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團黨東渡出師不利?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場 廣 - 何俐萍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兵書有一句話,打仗得一鼓作氣,馬哈迪朝思暮想多年,終於親手終結無法東渡的魔咒。本該是夾帶來勢洶洶的懾人氣勢,但土團黨上週六在砂拉越民都魯省舉行的推展禮,先不說與會的群眾只能以稀落的淒涼場景來形容,縱觀格局缺乏氣勢可言,讓人有雷聲大雨點小的感覺。

馬哈迪曾任相22年,即為首相,又是巫統的領軍人,勢力縱橫西馬後,也在90年代趁沙巴政治陷入動盪不安之際,由安華領軍趁虛而入,替巫統鑿開了“入侵”沙巴的缺口,唯獨砂拉越一直不得其門而入,在砂拉越人眼中是引以為傲淨土的砂拉越,在509變天前,也一直是巫統垂涎欲滴的一塊肥肉。

說起來還挺諷刺,一位長輩告訴我,當年真正把“砂拉越人的砂拉越”口號發揮得淋漓盡致的正是砂拉越人對他有矛盾情意結,有“白毛”之稱的泰益瑪目。泰益瑪目穩坐首長之位33年,比馬哈迪任相22年還多了11年,泰益瑪目在位時曾豪氣說道:“有他在,絕不會有讓巫統東渡的一天”,接班者阿德南也挺直腰骨,向巫統說不!但來到阿邦佐哈里的時代卻遇上聯邦政權易手的世紀局面,面對國陣分崩瓦解,換個軀體同樣以打着捍衛土著權益旗號自居的土團黨,阿邦佐哈里無法像泰益瑪目和阿德南般,霸氣對土團黨喊一聲“不!”

當馬哈迪重登首相之位,喊話要讓土團黨在犀鳥鄉開疆闢土,阿邦佐哈里礙於砂政府必須與聯邦保持微妙的合作關係,只能極其暖昧地以“這是民主社會,不會阻止”來回應馬哈迪。

但話說土團黨既然一心想要在砂拉越的政治土地與盟黨瓜分勢力,上週六的推展禮雖請來馬哈迪親臨主持,先前號稱要發動2萬人出席以壯聲勢,但不及千人的出席率反倒予人出師不利的不祥之感。聲勢稀落的畫面更與馬哈迪所言,土團黨東征是應 砂拉越的要求,出現嚴重的違和感。

馬哈迪倒也說得坦率,東征是為了備戰最遲得在2021年舉行的砂拉越州選,在砂拉越普羅大眾捍衛本土意識更加強烈之際,砂拉越人對彷如披着巫統外衣的土團黨會否全盤接受,還難以看出端倪之際,馬哈迪恐怕還得先做到安內,才能做到攘外。

土團黨正式東渡,張健仁作為砂希盟主席率領一批人出席,但從陣容及其他成員黨表現出奇冷靜的情況來看,從行動黨、公正黨到誠信黨對土團黨欲瓜分競選席位也抱持保留,甚至抗拒的心態。土團黨的目標明顯是要鑿破砂拉越最大政黨土保黨經年累月築起的銅牆鐵壁,覬覦的是取代土保黨在砂拉越是最大政黨的地位,在盟黨之間欲爭出線就先出現內部自我競爭的局面,而要達致最後的共識,想必也難逃內部角力,甚至最後演變成公開撕破臉的局面也不會讓人感到意外。行動黨近年嘗試在土著區耕耘,此屆大選因人民求變心切外加前砂國陣出現自扯後退的鬧局,讓行動黨成功把首位比達友族戰將莫迪(瑪士加汀區國會議員)送進國會之餘,也看到在土著區紮根並非毫無希望,但土團黨來搶攤,不僅壞了行動黨的盤算,同樣也對公正黨和誠信黨構成潛在威脅。

回看土團黨本身,協助在砂拉越各地籌組支部的黨員,在土團黨在砂拉越仍處於嬰兒期竟已開始分門別派。在推展禮上無法營造強大的氣勢已是一大敗筆,全砂領導陣容至今讓人仍如霧裡看花,暴露它缺乏有氣魄的領導人,更沒有核心的團隊在支撐。這顯見號稱有逾萬人加入土團黨,這當中投機分子多於真正想要為土保黨在砂拉越幹出一番大事業的有志之士。

推展禮當天,民都魯街道,尤其是馬哈迪從機場往酒店方向的路段出現不少高掛不歡迎土團黨東渡砂拉越的橫幅,而且還是拆了又掛。敢公然挑戰絕不是一般的市井小民,但俗話說,畫公仔何須畫出腸!有心人明擺是要向土團黨來個下馬威,但真正的競爭不是耍小動作或使暗招,面對希盟放眼奪下來屆州選的執政權,高舉捍衛本土意識的政黨,只有挺起胸膛正面迎戰,自強並設法把對手遠拋落在後頭,是唯一可走的路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