马明宏说“:幸好你在身边……”李婷的心柔软成一团,伸出双手环抱着他。马明宏掠掠她额前的散发“:谢谢你……”

一周后,李婷要回北京参加一场模特走秀。离开前的头天晚上,也是在那个花坛下,她开始主动示爱,对马明宏说“:你真想跟我谈婚论嫁吗?”

马明宏觉得自己激动得就要窒息“:李婷,我爸妈早把你当成他们的‘准儿媳’了……”他上前将她紧紧搂入怀里,李婷的眼眶一下子湿了……

马家辉出院后就快过年了,马明宏请假在老家照顾,李婷也从北京回来了。春节期间,两家人相聚,相谈甚欢,双方父母都希望他们早点结婚成家。

春节后,两人回北京同居了。马明宏把李婷当成“女神”,对他十分呵护。李婷白天在外走台,回来双腿又肿又痛,马明宏给她打热水,捧着她的双脚,小心翼翼地帮她清洗、擦干净,给她涂上药膏,放在怀里轻轻按揉。一天晚上,他一边给李婷揉脚,一边说“:不做了,我养你!”

李婷像被吓着了似的,双脚蹬翻了洗脚盆“。我不要你养!我只能做模特,别的干不了。”马明宏见她似乎生气了,忙解释说“:我是怕你辛苦。”李婷低着头说“:知道你心疼我……可你压力也不小,我一个大活人,有手有脚的,怎好让你养着!”

马明宏无意中的一句话,触到了李婷内心深藏的隐痛,让她眼前飘过一丝阴影……

2016年劳动节,两人回到亳州。马明宏父亲的身体恢复得还算不错,这使他们稍稍放下心来。

亳州是全国著名的中药材之乡,马明宏父亲在市郊人工种植了近百亩半夏。到家第二天,马明宏骑着父亲的摩托车,把李婷带到他家的半夏种植园。李婷一跳下车,就被一片绿油油的半夏吸引了。

马明宏向李婷介绍:半夏,是一种中药植物,具有止咳化痰及治疗吐食反胃、咽喉肿痛等作用。从3月出苗,6月中旬到7月挖掘,因为要经历半个夏天,所以它才有这么一个诗意的名字。

半夏长得已有十几厘米高,被风一吹,妖娆多姿。李婷兴奋地喊道“:真漂亮!”这个季节,又是假期,好多人携家带口到半夏田游玩、拍照。李婷一时兴起,在田埂上走起了“猫步”,把田埂当成T台,双脚尽量在 直线上行走,转身时,她脚崴了一下,一旁的马明宏赶紧上前扶住她,她轻甩长发,嫣然一笑,马明宏早已沉醉……

越深情越惶恐:结婚之际“秘密”惊爆

2017年3月,马家辉肝癌复发,马明宏和李婷决定马上结婚。就在两人准备去领证结婚的节骨眼上,马明宏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对方自称是李婷的“粉丝”。“李婷曾被一个姓陈的煤老板‘包养’……不信,你可以问她!”

马明宏根本不相信这话,然而对方向他揭露的车展及一些细节,却让他不敢不信!为了父亲未了的心愿,马明宏压抑着痛苦领取了结婚证。

这个婚结得很仓促。新婚之夜,马明宏躺在卧室的沙发上流泪,李婷坐在沙发边,用餐巾纸替他擦眼泪,却被他一把甩开。李婷既痛苦又惊恐,丈夫的这个态度,显然不只是因为父亲而痛苦。

李婷隐约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丈夫在抗拒她,不愿跟她睡一张床,不愿碰她,从丈夫的神情和举动中,李婷看出他对自己的轻蔑甚至唾弃……

半个月后,马家辉辞世。马明宏和李婷披麻戴孝,给父亲办了后事。马明宏让李婷先回北京,他留在家里安顿好母亲。一天晚上,他坐在沙发上,冷冷地说: “等我回北京后,再解决我们俩的事!”

“你这段时间太反常了。有什么话,你能不能对我直说?”李婷说“。我说过等回北京后解决!”马明宏给了她一个冰冷的后背。李婷浑身颤抖。

李婷回北京后无心工作。两周后,马明宏也回到北京,让李婷说清她被煤老板“包养”的事“。要不是父亲心愿未了,我不会跟你结婚!”

