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水辛苦為水忙

Sin Chew Daily - Johor Edition (Day) - - 言路 -

蘭莪士毛月河近來接二連三的發生水源污染事件,造成士毛月濾水站關了一次又一次,受影響的數十萬人在短期內遭遇幾度制水的窘境,恐怕再大的氣量也按捺不住那滿腔的怒火。身處全國最先進的州屬,卻連日常生活中最重要,也最普遍的水源供應都無法正常化,這叫雪州子民情何以堪?

眾所周知,水源是人類最重要的生活條件,乾淨和充足的水供,更是人類進步的最大象徵。隨着時代的快速發展,工廠林立,河流受污染問題雖說日益嚴重,但是作為供應民眾日常水源的濾水站,水質的安全絕對需要受到嚴密的監督與管制。

水務公司在發現水源受污染後第一時間停止供水,那是無可厚非,也是必須的做法,畢竟,如果稍有遲疑,讓污染的水源流入住家,後果更不堪設想。但是,當污染問題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時,幾乎可以確定的是,當局在監督與管制水源的工作上肯定出現極大紕漏,才會讓污染問題持續發生,而及時與有效的管制方案卻遲遲不見蹤影。

士毛月河上一次出現污染問題時,雪州水務管理局用了10天時間,24小時監督才確認污染源頭來自一家位於士毛月雙溪拉讓的工廠。而最新一次的污染事件,當局指源頭來自森州汝來,懷疑是一輛運載肥皂原油的羅里發生意外後,漏油污染了汝來布亞河。乍看之下,事件似乎都是意外,但當局在監管上確實有所疏失,還是難辭其咎。

水源可以說是一個社區、一個州屬,甚至一個國家重要的命脈,沒有了水源等同於失去了維生的重要基礎。因此,傾全力保護水源的安全與質量是毋庸置疑的工作。然而,為什麼我們的水源可以輕易的被一家工廠所污染?除了這家工廠之外,我們的水源週遭到底還有多少家有能力污染水源的工廠?當局在允許工廠設立的同時,採取了什麼條例來監督?當工廠有所疏失以致污染水源時,誰該為這種疏失負起最大的責任?而除了 合法的工廠之外,水源週遭的非法工廠肯定也不少,當局的取締工作又進行到了什麼程度呢?

至於森州汝來的污染事件,當局為何沒有在羅里發生意外之後,就第一時間發現和清理污染現場,阻止污染源頭擴大,反而是等到士毛月河受污染關閉之後,才查到了這宗意外?雖然含有油漬的水樣本化驗結果還沒有出爐,但意外地區的溝渠出現不明液體卻是事實,如果可以一早處理,也不至於讓問題進一步惡化。

雪州水源污染問題日益嚴重,民眾對州政府自然怨聲載道。雪州大臣阿茲敏日前就語出驚人的表示,掌握了一些證據證明,士毛月河污染問題,可能是巫統所為,以達到破壞雪州政府的目的。此話一出,引起兩極反應,巫統方面自然是喊冤,更要阿茲敏出示證據,不要胡亂指責。

確實,如果有心的污染水源只為了謀取政治利益,那絕對是一種可恥的行為,但這麼大的一個罪名,阿茲敏更需要出示確鑿的證據來證明,而不是僅靠三言兩句來為政敵定罪,為本身的監管不力脫罪。

水源問題不應該政治化處理,因為那是關乎民生的重要課題。無論朝野,各方都必須懂得自我節制,不要利用人民的健康與安全,來達到本身的政治企圖。

保護水源的質量與安全是重要的工作,卻也是最容易被忽略與輕視的工作。當生活如水般平淡的過去時,沒有多少人會去考量水源的重要與安全;而只有在水源出現問題,水供中斷的瞬間,我們才會醒悟,這唾手可得的幸福其實不是必然。在為水辛苦為水忙的這段期間,不妨好好思考,或許這也是自然界給我們的一個嚴重警告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