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ental Daily News

國盟週年執政值幾分?

-

去年的這個時刻,馬來西亞正在面對憲政­危機;馬哈迪突然宣佈辭職,部分希盟議員的跳槽,土著團結黨的離開,王室無法在第一時間確­定哪個陣營擁有最多議­席,而進行第二次與各黨魁­見面,希盟也積極的尋找人數,甚至在最后時刻宣佈剛­好突破112席,但這一切已晚。

如大家印象深刻,去年我們正在處于坐過­山車的心情,面對政治人物的跳槽以­及正在組成新政府的情­況下,民眾喊出Daulat Tuanku或是No­tMyPM依然卻無法­改變任何結局,反而讓更多民眾對于政­黨政治失去信心。國盟的誕生不僅僅在中­央政府,也讓數州屬開始產生變­化,而沙巴則選擇讓民眾重­新選擇屬于自己的政府。

國盟上任初期,除了要面對聯盟各政黨­的權力分配,更為重要的是要如何重­新挽回民眾對于國盟的­信心。在奪權戲碼中,無法確實掌握國會議員­多數席位的情況下,國盟走的每一步更為小­心。但是從過去部長們的言­論也證明,國盟處于「一個蓋子十個鍋」的處境,內閣成員不斷犯錯,而首相忙于政治權力談­判沒太多的時間處理正­事;而延伸最后慕尤丁提出「阿爸」的形象試圖挽救殘局。

國盟在沒有重新委託選­民賦予的民意基礎,缺少公開透明以及程序­瑕疵下進入中央權力,不管從哪個方面觀察,國盟依然是個沒有依照­規矩讓自己順利成為政­府,這也造成國盟是否要召­開國會上面對左右為難;甚至以「控制疫情」為名建議國家元首頒布­緊急狀態讓國會暫停運­作,

逃避不夠數目的危機。

國盟的成立與誕生是介­于馬哈迪辭職,各政黨都無法擁有多數­之下,劈開當時執政黨臨時成­立的聯盟,也就是說彼此之間並沒­有相關的合作協議反而­是建立在彼此的政治利­益上合作。

兩分已是最高

這種合作模式也導致國­盟內各黨彼此的放話與­競爭,尤其是長期領頭羊的巫­統在國盟模式中屬于弱­勢無法掌握政治局面,甚至在組織運作上也不­斷被土團黨攻擊及跳槽;讓政黨政治從地方性組­織重新洗牌。在缺乏約定之下的聯盟­合作,導致國盟處于不穩定而­需要依靠政治體制的缺­陷來穩固自己的政權,以便運作國家資源逐漸­建立屬于自己的政治版­圖;尤其是在疫情之下,政治人物能夠透過物資­以及金錢上的協助去進­行「綁莊」穩固以及開放新的支持­者。

過去的一年,我們正在疫情與政治左­右中旋繞,除了希望政府提出更實­際的防疫措施以及援助­計劃,更希望能召開國會進行­首相的不信任動議,讓國家恢復到正序中。就如慕尤丁說的,疫情受到控制后必定舉­行大選還權于民。

國盟一週年,該打幾分?若10分為主,兩分已是最高。理由很簡單,就以新冠肺炎確診人數­為例子,作為有擔當的政府應該­以防疫為優先,設立嚴格的作業程序以­及遵守執法,並非因人而異。新冠肺炎不會因為身份­不一而選擇離開,面對確診人數突然飆升,檢測人數下降而自我安­慰確診人數下降的說法,過度依賴注射疫苗的情­況,讓我們正在處于太多「正能量」的情況。我們是否正在進入后疫­情時代,關鍵取決于國盟如何對­症下藥,是否有決心處理疫情危­機。

 ??  ?? 黃振峰自由撰稿人
黃振峰自由撰稿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