李婷什么都清楚了,这个炸弹终于引爆了,她只能坦白。她哭、她悔、她痛,想求得原谅……

“我知道这个错误不可原谅!那段日子,我就如同在地狱里挣扎……我没敢对你说实话,是因为怕失去你。明宏,我们已是夫妻,求你原谅我……”李婷的眼泪不住地流淌。

马明宏冷冷地说“:因为不想伤父亲的心,我只能和你结婚。现在没必要再瞒了,我们去离婚吧!”“你知道还跟我结婚,我不怪你,相反很感谢你。你让我成了你法律上的妻子,作为马家的媳妇,我也尽了孝道……”李婷伤心得说不下去了。

马明宏离婚的决定不容改变。他要搬离出租房,另租房居住。李婷说“:你别租房了,这里给你住,公司要我去深圳,我今年主要活动在那里。等我从深圳回

来,我们再办离婚手续。这是我最后的要求。”马明宏见她眼泪还挂在脸上,同意了。

李婷随模特公司去深圳参加了几场商演,但她突然像是不会走台了似的,不仅走得跌跌撞撞,脸上表情也十分僵硬。一次,她像失魂落魄了一样,竟然跌倒在了舞台上,观众笑声、嘘声四起,有人直接喊道: “滚下去!”她的眼泪无声地滑落下来。

事后,模特队负责人质问李婷是不是来砸牌子的。知道她丈夫在北京一家著名的网络公司供职,收入不错,恼火道“:你有丈夫供着,就不顾大家饭碗了是吧?如果是这样,我看你可以回北京了。”

李婷有苦难言。她知道自己完全不在状态,毁了模特队的声誉,被扣工资还是小事。一般来说,女模特结婚后,马上面临怀孕、生育等一系列情况,身材变形,很少有人会再当模特,负责人是要借这次“事故”赶走她。模特就是吃青春饭,本来她打算结婚后就离开这个行业。公公生前担心自己走后,那近百亩半夏无人过问,她那时就有过回归家乡的念头,只是丈夫在北京有自己的事业,没有回应公公,而她怕做不好,才没有答应这事。后来,丈夫因心里藏着秘密那样冷淡她,直至向她提出离婚,她更没法开口。如今,这或许是她的一条出路……

李婷在深圳期间,马明宏从没跟她联系,李婷偶尔给他留言,也从没见到他回复。尽管如此,李婷几乎每天还是打电话问候婆婆,每次都问一下家里半夏的生长情况。婆婆不知道她和儿子的夫妻关系已形同虚设,告诉她还是以前家里雇的工人和药农在管理半夏田。婆婆说“:你爸爸走了,缺一个主心骨。你和明宏在外都有自己的事业,一个都回不来。以后,咋办呢?把这些半夏田转让给别人,我又不甘心,那是爸爸一辈子的心血啊!”李婷安慰道“:妈,总会有办法的。”

李婷已经想好了,她要回归家乡!或许那里能给她一片生存的土壤,安放她日夜动荡的灵魂。

李婷主动从模特公司辞职,她没有回北京,直接回到了家乡。婆婆以为她是回来度假的,李婷说“:妈,我不走了,回来管理公公的半夏。您看行吗?”婆婆激动得落下泪来“:孩子,你这身子金贵着呢,能行吗?明宏同意吗?”

李婷说“:明宏的事业做得比我好,就让他在北京好好发展。怕他不同意,我回来没跟他商量,等我做好了,他到时无话可说,自然会同意我回来。妈妈,您说是不是?”她要婆婆暂且瞒着,等她做一段时间看看,如果行,再告诉马明宏。婆婆没想到当模特的儿媳这样舍得放下身子,高兴地同意了。

李婷住在结婚时的新房里。每天一早,她吃过早饭后,换上普通的衣服和胶鞋,戴着草帽,骑着公公生前买的摩托车去田里,老远就看到青青的半夏苗在微风中起伏荡漾。她向公公生前雇来的工人和药农学习,给半夏除草、浇水;她戴着口罩,背上喷雾器,给半夏打药,就像一个地道的农妇。药农和工人们跟她开玩笑“:不在北京做模特,回来受罪。”李婷笑道“:这是我的家啊!”工人问她丈夫怎么不回来,李婷笑道: “他在北京有自己的事业,离不开,我俩回来一个就行了。”工人和药农们私下里感慨不已:看看人家以前是当模特的,现在回来跟我们一样,一点都不娇贵,也真不容易。

