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佩佩 诚如没有老去

PIN Prestige (Malaysia) - - Polish - Photography CHINTOO Art Direction SHI YEE

人生七十古来稀,还是正开始?女侠郑佩佩身体不再灵活,但困不住她那炙热的心,工作就是她享受的方式,甚至也不放过在网路发展。 TEXT TRACY LOW

见到一代女侠郑佩佩,大家都“佩佩姐,佩佩姐……”这样叫着,她也热切地回应,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容,还有一双炯炯有神、笑起来像月亮的眼睛,丝毫看不出疲惫感。听仁嘉隆佛光山东禅寺的师姐说,她凌晨3点才从香港飞抵吉隆坡,今天一早就起床。

此番前来,是为两年前出版的自传《回首一笑七十年》,在新马举行多场巡回讲座。这本书,是她给自己的70岁生日礼物。

访问前,我就被告知郑佩佩行动不太方便,不能走远,所以我们选在仁嘉隆佛光山东禅寺会客厅旁边的竹园拍了这组照片,乍看之下,还真有武侠电影的感觉,是个让人惊喜的巧合。

眼前这位一代巨星,虽已到古稀之年,但风韵犹存。我不能赞她漂亮,因为一有人说她漂亮,她第二天就会摔一大跤,甚至摔伤脸。

她今年72岁,近两年已经摔了四跤。整个访谈过程,英气非凡的威武女侠并没有现身,眼前是一位步伐缓慢、言行充满佛礼的慈祥奶奶(中国男歌手华晨宇称她奶奶)。

她嘴里嘀咕“这是报应”。她相信因果,人生是一场修行。年轻力壮时,她总觉得自己所向无敌;现在据她说的,就是所谓“配额满了”,开始一样样向她要回来(承担后果)。

摔跤后,她体力大不如前,行动也不再灵活。每摔一跤,领悟更多,她说“目标是因为生活而来”,所以她云游各地,四处弘法,也接演小制作的国际电影,为女儿助阵而录制明星子女真人秀《我不是明星》,后参与自助远行真人秀《花儿与少年》、经营体验类真人秀《亲爱的.客栈》,有如年轻时一刻也不停地忙碌生活。

女侠是警惕

人生走过逾七十个年头,透过自传,回首动乱时代的童年、少女时期对舞蹈憧憬的年代、演艺生涯到婚姻生活、养儿育女经、皈依佛教等人生经历。

帮忙促成这一切、让书能顺利发行的出版人——新知三联书店(上海)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麻俊生,也一同前来参与这一次的巡回讲座。郑佩佩提到,要求高的麻总在出书过程多番刁难。写书最辛苦的,不是回顾自己的人生,而是童年的很多事情她都不记得了,麻总逼着她去努力追忆。

那些她想忘记的不快乐经历,在三个月的写书过程,得重新回想一次。如果有个时光机,她会想回到过去弥补任何遗憾吗?

“我每个人生阶段,都有完成该做的事。我希望能不断往前走,不需要回去了。”她释怀地哈哈笑。

“女侠”这个封号,与“郑佩佩”这个名字搭在一起那么多年,在她看来,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个封号,让她得到很多不同的演出机会。“女侠”成为她今生的一个警惕,以身作则,要给人留下好印象。

1963年, 17岁那年,郑佩佩从上海被接到香港,考入邵氏兄弟南国实验剧团训练班。同年毕业后,她加入邵氏电影公司,反串出演首部电影《宝莲灯》。

热爱演艺,郑佩佩说因为这是最容易与人交流的行业,而且还能诠释各种身份和角色。多年来,她没有迷失在五光十色的演艺圈,感谢《宝莲灯》的导演岳枫(郑佩佩管他叫岳老爷)。

岳老爷曾对她说,要做一个演员,不要做一个明星。明星只是刹那,演员才是永

久。她接着解释,佛教里有说,心定就不会因周围环境而改变自己。修行最主要的就是定力,她常常把摄影棚当道场。

对于新的事物,她总抱持开明的心态。比如,当年复出接拍周星驰的《唐伯虎点秋香》,出演“华夫人”一角,胡金铨导演,以及她尊称师伯的李翰祥导演气得半死,把她骂了老半天。“好好一个侠女,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在老一辈的观众眼里,她的形象就只能是女侠。

郑佩佩没有忘记自己是个演员,应该多变化。许多较年轻的影迷,还是因为这个讨喜角色而认识她的呢!

