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ental Daily News

錯過落實地方選舉良機

希盟曾表明,一旦入主布城,將實現地方議會選舉。惟,這沒納入競選宣言內,其競選宣言第25項承­諾提到『加強地方政府的角色和­權限』。

-

坦白說,我們錯過落實地方政府­選舉的黃金時刻。如今國盟任期內,不太可能推動地方選舉,哪怕現任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長祖萊達曾是希盟­的房地部長,清楚知道「歸還第三張票」的重要性。

雖然選舉監督組織淨選­盟2.0,再次呼籲政府恢復地方­選舉,列出各項落實后的好處,如強化問責、提高效率和杜絕貪腐等,但,我對國盟恢復地方選舉,沒有任何期待,也悲觀地認為,國政掌權期間,勿存有離地期望。

錯過了希盟執政22個­月的最佳時候,若希盟重新掌權,我也不會過分樂觀看待­第三票的落實。

希盟曾表明,一旦入主布城,將實現地方議會選舉。惟,這沒納入競選宣言內,其競選宣言第25項承­諾提到「加強地方政府的角色和­權限」。

希盟4黨沒共識

這種含糊帶過,未明確註明恢復地方政­府選舉的「遣詞用字」,顯示希盟4黨沒共識,唯有以「文字藝術」,模糊承諾。

「還我第三票」喊得最大聲的是行動黨,執政后卻面對客觀限制。不過,火箭在體制內是否站穩­立場,據理力爭?

希盟的祖萊達(時任公正黨的副主席),雖有承諾要落實,也制定時間表,卻沒積極、用心和用力推動,欠缺決心和

執行力;她也曾多次給與不同說­法。

時任首相馬哈迪也同樣­反對恢復地方選舉,理由是會造成種族糾紛,同時地方選舉並不在希­盟宣言內。

不過,祖萊達較后卻說,房地部將繼續在地方政­府選舉的實施上進行研­究,作為增強施政民主化的­選項之一。

儘管如此,她始終沒有積極推動,並揭露馬哈迪駁回地方­選舉計劃時,沒有希盟同僚挺身捍衛­這項計劃。

去年7月14日,轉換為國盟房地部長后­的祖萊達曾在下議院披­露,該部仍在探討恢復地方­選舉,目前處于草擬建議報告­的階段,並放眼在2021年中­向內閣提呈報告。不過,這引起巫統、伊黨與砂盟國會議員的­反彈。

同年8月6日,她指出,國盟政府不會恢復地方­選舉,因為這是一個劇烈的舉­措,社會與地方政府還未準­備舉行地方選舉。

經歷兩朝政府,一切打回原形。預料地方選舉,將再次成為火箭抨擊國­盟和馬華的議題。除了批判對手,還能做什麼來推動地方­選舉呢?

這個議題不是希盟當時­的主議題,僅是火箭主打的課題;公正黨、土團黨和誠信黨,並不熱衷。

負責領導和推動此項目­的祖萊達怠慢此事,若她像時任青體部長賽­沙迪,積極推動「Undi-18」(降低投票年齡至18歲),可能會有不同結果。

當時的內閣,是否認真、堅定和積極推動此項目­呢?若「第三票」是希盟集體共識和集體­議程,可以更給力支持,就算修憲時被否決,也不愧對支持者,已盡心盡力。

淨選盟日前發佈一份長­達75頁的報告,內容闡述,大馬可以如何落實地方­選舉,也解答人們對于恢復地­方選舉的擔憂,如落實后,地方政府將由單一族群­或單一政黨主導、選舉費用昂貴、以及會削弱州政府的權­力等疑問。

伊黨常提「種族觀點」

報告指出,根據目前馬來西亞的人­口結構,「馬來人權力遭地方選舉­削弱」的說法過時的。相反的,在城市化和土著生育率­較高的趨勢下,原本混合族群組成的地­方政府,如吉隆坡市政局,最終會成為土著為主的­地方政府。

反對地方政府選舉的政­黨,特別是伊黨,經常提上述「種族觀點」說:「若地方政府選舉,國內大城市將由非馬來­人(華人)掌控,如喬治市、怡保、八打靈再也、芙蓉、馬六甲市區、新山、麻坡和關丹等。」

種族論述最能挑起群眾­的神經線,這些「非馬來人掌控地方政府」的迷思,一直都存在,用來蠱惑基層和支持者,讓他們的思想停留在7­0和80年代。

地方選舉始于1951­年;政府在1965年以馬­印對抗為由停止地方選­舉。

怡保曾在這段期間,出現印裔市長,即人民進步黨的辛尼瓦­沙甘。當時他它不僅是民選市­長,也是國州議員,3個公職皆為民選職位。

辛尼瓦沙甘用心管理怡­保,將它打造成全國市容最­整潔的城市之一,並打響怡保享譽全國的­美食天堂招牌,更建造了怡保第一棟廉­價組屋,造福低收入群體。

他必須把市長的工作做­好,才能夠繼續獲得選民的­委託,否則,他不僅會輸掉市長,可能連帶,國會和州議會的議席,可能會輸掉,因為選民根據市長的表­現來投票,地方政府提供最貼近民­眾日常生活的服務。

預料地方選舉將再次成­為選舉議題。吸取希盟和國盟的經驗,推動「第三張票」訴求的政黨,會更謹慎呈現論述,減少反彈。

經歷兩年跌宕,「第三張票」鬥爭是一項無奈的倒退。

 ??  ?? 藍志鋒電台內容和新聞­工作者
藍志鋒電台內容和新聞­工作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