尽管戴着草帽,李婷的脸还是很快就被晒黑了。一次,从田里上来,看着青青的、妖娆的半夏苗,李婷不禁在田埂走起了“猫步”,差点崴了脚,惹得工人们哈哈大笑,她红了脸。以后,她再也不敢走“猫步”了,更收敛起以前的性子,和工人、药农们说说笑笑,几乎变成了跟他们一样的人。

李婷也向工人中的负责人打了招呼,但后者在打电话向马明宏汇报田间管理的时候,还是无意中泄露了她回来的消息,这让他震惊不已!

马明宏并非没有想过要回家继承父亲的事业。父亲病中,他甚至就有过这样的念头,但是,他在北京的事业发展得很好,何况他和李婷的婚姻关系还没有解除。对于夫妻关系,他内心十分痛苦和煎熬。李婷除了有过那个人生污点,一切都无可挑剔,在他最痛苦和绝望的时候,她接受了他的爱,这份情谊一直萦绕于怀;在他冷淡和鄙夷她、甚至提出离婚的要求时,她没吵没争,只有委屈的眼泪,这让他内疚和心痛,这也是他拖着没有离婚的主要原因。让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她竟然不在深圳,而是回到了家乡,回到了他父亲的半夏地里,洗尽铅华,过起了简单、粗糙的田园生活,对比他的心胸狭窄、不原谅不宽容,他有说不出的心痛和愧疚……

2017年“五一”,马明宏趁放假,回到家乡。李婷不在家,母亲告诉他,李婷到田里忙去了。他迫不及待地骑上家里的另一辆摩托车,赶往田里。

那时,李婷戴着草帽、口罩,正弯着腰给半夏打药,她手臂上戴着袖套,只有脖子上的那条红丝巾,或许能跟她过去的生活沾点边,但那也不是为了时尚,而是怕药液溅到她的脖颈上。中间,她直了直腰,马明宏看到她用手在后腰上扶了一下。那一瞬间,他的眼

泪不由自主地涌了出来……

有个工人对李婷说了一句什么,她惊讶地直起身,回头向田埂上望去,看到了伫立在田埂上的丈夫,眼泪也在一刹那间流了下来。她摘掉草帽、口罩,把喷雾器交给那个工人,缓缓地从田里走上来。

马明宏已经等不及了,几步下到田里,把她拽上田埂,两人呆呆地相望着,好像已经分别了几十年,两双泪汪汪的眼睛彼此凝视,一时无语凝咽。

马明宏把李婷的袖套摘下来,看到她手臂上满是被蚊虫叮咬的红点,竟泣不成声。李婷抹了把眼泪,嗔怪道“:你回来之前,也没跟妈说一声,我们好给你做点好吃的。”马明宏伸手摸了一下她脖子上的红丝巾,颤声说“:你回家也没告诉我……”

晚上,一家人吃过晚饭,婆婆上床休息,小两口回到卧室。白天给半夏打药,李婷出了一身的汗,她洗澡、洗头,用电吹风吹头发。马明宏从她手里拿过电吹风,帮她吹干披在肩上的乌黑柔软的长发。从领结婚证到分居的这些日子,他再没有碰过她,此刻,他的身体像火一样燃烧……他忘情地从背后搂住妻子,李婷闭着眼睛,泪水奔涌“:明宏,你原谅我了?”两人的身体在泪水中颤抖……激情过后,夫妻俩依偎在床头。李婷说她并不留恋T台,她穿着尖头的包脚高跟鞋,脚下都走得起了茧子,还不如走在田埂上,与青青的半夏为伴。马明宏说,人年轻的时候难免会犯一些错,但她早就及时止损了。这段日子,他就像经过一场炼狱,他会选择原谅。她能洗尽铅华,过辛苦而充实的日子,他也能把一切放下,回来过平凡、踏实的生活……听着他内心真诚的剖白,李婷感动落泪。

