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當個好政府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場 廣 - 黃婉瑋自由撰稿人

意大利一個名叫錫耶納的古老山城,在14世紀時是共和國,那座城的中心廣場至今依然保留當時的政府辦公樓,大樓裡面有一個著名的“九人廳”,是9位公務員的辦公處。九人廳的三面牆上一共掛了4幅畫,分別取名為《好政府的寓言》、《壞政府的寓言》、《好政府的功效》和《壞政府的功效》。這四幅畫像都是出自錫耶納名畫家安布羅喬洛倫采蒂的手筆。

《好政府的寓言》與《壞政府的寓言》各以6個象徵性形象來體現兩種政府的差距。好政府就是和平、堅毅、謹慎、寬厚、節制、正義;壞政府就則是殘忍、背叛、欺騙、憤怒、分裂、戰爭。4幅畫像掛在狹長形 的九人辦公廳裡,像在提醒每一位參訪者應該好好思考好政府的內涵。有趣的是,用這12個判定政府好壞形象的標準放在現代來看,似乎有點抽像化政府的形象,在現代社會,你遇到的是不是好政府?人民對政府的內涵要求有沒有再擴展?

隨着現代化管理和科學發展,政府體制也朝向科學化的革新,越來越多的國家建立了“政府績效評價制度”以作為政府建立科學性的評價體系。通過績效評價加強達到完善化政府體制,同時也幫人民篩選出好政府與壞政府,在有民主選舉制度的國家,人民可以通過投票選出集體認同的“好政府”。

政府績效評價的對象與內容可以因國家而異,可也不外乎是以政府處事的效率與效果、廉潔度、透明度、公平與公正,以及 有沒有達到社會最大化利益的原則等等作為現代化的管理標準。

然而,誰可曾思考《好政府寓言》裡的抽像化形象是否還存在於現代政府的內涵之中?科學的績效制可以對政府具體的功能和效果做出評價,但是如果不在乎抽像的內涵,“政府”最終就只作為國家的一部機器,只有具體的分工管理體系。政府就跟人一樣,不能只有物質滿足,還必須有精神上的滿足,精神是可以塑造的人內涵與價值。最初的政府概念和內涵不是為了績效管理的目標。政府的內涵與功能是當政者身上的天枰,兩端有沒有平衡發展是衡量政府好壞的標準,而且傾斜任何一方都不是健康的現象,人民不能只期望政府發展形象而忽略處事的效率與效果,反之,也不能只顧政府的分工功能而忽略那些美好的抽像形象。

民主國家的政府推出財政預算案後,會接受和參考利益團體和各界人士提出對該預算案的訴求與建議,因為在競爭的政黨體制的執政黨需要選民手中的一票鞏固政權,但往往也會沉迷於注重討好選民多過於追求正義感,政府已經愈來愈着重於調和既得利益者與未得利益者之間的利益矛盾。好政府懂得發揮追求平衡發展和調和利益的功能,但也不應只具備這種功能,好政府還需要的是上述的內涵:和平、堅毅、謹慎、寬厚、節制、正義,雖然這些都是抽像的及難以定義的形象,甚至無法用績效制來評價。

故此,評價政府的內涵需要靠人民用心感受,因為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一把尺,可以用來衡量政府的內涵與功能有沒有保持在平衡的兩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