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身份和需要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ENTERTAINMENT -

《可蘭經》裡指,亞當是上帝創造的第一個人。不久之後,上帝創造了他的生命伴侶,夏娃。閱讀著《可蘭經》這故事時,有時令我想到,當時亞當和夏娃是使用什麼語言溝通,還是他們只使用手語,或單詞來表達,還是有其他方式?

我認為語言不僅僅是一種交流工具,即一方將信息傳達給另一方。反之,在交流中,文字表達能令人有滿足感。我的觀點基於以下幾個經歷:

第一件事是有一天,友人問及如何把idealisme理想主義這個詞,翻譯成馬來文。如果翻釋為pemikiran(思想),這並沒有錯,但感覺不到位。如果譯為fikrah (思想),也是如此。突然,另一位朋友提到賽胡先阿拉達斯( Syed Hussin alAttas)博士曾把idealisme一詞翻譯為citra sempurna(完美的圖像),我從這翻譯中獲得滿足感。

語言統一非團結因素

第二件事,雖然我是在阿拉伯國家受教育的,但是當我和一個能講馬來語的阿拉伯女孩談戀愛時,我們的溝通會基於阿拉伯語的因素而受限。不過,當她用馬來語跟我溝通時,我從我們的交流中得到滿足感。我相信,她在使用馬來語來溝通時,也會面對局限,因為她的母語是阿拉伯語。

是的,用本身母語來表達,它能給人滿足感。如果自小日常用話是馬來語,其使用馬來語時,將能感到滿足。同樣,對於熟悉中文、泰米爾語、英語、阿拉伯語等的人,也是如此。

在一個論壇上,一名出席者問我,如 果這國家的所有族群都用馬來語溝通,族群偏見會否消失?對於這個問題,令我想到在巴基斯坦和埃及這兩個國家學習的經歷。

巴基斯坦國民98%是講烏爾都語(Urdu)的印度族,同時也是穆斯林;但他們的社會並不一統,反之彼此之間爭吵,甚至衝突而流血。同樣的,在埃及,儘管人民同文同種,但彼此經常爭吵。因此,在這兩個國家的基礎上,我覺得聲稱一個單一語言因素(馬來語)就能團結馬來西亞人,是不正確的。

培養互相尊重

有些人則認為,宗教——伊斯蘭能作為團結的因素。他們提到了先知穆罕默德在麥地那時,把兩個部落Aus和Khazraj團結起來的例子。對我而言,在阿拉伯社會的背景下,也許這是可行的。但是,在馬來西亞及其他國家,這不一定是正確和適當的。

譬如在印度,印度人就基於宗教信仰的不同,即穆斯林和興都教徒而爭吵。印度國父甘地及伊斯蘭改革者賽阿末干( Syed Ahmad Khan),雖然他們都是本身宗教的虔誠信徒,但他們從來沒有用宗教論述來團結印度社會。這是因為,一旦採用某一宗教論述,另一方一定不滿。因此,他們採用印度民族主義論述。

因此,在多元種族及宗教的馬來西亞,以一種語言和宗教作為馬來西亞人團結的基礎,我認為不是一個好的解決方案。

事實上,我認為這國家的論述,應是培養互相尊重的文化及行為,相互理解和尊重彼此的文化。所有這一切都始於一種想要彼此瞭解的感覺。我的論點是:首 先,差異不一定是敵對的。因此,《可蘭經》指出,人是由上帝創造的,並具有多元的種族和民族。基於這多樣性,上帝指示人類互相瞭解,《可蘭經》強調互相瞭解的重要。此外,這概念將產生寬容和相互尊重。

各族分享文化精髓

其次,不能強迫消滅每個民族的母語。對每個民族而言,語言是其文化和身份的堡壘。馬來語是馬來人身份的象徵,同樣的,對華社、印裔、阿拉伯人、土耳其人等,亦是如此。因此,在語言課題上,不應出現強迫手段。每一個民族應分享本身文化的精髓。

總結而言,人類行為是基於需求。因此一個語言如果成了一種需要,其將充滿活力兼被人使用。所以,我們對英語及華語成了全球語言並不感到驚訝。這兩種語言,從知識及經濟層面言,已成為人類需要的語言。除此之外,基於民族的成就感,各方都應捍衛本身的母語。還有,每個民族也須努力把本身母語提升為世界不可缺的語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