2017年7月,又到了挖掘半夏的季节。马明宏辞职回到家乡。每天早饭后,李婷坐在丈夫的摩托车后面,与他一块下田。工人们见了赞赏不已。

2017年底,马明宏卖掉当年收获的半夏,赚了五六十万元。经过半年的辛勤种植、管理,2018年7月,半夏又获得很好的收成。马明宏还准备利用自己原来的工作优势,在网上销售半夏果实。

马明宏还欠妻子一个婚礼。如今,李婷已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他准备在孩子到来之后,到明年3月半夏出苗的季节,到半夏田里补办一个最别开生面的婚礼。马明宏对李婷说,他们就像《安娜·卡列尼娜》的列文和吉娣两口子,在乡下农庄里,闻着刚割下来的青草香气,有种日月安详的味道。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

名。) 2016年9月,大一男孩周海对白富美女生蒋冉一见倾心。蒋冉不仅家境优越,品学兼优,还在周海被同学欺负时挺身而出。一年后,蒋冉得了淋巴瘤,变胖变丑,休学后自暴自弃。周海得知,心急如焚。他想到一个妙方,用“吃鸡”游戏唤醒女神的生命力。频繁相处中,两人相爱相恋。可是,恋情公开后,他们遭遇一连串的打击。这个“吃鸡”同盟能打赢他们的爱情战么?

“不对等”的暗恋:从“吃鸡”开始交集

2016年12月,湖北大学市场营销专业的课堂上,老师布置作业,让同学三人一组做策划案。两个男生围上来,对周海说“:海子,我们周末有篮球赛,策划案你帮我们写吧!”

周海皱了皱眉,这种无理要求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是,不答应他们,最后还要自己兜底。犹豫间隙,一个女声在耳边响起“:有篮球赛,那你们队长还约我看电影?你们撒谎欺负周海,算什么男人!”声音来自蒋冉,系花,是全班男生的女神。

蒋冉话毕,两个男生灰溜溜地垂下头。周海的心

怦怦乱跳,要知道,刚一入校,他就对蒋冉一见倾心。蒋冉是武汉人,父母经商,家境优越,是典型的白富美。相比之下,自己不高也不帅,来自内蒙古小城,母亲靠打零工将他抚养长大。单亲家庭的他,极度自卑。这份落差,让周海只敢将对蒋冉的爱意放在心底。

从那以后,周海开始时时关注蒋冉的动态,她的喜怒哀乐,一颦一笑,都让他无法自拔。相思成灾,他就写在日记里“。我的心紧张得像一根琴弦,你一靠近,它就颤个不停。“”想象不出我们的未来,所以不曾表白。很是伤感,亦是悲哀。”

2017年4月的校园文艺晚会上,蒋冉自弹自唱了一首《最初的记忆》,她纤长的手指在钢琴上起舞,优雅的神情再次让周海沦陷。他想,除了努力学习,默默仰望,他再也找不到更接近女神的方式了。

然而,2017年12月,一场突来的疾病,让周海和蒋冉之间有了交集。由于饮食和作息不规律,蒋冉脖子上长了淋巴瘤。她去医院做手术切除,还要进行后续的化疗。手术和药物,让蒋冉脸上大量爆痘,像充气气 球一样迅速变胖。十分在意形象的她,难以接受这样的自己。她变得脾气暴躁,极度自卑,从医院回家后,整日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起初,周围的同学、朋友也会去家里看望她,但处在敏感时期,她觉得别人的安慰都是嘲笑,频频冲他们发火。渐渐地,再没有人敢去探望。父母十分担心,向学校请了长假,请医生来家里给女儿做心理疏导,但效果并不理想。

周海曾和同学去看过蒋冉一次,女神的落魄让他心痛。那段时间,正值寒假,周海没有回家,绞尽脑汁想办法让蒋冉振作起来。但关心的电话、搞笑的短信,都不能让蒋冉展颜。这天,他看到室友在宿舍玩游戏,特别热闹。“玩的什么啊,这么开心?”周海好奇地问。“吃鸡啊,新出的游戏《,绝地求生》!”周海很少玩游戏,但看到这个游戏特别有趣,就想推荐给蒋冉。为了让蒋冉有更好的游戏体验,他求室友教他高效攻略,代价是给室友洗一个星期衣服。

