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胎記,帶走歧視

Next Magazine - - 中 環 人 語 -

孩先天健康出現問題,全是媽媽的錯?在這個講「顏值」的年代,還不是健康問題;只因為女兒臉上天生的胎記,我學習面對冷言冷語近四年。女兒剛出生,左眼下的面頰,清楚呈現了幾條血管,交織成有兩個五元硬幣大的紅色胎記。我還躺在手術床上,問正在為女兒檢查的兒科聖手好友:「長大後會散去嗎?」 他專業得冷靜地答:「這種胎記未必會消失。」原來她的胎記叫「砵酒痣」(port wine stain),屬血管異常生長:擴張了的微絲血管交錯地布滿於表皮及深層皮層。它不但不會隨着小孩長大而散去,胎記的範圍還可能擴大,最後變成了鮮紅色。女兒看了六位醫生,為怕影響她的自信,由四個月大開始,她接受了共九次激光治療除去胎記。每次陪她進入診所,看到激光棒在她的小臉蛋一下一下燙下去,我都擔心得幾乎當場暈倒。賴老天的眷顧,到她四歲時,胎記已經幾乎完全消失。親友、鄰居、陌生人都曾就那胎記進行專家式的「一個胎記,各自表述」。連街上天真的小童都插一嘴:「女孩的面很髒!」滿有意見的親友說我的睡房有面大鏡,致令風水不好,影響了女兒,建議亡羊補牢:查封鏡面。連隔壁的菲傭亦不甘後人:「Mum,你應是懷孕時吞下太多士多啤梨。」我還以為她說我飲了過量砵 酒。一番好意的外籍朋友欲言又止,但還是說了:「我們的傳統解讀是⋯⋯你丈夫對你不好,令你不快樂造成的。」外子對我愛護有加,卻慘被冤枉!我努力把各種真知灼見視為關心,直至有一次⋯⋯那天我推着嬰兒車在超市排隊付款,兩位衣著光鮮的女士毫不留情:「嘩,那女嬰的胎記那麼大,都是媽媽前生幹了陰質事。」「報應到女兒身上,活該!」我充耳不聞,怎料其中一人伸手嘗試觸摸女兒的胎記,我馬上表明要報警,才喝止了這樣無禮的行徑。女兒到遊戲組上課,又遇上部分家長投訴,指女兒的胎記嚇壞他們的子女,學習中心游說我們調到較少孩子的時間上課。我據理力爭,才成功留下來,但他們心內的歧視,並不見得已經消除。一個和暖的早上,我推着女兒到公園曬太陽。一個衣衫襤褸的剪草工人,特意走過來哄女兒。他看到胎記後說:「太太,我是來自農村的,沒有什麼知識。但鄉下人相信:您的女兒前世也是您的,她很愛您,希望這輩子有幸再續母女緣,但怕你不認得她,所以面上刻意留有胎記。」這是女兒出生以來,我聽過最動容的說話,我淚流滿面,泣不成聲!女兒快將十歲,對於這個胎記的記憶幾近乎零,相信因為它引領女兒尋親的任務已經完成,並把所有歧視及無稽的指責一併帶走,在她白滑的面龐下消失得無影無蹤。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