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麗洙尋找自己的

Oriental Daily News - - 國際 -

從死亡探討生命,從黑暗中尋找光明。薔薇舞踏社主辦了一年一度的舞踏月季,作品編舞人姚麗洙想透過《死鳥》帶出人類有形與無形的滅亡,從而探討人性與生命的意義。 人

終有一死,而死亡要帶給我們怎樣的訊息呢?《死鳥》是一部透過舞踏來呈現的舞蹈表演,以鳥作為人性的寓意,帶出人類肉體和靈魂的滅亡。作品的指導人及編舞姚麗洙是以蘇菲神秘學和伊斯蘭教詩集《宇宙指數及四隻鳥》作為《死鳥》的主幹來演繹。

舞踏源自日本,「舞」指的是轉動的意思,就是經由不停地旋轉讓自我死去,放空自我;「踏」則是代表當腳踩在地上的瞬間召喚新的靈魂,有重生的含義。姚麗洙分享了舞踏的來源,「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日本因原子彈而被摧毀,當時的所有幾乎歸零。受害者的身體呈現的都是扭曲的狀態,舞踏的鼻祖土方巽和大野一雄便從而得到了靈感創出了屬於日本的舞蹈,反映當代的情感,因此舞踏會讓人有恐懼、害怕的陰暗面。」

世俗中尋找靈性

姚麗洙是日本著名舞踏老師和栗由紀夫的學生,接觸舞踏完全是因緣巧合。早前,她在參與音樂劇時曾接觸過舞蹈;但由於沒有舞蹈基礎,她遇到了瓶頸,2009年決定退出劇團。但命運又把她拉回了舞蹈界,從一次舞踏表演中,她找到了方向。

1

2

1

2 姚麗洙在創作《死鳥》時保留了舞踏『讓自我死去再召喚新靈魂重生』的精神,想從中帶出生命的意義。

舞者周順興詮釋老鷹的角色,代表智慧與自我。

舞踏是屬于暗黑系列的舞蹈,舞者以扭曲的姿勢刻畫日本二戰后的負面情感,也帶出了當代日本人尋求自我定位的渴望。

「舞踏是比較偏向靈性和黑暗風格的舞蹈,和栗老師有告訴我他只能教會我舞踏的技術,我需要找出屬於自己的舞踏。」她坦言自己或許還沒有領悟到真正的靈性,但她會以切身經驗去揣摩她所理解的舞踏精神。「我覺得要領悟到所謂的靈性,就必須先進入世俗,用心去體驗生命每個階層的樣子。」

從訪談中看得出姚麗洙其實是個認真「感受生活」的人,在每件事情

發生的背後,她總是反思著這到底是有什麼隱藏訊息。跟隨和栗老師到處演出多年,姚麗洙從來沒有想過要創作,直到老師的離去。

「收到老師去世的消息時我很震撼,他的離開讓我有對自身的舞蹈瓦解的感覺,就像失去翅膀的小鳥,不知道何去何從。我突然記起老師曾經跟我講過要尋找自己的舞踏,在朋友的支持下,我決定來創作,於是便有了《死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