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患乳癌 親人長貧難顧

Oriental Daily News - - 前線 -

芬芳想起當晚接到醫院的電話時,徹夜未眠,迅速趕往醫院。當醫生指其丈夫健鴻腦部缺氧,導致腦出血,病情與腦中風的症狀相似時,令她如雷轟頂。健鴻醒來后,就這樣的癱瘓在床上5年了。

「因長期躺在床上,健鴻的臀部嚴重潰爛,血肉模糊,需要每一天清洗傷口,才不會讓細菌感染。」

她說,之前每次電召救傷車送健鴻進院清洗傷口,都需要120令吉。另外,還要買成人尿片和成人奶粉。

黃芬芳坦言,小兒子收入微薄,他們全家入不敷出,又得負擔健鴻的醫藥費,令他們的經濟陷入困境。

幸運的是,健鴻獲得一名善良的31歲男護士憐憫,特地從雙溪峇甲醫院乘摩哆來大山腳替健鴻清洗臀部的傷口,每次收費40令吉。 「夫

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所幸此情況並沒有發生在華裔癱瘓老翁陳健鴻及其曾罹患乳癌的妻子黃芬芳身上。

在丈夫一病不起后,黃芬芳並沒拋下癱瘓的夫婿陳健鴻,相反的,多年來與孩子守候在旁,細心照料。

本身也罹患乳癌的黃芬芳,淚聲俱下地說:「如果連我都倒下,還有誰可以讓健鴻依靠?」65歲黃芬芳與64歲夫婿陳健鴻結婚多年,育有1女2男。陳健鴻從事逾30年的

有意捐款者請在新聞見報的3個月內,以支票或網上轉賬方式,將義款交至本報。一旦逾期,本報將把支票按址退回,或自動轉入東方慈善公益基金內,協助其他有需要人士。 訪時只給了少許家用。

其大兒子陳界綸(39歲)學歷不高,初中就輟學了,這些年輾轉做過貨車司機、拖車員,但目前失業,還在找工作。

丈夫意志消沉

她表示,小兒子則念到初中二,目前在娛樂場所當公關,薪資1000令吉。若有加班或客人給小費,就會賺多1000令吉。

陳家目前居住的屋子,是其家翁生

報導

小販生意,因一次意外發生后內臟大量出血,最后導致腦中風,迄今已癱瘓在床上5年。

黃芬芳指出,丈夫為了讓一家人得以糊口,與弟弟一起做生意打拼。他們分別在星光咖啡店、香港茶室、甘榜峇魯溫香等多個地方租賃檔口,從事海鮮小販生意。

沒保險沒公積金

「后來健鴻的弟弟移民國外,他就自己請幫手,最后才由我這個家庭主婦幫忙看顧檔口,那時孩子們已長大成人。」

她指出,他們夫婦倆年輕時都沒有買保險,也沒有公積金,多年來家里的經濟捉襟見肘,但還是竭力將3名孩子拉拔長大。

採用網上轉賬,我們的銀行戶頭是Maybank 5140-7500-0321 Oriental Daily Sdn Bhd(Charity Account),請把轉賬單據連同捐款人資料、地址、電話及受惠人名字列出,電郵至[email protected],或傳真至03-26926336,不需要收據者無須提供地址。 前買下的。

她難過地說,家翁在時,時不時得動用一些老本幫忙這個家。自從家翁過世后,健鴻變得意志消沉,一句話也不說,讓她很擔心。

她希望民眾行行好,捐助陳家生活費。「目前成人尿片、奶粉和我的藥物,樣樣都需要錢,希望可以讓我們家度過這次的難關。」

當天七里香聯誼會慈善之家拋磚引玉,撥款2000令吉予黃芬芳和陳健鴻,以助他們暫過難關,由總務許國川代表移交款項。

她續說,每一回健鴻生病,不捨得花錢去看病,反而自己當起醫生,到診所買藥吃。

黃芬芳憶起陳健鴻出事的時候,顫抖著雙唇說,相信健鴻是為了工作而累垮了。

「2014年元宵節之后,健鴻的身體已開始感到不適,而且很疲累。小兒子陳信綸多次提出要載父親去求診,但健鴻就是不依,仍日以繼夜地工作。」

她指出,有一天健鴻買菜回家,一時不慎連人帶車撞向一棵樹,整個人卡在車內動彈不得。

鄰居幫忙把健鴻拖出來,再由救傷車送住大山腳醫院住了4天。當時醫生診斷健鴻沒有內傷,而只是被驗出有三高(高血壓、高血糖及高膽固醇)。

「之后我們把健鴻接回家,隔一天中午他就在家嘔出一個黑血塊,我的家翁趕緊送健鴻到醫院。」

她說,醫生檢查之后指健鴻可能是內臟出血,並要健鴻留院觀察。「結果健鴻如廁時,馬桶內沒有排泄物,反而血染馬桶!」

當他們接到消息,抵達醫院時,陳健鴻已經陷入昏迷狀態,失去意識。

採用支票者須在支票背后註明受惠者名字(陳健鴻)。支票抬頭寫上「Oriental Daily Sdn.Bhd (Charity Account)」,寄至本報吉隆坡辦事處: Wisma Dang Wangi,38,Jalan Dang Wangi,50100 Kuala Lumpur。詢問電話:03-26916336。

陳健鴻每天就這樣躺在床上,動彈不得。

七里香聯誼會慈善之家撥款2000令吉予黃芬芳(左3起)及陳健鴻,由許國川(左)代 表移交。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