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吹噓強吻女同學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ENTERTAINMENT -

導演鈕承澤遭一名女性工作人員指控性侵,神隱一日后主動到台北市警察局大安分局說明案情。約兩個小時半之后,他公開面對媒體,表示期待一場公正司法審判,但他看似也忍不住,抱怨「在司法之外,有一場公審已經在進行了,我已經被判處死刑了,鈕承澤已經死了」。

鈕承澤剃了大光頭,身穿藍衣,上午8時從住家前往大安分局,神情疲憊。抵達大安分局后,他遭到大批駐守在大安分局的記者包圍;記者一見鈕承澤,便要求他對性侵一事作出解釋,現場記者過多,場面非常混亂,惟鈕承澤非常鎮定,臉上露出微笑。

據了解,鈕承澤接受調查時情緒激動,數度感到呼吸困難,導致問話中斷,他仍盡力回答問題;但上午10時許仍在接受調查時,檢方突然專人送來傳票,要求下午4時到北檢接受調查,鈕承澤擔心自己身體與精神緊繃狀態已達臨界,請警員轉達就此結束立刻前往地檢署,但檢方拒絕。

他向警方表示,自認與該名女性工作人員雙方互有好感,「是朝著交往的男女朋友」,且當天是女方自行留下,他認為這就是好感的表達。事發至今,他仍然欣賞女方,但不曉得彼此在那個時刻的認知是不同的。

鈕承澤爆發醜聞,昔日荒唐劣跡紛紛被挖出,他14年前曾在節目《康熙來了》吹噓,就讀國光藝校時,隨機拉女同學進廁所接吻,連主持人向來作風大膽的小S都傻眼虧他「根本是強暴犯」,這節目片段如今看來格外諷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