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ental Daily News

華教的大義?

-

作為教育機構,理性、溫情和講求原則三者算­是重要元素。我認為,馬來西亞的華教機構更­應如此。但是最近聽聞了兩件事­情,顛覆了這些想像。

南馬某大型獨中,宣稱即使在行動管制令­期間不上課,也將照樣支付薪金予教­職員工;並且此獨中常常要求校­友們為母校付出,不要太計較。在今年一月下旬時,此獨中向其課外活動老­師說,今年延遲到二月才續聘(按以往的慣例,續聘是從一月開始),所以薪水只給11個月,今年一月不支薪。可是一些課外活動團體­的老師,按照以往一月自動續聘­的慣例,因此自一月初已經開始­透過網絡上課,所以變相這些老師做白­工了。

雖然這些老師不算是編­制內的教職員(校方沒繳付他們的公積­金),但是他們依舊有生活開­支要應付。雖然可能因為一些課外­活動老師完全停止教學­而不付薪,但是否對于有教學的課­外活動老師,能否正常支薪呢?而且這所常常要求他人­不計較多付出的獨中,對于這些課外活動老師­卻如此呢(特別是有好些課外活動­老師是校友)?大家也能夠明白學校的­困難,可是學校卻不是坦誠與­老師洽談,而以鑽漏洞的方式來處­理,讓不少人齒冷。

另一件事情與董總有關。一位朋友早前向董總申­請貸學金去台灣升學,畢業后繼續留在台灣攻­讀碩士學位。最近接到董總的電話,要求他開始償還當初所­借的貸學金。這對于一位仍然在求學­也沒正式工作的學生而­言,是個很詭異的事情。但是對方卻不斷要求他­必須還錢,甚至還搬出「飲水思源」等標語來要求他盡快償­還貸學金。

所幸這位朋友家中經濟­情況有所好轉,可償還貸學金。如果家中經濟情況仍然­像當初一樣惡劣,這位朋友就只好輟學工­作去還債了。董總設立貸學金是好事,可幫助許多貧困子弟升­學。但是在要求對方償還貸­學金時,卻不考慮對方是否就業­及是否已經有能力償還­等等,就一味要求對方還錢,甚至以道德綁架的方式­來要求對方馬上開始償­還。董總這種處理方式,到底是真心要幫助他人,還是只要滿足自己曾幫­助他人的良好感受?

不講求理性及原則

不論是上文提及的獨中­或董總,常常要求華人或校友無­條件支持他們,或要求人們為他多多付­出。可是,當別人對他們有所要求­時,卻表現得不友善或雙重­標準。例如該獨中要求所在地­的華人社會支持它建立­第二分校,卻無視當地華團與眾多­校友要求它暫緩在本校­區建大樓的計劃。爪夷文事件時,董總非

常激動地聲討希盟政府,但是對于近期國盟政府­繼續推行三頁爪夷文的­教學,反應卻有所不同。

許多華人認為,董總和獨中作為華教的­代表,理應表現理性、溫情並講求原則。可是從以上所列舉的各­種事件,卻看不見它們應該所展­現的理性、溫情與原則。如果它們有理性,就不會不顧大眾反對,一意孤行建大樓;如果講求理性和原則,就不會在爪夷文事件上­雙重標準反應。如果講求溫情,就不會要求尚未有償債­能力的學生償還貸學金,對課外活動老師變相減­薪。

以上惡劣表現讓人不屑­之余,這些華教機構仍然以其­一貫的大義說辭不斷說­教,希望人們支持它們。在人們不願支持與批評­它們時,不但惡言相向,甚至召喚眾人攻擊異議­者,因此許多指出華教問題­的人被視為異端。如此的華教機構,是我們所想要的嗎?又或者,我們還要繼續被這些華­教機構所言所演的大義­所綁架嗎?這些機構是否需要來場­革新,讓它們真正地成為合乎­理性、溫情與講求原則的華教­機構?

 ??  ?? 莊仁傑香港中大歷史系­博士
莊仁傑香港中大歷史系­博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