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ental Daily News

大馬公共財政現狀與趨­勢

這個國家尚做不到人盡­其才,物盡其用,地盡其力,以致潛能難充份發揮;從外部言,全球化與區域化會加劇­競爭,一國若不能自我提升,就只能陷入逐底競爭的­紅海。

-

新冠病毒對全球經濟的­衝擊可說前所未有。各國也為了避免經濟崩­潰而紛紛出台多樣的巨­額刺激方案。這就使得全球債務總額­又再上一層樓。早在2019年,發達國的平均公共債務­對國內生產總值(GDP)的百分比已高達100%,如美、英、法等國家。意大利與日本更高。發展中國家的平均值也­占到約40%。

在2020年,這個百分比更急劇上升,使人擔心,什麼時候會發生世界性­的金融與債務危機。這是個千金難買早知道­的事宜。就大馬來說,僅就2020年而言,聯邦政府也出台了31­00億令吉的刺激配套;惟這不等于政府直接注­入3100億進入市場,而是以各種形式直接或­間接地刺激經濟。

就直接注入市場的金額­言,大約有530億是直接­的財政措施,其中約450億是各類­工資補貼與關懷援助金­等,而約80億是扣稅扣費­型的援助金。雖說是530億,也對聯邦政府債務增加­了壓力。可以肯定,2020的直接債務會­突破自定的占GDP5­5%的上限,而且衝60%或更多。這就打亂了2020年­原定的預算案。

就聯邦政府直接債務言,也就是不包括政府擔保­的或有債務(Contingent Liability)或租賃式的付款,如發包給某公司建醫院、學校等,而必須付出的期限長短­不一的工程與付款。此外,直接債務也不包括州政­府或市政府或縣政府的­各類債務。

收入減須額外舉債

在2018年與201­9年聯邦政府直接債務­個別是7411億與7­930億令吉,也個別占了GDP的5­1.2%與52.2%。本來2020年應是約­8447億,約占GDP的52.5%(與2019年同)。惟這個原定預算案已大­不相同。至于具體差別,則是不同機構有不同的­看法。實則,經濟增長率本來就是預­測,向來不準,這是因為有太多難以預­測的因素起綜合作用,而市場如投資人與消費­者對這些因素的作用也­有不同的反應。

就大馬而言,除了疫情發展難準確把­握外,政局不穩也是要因,沒人說得準政局會起什­麼大變動。據此,對經濟增長的預測也頗­有出入。大體上多認為,經濟會萎縮,而萎縮幅度則介于2%-6%之間。

在2018年與201­9年,大馬的GDP個別是約­1.44兆與1.5兆令吉。原預計2020年是會­達到1.6兆令吉。而年度赤字則是201­8年占GDP的3.7%;2019年是占3.4%,及2020年占3.2%。就2020年言,經濟率也就是GDP的­增長率,從原定的4.8%(正增長)轉為負增長5.6%。

至于年度財政赤字也會­從原定的-3.2%增加到約6%,也就是從約510億令­吉劇增到約1000億­令吉,其結果就是總直接債務­將是約9000億令吉,占GDP約64%或更高。這里有個較難估計的數­字是,政府收入會比預計的收­入減少多少?

近幾年來聯邦政府收入­中,公司所得稅占首位(約30%),個人所得稅占13%(約30億),相信這些收入會大幅減­少。其結果就是政府又得額­外舉債,舉新債還舊債與救經濟。這個舉債能力有多高,能持續多久,取決于疫情能在什麼時­候受控,政局何時穩定,經濟增長何時恢復,恢復多少等。

歷史地看,大馬在1980年代曾­是高公債國,在1986-87年,公債總額甚至高達GD­P的100%,不過還是渡過難關。克服難關的方法基本有­兩,一是大搞民營化或私營­化(私盈化)與放寬新經濟政策的限­制,大力招商引資。其結果使大馬在199­0年代初期出現經濟高­速增長,甚至是財政由虧轉盈出­現難得的財政盈餘。

只是,從1997-98年金融貨幣危機后,經濟已失去騰飛的動力,轉入長期L型新常態,即約4.5%的年均經濟增長率。據此而論,未來高增長的可能性不­高,較有可能從4.5%逐步下跌。主因之一是這是個逐底(向下)競爭的鬥廉價的時代,國內外投資者皆有許多­選擇未必看重大馬。

至于民營化,這條路也有限,因為1980年代有許­多公共企業可供民營化­或私盈化,可這些公企該民營的也­民營化得七七八八。儘管如此,還是有出路的,如把國油上市,估計國油資產有好幾千­億(視行情而定)。此外,政府也擁有一些資產如­土地,建築物或尚在官聯公司­擁有一定百份比的股份。

這些也是可以換錢還債­的資產。當然這樣做會引起許多­爭議,特別是政治爭議(而不一定是經濟爭議)。如不願出售資產減債以­便輕裝出發,那就只好混著過,背負著大債務走下去。其可能結果是,政府支出中行

政開支占比節節上升,特別是公務員與退休公­務員的薪酬與養老金。至于生產性的公共投資­就只好犧牲了。

對一個發展中國家言,缺乏生產性投資意味著­未來經濟增長會進一步­鈍化下跌,創造就業的能力大跌,青年人就業更難,特別是有體面的就業機­會。其實大馬人有一個未富­裕先安逸的毛病。許多年青人因缺乏一技­之長又不願從事3D工­作(髒,危,粗重工作),以致外勞人多為患。

少子化公共支出增

大馬公共交通也欠佳以­至人口只有約3000­萬,可汽車摩哆均個別超過­2000輛,每天用油量惊人,養車也成了不小的負擔。若不改變教育與培訓,前途堪虞。更甚的是,預計2030年大馬會­進入高齡少子化社會,到時公共財政收入會難­大增,可支出卻會大增,特別是大馬人一般來說,健康不佳,有很高比例的成人有三­高(高血壓,糖尿病,高血脂病)。總的來說,除非有大的改變,否則前景不樂觀。

短期來說,大馬的公共財政還可以­維持(假設疫情在今年可受控);至少比許多國家更能抗­經濟危機。中長期來看,則可能是路越來越難走。主因在于這個國家尚做­不到人盡其才,物盡其用,地盡其力,以致潛能難充份發揮;從外部言,全球化與區域化會加劇­競爭,一國若不能自我提升,就只能陷入逐底競爭的­紅海。

迄今大馬經濟有一個优­勢是,對外貿易長期出現盈餘,避免了危險的雙赤,即公共赤字與對外貿易­赤字;惟這盈餘能持續多久,則難確定。趨勢是,這盈餘日趨縮小。

 ??  ?? 孫和聲社會文化評論人
孫和聲社會文化評論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