2018年2月的一天,周海在微信上招呼蒋冉“:大吉大利,上线吃鸡!快上线,我在刺激战场等你……”他向蒋冉发送了“吃鸡”的小程序邀请。

刚开始蒋冉并未理会,耐不住周海坚持,她最终点开了邀请,并很快被这个游戏吸引。周海也充分运用他学来的套路,带蒋冉一路苟到吃鸡,蒋冉以为他是个游戏大神,很是崇拜。

游戏中,周海故意将最好的武器装备偷偷遗落,留给蒋冉捡,听着语音里她惊喜的呼声,暗自高兴;无意间充当她的人肉三级头,然后倒地不起让蒋冉做英雄救他,一来一往,两人竟越来越默契。蒋冉也会偶尔打趣地说“:救救孩子吧。”和周海的“吃鸡”时间成了蒋冉每天最期待的事。人有了目标,就变得有活力起来,蒋冉在游戏中渐渐找回些许自信。

蒋母看女儿情况一点点好转,偶尔会感激地留周海吃顿饭,蒋冉富丽堂皇的家,总让周海局促不安。

在周海的陪伴与监督下,蒋冉按时吃药,作息规律,还坚持每天锻炼,身体状况逐渐恢复。

从游戏到现实:对不起,我爱你

2018年3月,寒假过后,蒋冉重新回到了学校,她依然是男生眼中的女神,只是她心里有些东西改变了。那是对周海的依赖。而此时的周海,却变得胆怯起来。他不敢再天天联系蒋冉,哪怕两人还是会一起玩游戏。

开学一周后,蒋冉收到很多礼物,那些爱慕她的男生卷土重来,蒋冉却只把眼光投向了周海。周海漆黑的眸子远远地看着她,却又自卑地垂了下去。

然而,周海的日记出卖了他。这天,蒋冉走到他书桌前,看到他的笔记本,便恶作剧地抽走。打开来,里面全是写给自己的情话。蒋冉笑了,周海则羞得脸红。下课后,蒋冉拦住周海“:明天是我生日。”周海不知所措“: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我送给你!”

“以后我要你来照顾我,能做到吗?”周海看着蒋冉明媚的笑,震惊得一时说不出话“。做不到就算了。”见周海呆若木鸡,蒋冉生气地大步朝前走“。能,能!”周海急忙追上去,差点被自己绊倒,蒋冉被他“蠢”笑了,两人就这样在一起了。

在游戏里,安全区会越缩越小,只有不断奔跑,躲过毒圈才能生存,这是最基本的规则。真实世界里,他们遇到了更为现实的“毒圈”。

两人牵手的新闻,火速传遍校园。男生说“:海子,厉害呀,女神都搞得定。”女生说“:小冉,你怎么看上他了?”蒋冉并不在意这些言论,大方地把周海介绍给闺蜜。周海内心却不淡定,他的自尊与自卑打着架。在这种不对等的爱情中,最易受伤的往往是更低微的

那个。他们的爱情也遭到蒋家的极力反对。一天傍晚,一个陌生号码打通周海的电话“。喂,我是蒋冉的母亲,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我也很感谢你在冉冉生病的时候给她的帮助,但这不代表我同意你们在一起。我了解过你的家庭,你和冉冉之间的差距迟早会带来各种冲突和矛盾。请原谅一个母亲的自私,如果你真为冉冉好就离开她吧。”

周海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完整的话,只是“嗯、啊”地应和。周海虽不愿承认,但蒋母说得对,他太知道作为母亲的期望了。

可爱情如火,怎能说断就断。他越压抑自己,对蒋冉的爱恋越深。两人百天纪念日,周海在KTV包了一个包间,邀请了蒋冉的朋友、闺蜜,想给她一个惊喜。

当天,蒋冉穿着定制小黑裙,主动揽起他的手臂,给大家唱歌。周海五音不全,全程拿着麦傻站着,看着蒋冉陶醉在旋律里,光芒四射,周海替她高兴,又隐隐替自己担忧。包厢是付了押金的,但酒水和小食并没有结,众人尽兴离去后,周海去结账时吓傻了,除了预付的钱,算下来还有1670元。周海看着手机钱包里省吃俭用攒下来的2000元钱,有些心疼。同学的质疑、家人的阻拦、干瘪的钱包,无时不在考验着周海,他不知道自己还能爱多久。

