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請許裕全幫我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星期六 -

知不覺,“心靈寫作班”運作了超過半年。在這裡活動的,大部份都是熱愛寫作的朋友 了。

在星洲副刊以來,推動過幾項與寫作有關的活動,花蹤文學獎自然是其一,就我個人而言,這是個“高階梯、高門檻的文學獎”,一般人對其是可望而不可及。但文學是必須有其極致,這樣的文學獎能催生精致的作品來。它在馬華文學圈子,甚至世界華文文學圈子裡都是一個重要的文學獎。

後來另在【星雲】版設立了星雲文學獎。如果說花蹤文學獎是報館要辦的文學獎,那星雲文學獎是我在副刊為推動生活文學而設的小小文學獎了。這個小文學獎是往“生活文學”走去,是鼓勵全民寫作;它不講求文學性,但強調生活性,但凡生活裡值得寫下來,哪管文筆一般,也在歡迎之列。

星雲文學獎辦了幾屆,也邀馬來西亞佛光山參與;第三屆後就把主導權交給他們。(這是我自己的習慣,把一個活動辦起來了,或者做了兩三屆,有一個模式出現了,那誰有興趣就把它交給誰了。唯有這樣,我自己才有時間去開拓新的東西。)

去年,有感於網絡亂象,文字被用來做攻擊的工具,覺得很難過,再加上希望寫作者除了在日常生活中找靈感尋題材之外,也應該往心靈層面去,便再興起想在副刊發起“心靈寫作班”,希望透過這個寫作班鼓勵習慣在網絡寫文章的寫手,用心靈文字淨化閱讀空間,讓馬來西亞社會多些溫情,少些暴戾。

和星雲文學獎不同的是,“心靈寫作班”沒有競賽模式,它只是尋求沁人心脾的心靈文章。我們也在〈活力副刊〉每個月安排一或兩期的全版,刊登一些被挑選出來值得讓更多人閱讀的文字。

不知不覺,這個寫作班也經營超過半年了,是時候也找人來分擔或共同進行工作了。2019年,我請許裕全幫忙,由他擔任“心靈寫作班”的指導老師,對一些文章給予點評。

喜歡寫作的朋友,應不會對這位馬華文壇的“十項全能得獎哥”陌生。我還是掛着主持人的身分,主要是安排稿件見報或發佈到有數百萬人閱讀的《星洲網》;具體指點和點評文章的任務會由裕全擔任。

這是2019年“心靈寫作班”的新元素,希望大家繼續努力,寫着寫着,就寫出很多支生花妙筆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