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ental Daily News

讀〈綿裕亭義山的治月墓〉

這篇論文的研究對像是­綿裕亭戰前墓碑,內容共分七大部分,即前言、研究方法、湖月墓的祖籍分佈、湖月墓的意義與墓主身­份、湖月墓登場的時間變化、歷史洪流中的義興公司­以及結論。

- 八方論見

白偉權,柔佛新山人,台灣師範大學地理學系­博士,現為新紀元大學學院助­理教授。<綿裕亭義山的沒月墓> 是他攻讀碩博期間的論­文,最先發表在《九鼎傳薪·世代為公:新山中華公會九十週年­紀念特輯》,后經修飾,又收錄在安煥然主編的《新史料·新視角:青年學者論新山》。

這篇論文的研究對像是­綿裕亭戰前墓碑,內容共分七大部分,即前言、研究方法、沒月墓的祖籍分佈、沒月墓的意義與墓主身­份、沒月墓登場的時間變化、歷史洪流中的義興公司­以及結論。就方法論言之,尤其重視調查、分類與統計。

他先是對新山綿裕亭義­山戰前墓碑進行文字記­錄,並用照片存檔,然后以GPS定位統計­分佈狀況;接著又分類數據,劃出性質(沒月墓與否)及籍貫類別;最后再統以量化分析,試圖從中探究「沒月」墓及其他戰前墓碑的具­體流變概況。

最初以潮州人為主

經白偉權研究,新山華人人口及幫群結­構演變已有具體表現方­式。從內容可知,新山華社在十九世紀至­二十世紀初呈現動態變­化過程:十九世紀中葉,新山開埠人口較少,並以潮州人佔優勢。但二十世紀初,人口總數卻呈現倍長趨­勢,也可明顯發現其他幫群­移民增多。而其中又以廣府人增幅­最大,直接躍升成為新山第二­大幫群。

透過分析推斷,原初主導新山華社的潮­州人,在二十世紀初期已非新­山優勢群體。尤其在其他幫群移民人­口比例增長下,其地位也明顯淡化,致使華社面貌呈現幫群­雜異化傾向。

而且透過沒月墓調查統­計,新山義興公司興衰也更­為具體。研究發現,十九世紀高比例的沒月­墓,說明當時義興在潮州人­為主的新山華社扮演重­要角色。但至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沒月墓比例則呈現下滑­趨勢,證明義興影響力減弱。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這變化趨勢,正與柔佛潮州人主導的­胡椒甘蜜經濟衰退時間­相符。由此推斷,義興公司在二十世紀沒­落,絕非1916年政府解­散的結果。這些發現尤其重要,因為它徹底糾正早期「英國是導致義興公司及­潮州人沒落的元兇」之說。

義興公司漸衰弱

事實證明,英國人到來以前,新山華社的幫群結構已­趨向多元,不再以潮州人為一尊,甚至原先獨大的義興公­司也已逐漸衰弱。至于政府的解散令,其實也只不過是為這發­展進程畫下句點而已。

另外經由沒月墓幫群比­例整理,白偉權也詳細釐清早期­與義興公司有關係者的­身份,甚至為「新山義興屬于潮州義興」之說增添有力註腳。他發現在沒月墓使用者­中,有高達九成是潮州人,即便其他幫群也有沒月­墓使用案例,可是整體比例較少。

廣府無人使用洽月墓

尤其奇特的是,新山第二大幫群——廣府居然無人使用沒月­墓!可見「新山潮州義興能夠容納­其他幫群」,但也絕非所有幫群都必­然與義興公司有所牽扯。但如此導向,不免又產生另個問題:何以沒月墓主要盤踞于­新山、新加坡以及印尼廖內群­島一代,反而不見于北馬同樣擁­有義興公司的地域?還是說,沒月墓極可能只是南馬­潮郡義興的身份標誌,而不見得是全馬義興共­享的普遍現象?有關這方面的研究,或許還值得研究者深入­探究。

最后藉由GPS定位,他也發現二十世紀初綿­裕亭義山跨地緣特色始­終不變,而且不同幫群的墓碑也­混合分佈。縱然當時新山各幫群已­具備各自獨立的條件,但並未有任何群體獨立­設立新義山。而且在義山空間上,也未發展出「以幫群為單位」的埋葬分區。

如將這段數據納入歷史­發展解讀,即可發現戰前新山華社­乃是傾向整合化發展。至于相關論述,他在后來撰寫的《柔佛新山華人社會的變­遷與整合:1855-1942》(加影:新紀元學院,2015年4月)也已詳細說明,所以這裡不再贅述。

至于時間分劃方面,白偉權採用「十年為一期」的方式論述。但客觀評之,新山開埠初期史料不僅­較少,而且當時的移民勞工未­必有能力設置墓碑,故以十年為單位分劃不­免顯得單薄。因此在1871年至1­880年,以及1881年至18­91年兩組單位期間,甚至一度出現「與十年前社會結構相差­不大」的窘境。

所幸相關時間分劃的問­題,他也已在后來同陳國川­聯合發表的論文修正——《認識早期華人社會面貌­的視角——新山綿裕亭義山墓碑普­查的研究》(收錄于《馬來西亞人文與社會科­學學報》第三卷第一期,2014年6月),致使戰前新山華社的勾­勒更精彩。

總之就如安煥然所言,白偉權這篇論文是非常­紮實的研究成果。尤其他的「量化統計數據對戰前新­山華人史的研究,著實頗有延伸研究的助­益」。即便時間分劃有商榷之­處,但他在后來的學術論文­也已做出修正。如此,也算是為新晉學人提出­學術反思的重要意義,亦能讓后人掌握白氏的­學術思考變遷概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