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選手紓解壓力

心理治療師王涑郡:

Sin Chew Daily - Melaka Edition - - 新聞專題 -

當陳炳順與吳柳螢在里奧晉級成功,跟教練擁抱後,便走向王涑郡(左二),讓她很感動,這也是王涑郡最喜歡的一張照片。(照片由王涑郡提供)

與其他工作性質不同,長年累月地共同奮戰,把國家體育研究院的幕後團隊和運動員緊緊地捆綁在一起,一次次攜手渡過難關、攻克挑戰,進而產生的革命情感,可謂是“血脈相連",榮辱與共。

在面對強敵環伺的激烈賽場,以及職業生涯短暫,時間流逝的緊迫感,運動員的心理壓力自然超乎常人,如何替他們抒發、排解壓力和給予建議的任務就落在心理治療師的身上。

心理治療師王涑郡表示,除了心理輔導以外,有時也需要做額外的工作。

“比如還在上學的運動員,若因學業的因素間接影響到他的訓練,那我就要去了解情況,協助解決。"

她表示,在過往的奧運並沒有派心理治療師隨團,因為高水平的運動員要不已經善於處理自己的心態問題,再不然亦有相熟的心理治療師隔空協助。

٩༺ॷԪࣃЗ౪৲ᓎყ

“里約奧運是第一次派一名心理治療師隨團出征。"

她說,尋求輔導的大多數是剛進入後備隊,還有20歲左右的年輕 運動員,不過她強調,只要是運動員,壓力必定如影相隨。

“每個階段的運動員壓力是不一樣的。處於底層的年輕球員會爭取上位、成名,所以壓力來自於自己;到一線之後,壓力的形成就更複雜。"

“這源於他們已經20多或30幾歲,人生階段不同了,有家庭、收入、外界期待的壓力。"

她指出,運動員的工作性質與眾不同之處在於,他們必須在大眾的審視下有所表現,這已經是一種壓力。

ህᏳ໸ᒊԒљߕ᏾༺ၽ

於是,她會長期地給運動員做心理輔導,例如陳炳順與吳柳螢,她足足進行一年半的輔導工作,以迎戰奧運。

“其實一般上需要更長的時間去跟運動員溝通和做改變,但幸運的是我之前曾負責過羽球隊,加上有13年工作經驗,有最基礎的信任和對羽球的熟悉,因此無需從零做起。"

她說,每一對雙打球員均會有各自的問題,如同夫妻,有的人是一拍即合,可是若要長久走下去,會出現摩擦,因此如何磨合、溝通以及互相配合,需由她穿針引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