7月,期末考试完,周海回了老家内蒙古,蒋冉则在家里期待着9月份开学。在蒋冉的计划里,新的学期,爱情要更加甜蜜。 然而,等待她的却是分手电话。“小冉,对不起,我无法兑现承诺,你值得比我更好的人,我们分手吧。”打完电话,周海关掉手机,瘫倒在内蒙古一家医院的长椅上。他没想到现实如此残忍。

一个月前,母亲查出了胃癌,怕他在学校担心,一直瞒着没说。等他回来后才得知这一切。当时,母亲已经在亲戚的照顾下做了胃部切除手术,但还需要休养和化疗。那些天,他衣不解带地照顾母亲,陪母亲化疗、取药,医院和家两头跑,短短数日就花去了1万元,手术的3万元钱还是亲戚垫付的。深夜躺在床上,他看着蒋冉的照片,想起蒋母的话,瞬间泪水盈眶,他想:这样的家庭,这样的自己,还有什么能力照顾好她呢?思来想去,他终于狠心打出分手电话。

因为周母癌症发现得早,术后病情恢复得还不错。当周母精神越来越好,却发现儿子情绪低迷,就旁敲侧击地问出了蒋冉的事情“。傻孩子,为什么要这样 做呢?”“我不能拖累她!”周母听了,一声叹息。

7月末,周海的一个大学同乡突然来找他。对方告诉他,他消失的这段时间,蒋冉疯了一样地找他,打他电话关机、微信不回、游戏账号注销,最终从一个老乡口中得知了他母亲的消息。他说“:她现在就在火车站,你要不要去见见她?”周海心中五味杂陈,他强迫自己镇静“:不,我不能去。既然不能给她幸福的未来,就不要再给她任何希望。你劝她回去吧。”

嘴上决绝,但周海实在放心不下,一边照顾母亲,一边偷偷联系蒋冉的闺蜜。闺蜜告诉他,蒋冉从内蒙古回来后,整天把自己关进房里,谁也不见不理,整日打游戏麻痹自己。蒋母给她介绍男生,她总是加了微信,就把人骂走,弄得蒋母特别难堪,索性不管她了。

得知这些,周海心痛不已,他重新注册了新的“吃鸡”账号,想在游戏里默默陪伴、开解她。哪知刚进入游戏,蒋冉就劈头盖脸一顿骂。她并不知道,这个听她痛骂的人就是周海。

周海听出来她情绪不好,便发去文字“:我打得不好,你能带带我吗?”蒋冉没有拒绝。就这样,周海再次成了蒋冉的“新队友”。游戏里的蒋冉,像一个话痨。每到一个场景,都会向新队友讲和男友的故事。

“有一次,我们跳伞落在机场,结果缩圈在G港,一场游戏全靠跑。“”这里,我第一次开车,打算炫耀一下,结果没刹住直接从他身上压过去了。”

“其实我知道他根本不爱玩游戏,不爱聚会,只是迁就我,包容我的任性。“”为什么他见都不见我?他可以照顾生病的我,我也想帮他分担啊!”看到蒋冉的这些话,周海都会抬起头,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

8月底,周海的老乡给周母带了很多水果和营养品。周母趁儿子倒水之际,向老乡打听儿子的恋情。

老乡见周母这么问,连忙说“:我也替他们可惜,其实蒋冉真的很用心,这些水果和营养品都是她定的,因为不知道地址拜托我送过来……”

打水回来的周海听到这番话,心中热流涌动。他没想到,蒋冉为爱这般勇敢。他再也忍不住心中滔滔思念,拿起手机拨通了蒋冉的电话“。小冉,我错了,是我懦弱、自卑,擅自跟你提分手。我爱你,我能重新追求你吗?”电话那端,蒋冉喜极而泣。

兜兜转转,他终于明白,原来在爱情里,比物质对等更重要的,是精神对等,是彼此分量一样的勇敢和执著,是你走了最容易的九十九步,我为你翻山越岭,迈出最难的最后一步。在游戏里,只要盟友齐心,没有通不了的关。而爱情,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眼睛会被蒙蔽,耳朵也会,我听着心的声音,来寻你,还好你也在。”——题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