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要教改?

Sin Chew Daily - Johor Edition (Day) - - 國際拼盤 -

育部又對小學教育動刀了,而此次,教育部似乎是要徹底整修一番基層教育,不過,這又會是一次的“朝令夕改"嗎?

教育是一國之本,可是,咱們的教育部大佬,卻很喜歡整修教育,尤其是每當一位新教育部長上任後,總是要先展現自己的“手勢",儼如一位大廚,先向下屬示範或引領作菜的本事。

當然,要如何作菜,就得依照大廚的口令行事,無論菜餚是否為前任留下的“傑作",都得要經過整修一番,然後,加上屬於新大廚的特色。所以,咱們的教育就形同一道七拼八湊的“羅惹"教育,苦了咱們的家長和孩子。

教育部長不須負任何責任,因為部長可能只是一個短暫任期,數月甚至一兩年之後,就調任其他部門,但是,這些留下的手尾,卻影響深遠。

教育是連貫性的,不能只整修小學教育,卻不同時修改中學及大專教育,根基教育是這麼的打下了,惟,在上了中學,又發現銜接不了,而大專教育又是諸多限制,這麼一來,整個教育體系就不能一致連貫,如此的教育改革又能真正發揮多大效用?

大馬的教育,並非只是小學階段受到詬病,包括中學及大專教育,亦是面對許

多批評之處。而大馬領導人又很喜歡到國外考察,將外國一套引進來落實,卻沒有真正考慮到是否實用,故,大馬教育不具備自身特質,許多環節幾乎就是別人的影子。 教育是百年樹人的大計,豈容如同兒戲般加以拼湊和抄襲?當一些優秀學子嶄露頭角時,並不是因為大馬教育的成功,而是學子本身的優異學習因子,再經過家庭教育及學校教育的引導與激發。一個學子的成績多麼優秀,壓根兒與大馬教育政策毫無關連,相反的,優秀學子受到教育政策的設限,經常需要面對一些莫須有的,甚至是近乎無稽之談的困擾。 教育部挺喜歡拋出“已在研究中"的說詞,好像教育政策或措施只是一種試行而已,發現碰壁了就取消或再作調整,例子比比皆是。 大佬們,就請高抬貴手,放過咱們可憐的孩子,只不過是想要好好求學、上課,又何須諸多刁難呢?祈禱,此次教改不會重蹈覆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