还有,记得当年配合电影《卧虎藏龙》到新马宣传时,就有人责备李安不对,为什么把电影中的碧眼狐狸(郑佩佩饰演)弄得那么难看。

而现在,不会再有这种质问,因为很多人已经接受她的多元发展了。另一个原因是,与她年龄相仿的人都已经没那么活跃了,她至今演戏、主持、真人秀……依然样样来,不由你不服她的魄力。

妈妈的角色

郑佩佩于1946年生于上海,在香港踏入演艺圈,之后走红,再移居美国20年,又不时四海为家,她却讨厌旅行。

2014年,她参与湖南卫视真人秀《花儿与少年》的录制,孩子们跌破眼镜,却让更多人认识真正的她,还多了许多年轻粉丝,吸粉力惊人。制作单位在拍摄时,每天只发一百欧元,要一行人去执行旅行任务。

接演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的儿子原和玉。儿子25岁那年,郑佩佩送了他一张飞机票,和每天100美元的生活费,用了一年零三个月,游览五大洲。后来,她发现儿子过得很好,所以决定将这次旅行视为一件差事(她热爱工作),透过上节目来 加深对儿子的了解。虽然,在这之前,她完全没搞懂真人秀是怎么回事。

郑佩佩自豪适应能力强,个性直率,有话直说,为节目增添不少爆点。她为真人秀平反:“那全是自然不造作的真实经历和反应,完全没有演戏的成分,我们都只是做真实的自己。”

郑佩佩是四个孩子的母亲。她的孩子各有所长:

艺名为原丽淇(原名原和淇)的大女儿,遗传了她的演戏天赋,在影视圈发展,更凭《三更之回家》获得香港金像奖最佳新人奖;二女儿原和珍,是她唯一已婚的孩子,也是她的倾诉对象,近年开始参与节目制作等幕后工作;原子鏸(原名原和玛)的三女儿,曾是美国国家艺术体操队成员,当年从美国回港参加香港小姐比赛,热爱舞蹈和表演艺术,现活跃于演艺圈;最小的儿子原和玉,热爱旅行和极限运动,是国家地理频道(简称NGC)的主持人,也担任导演、编剧和制片。

孩子活在她的光芒下,受到舆论和压力,是她没法控制的。她希望孩子们的成就都比自己高,走出各自的路。

“我的孩子都比我有天赋。但是他们生长在这个时代,比我难有机会发挥。现在的市场太多竞争,是我运气好……”

持续地前进

郑佩佩从小随外婆笃信佛教,直到1992年,她皈依三宝(佛、法、僧),星云大师赐她法名“普方”,希望她能借大众传播媒体的力量,用佛法普渡十方。

学佛以后,她学会以不同角度看事情,把坏事也当好事看。“逆境会让你退缩,但当你战胜(克服)了,就会从中学到更多。”

这一次到访马来西亚,她住在佛光山精舍。郑佩佩当初从洛杉矶回港复出拍摄《唐伯虎点秋香》时,就在香港佛香精舍 住了两年,习惯自己打理生活起居,生活简单,也没有助理陪同。

她要传达的理念是:修行不是让你必须去做什么,而是要你好好地完成事情,用心去做。“72岁比起很多人,还太年轻了。”她这么说,不管年龄多少,一直不断地做(工作),就是学习的一种。

去年她在加拿大温哥华拍了一部《冥想公园》( Meditation Park),是2017年温哥华国际电影节( VIFF)的开幕电影。片中她饰演一位为柴米油盐忧愁的普通家庭主妇,发现丈夫出轨后,学习自力更生。

主角的背景,和她当年息影远嫁到美国的经历很像。当年婚姻以失败收场,后来经历破产,她也曾失去自己,了解当中的矛盾点,所以很喜欢这个角色。

在这之前,她还参演一部由英国微波电影基金和BBC联合投资拍摄的《轻轻摇晃》( Lilting),诠释母亲一角。这部电影,成功结合同志情感与移民故事,荣获圣丹斯电影节“世界电影评委会剧情片摄影奖”,也是波士顿、伦敦和迈阿密同志影展,还有香港、西雅图、捷克国际电影节的特选影片。郑佩佩也因为这部电影,获第17届英国独立电影奖提名最佳女主角。

今年5月,她在弟弟郑业成、小妹郑保佩,以及四个孩子的陪同下,到美国旧金山参加美亚国际电影节( CAAMFest San Francisco),接受大会颁发的终身成就奖荣耀。

她感恩地表示,当年如果没有《卧虎藏龙》,或许就没有后来得到国际认可的演出机会。可是,在美国获得终身成就奖,而不是香港,让她摸不着头绪,开玩笑道:“可能我在香港,还没有算是年纪大到可以得终身成就奖吧?”

儿子做互联网相关工作,郑佩佩的下一步,便是向互联网平台发展。“今后我走的路更广,不只是一个打女。毕竟,体力不可能像以前(年轻时)一样。体能上受限,但是知识上要有长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