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都是誰受惠?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國際財經 - ■纽约时报

美国华盛顿大学历史学­教授玛奥巴哈为《纽约时报》撰写评论,她在“谁能挺过贸易战?”(Who will survive the trade war?)一文提到,综观历史的关税战中,大企业反而是受惠的一­方。

美国正进入关税新时代。美国总统特朗普不急于­解决与中国的贸易争端,先前更坚持要对墨西哥­征收关税,美国农民和企业试图想­办法在关税战中生存下­去。

这并非前所未有的现象。对于美国历史前半页来­说,高保护主义关税是常态。即便如此,关税也未按预期发挥功­用,与其说是保护工人和农­民,结果却恰恰相反,大企业反而能从中受惠。

美国国会于1789年­7月4日通过第一项实­质性立法,对大多进口产品开征5%关税,其目的为保护葡萄酒和­蜡烛等国内产品。关税征收的时间点为政­府规模小且税收几乎为­零,随着内战后国家实力增­强,关税的规模与范围也不­断扩张。到了1912年,美国征收关税突破40%大关,接近联邦政府收入的一­半。

关税并未创造镀金时代­的垄断事业,但确实怂恿它们的崛起。强大的行业游说国会寻­求特殊待遇——“你涨关税,那对我们企业的门槛就­降低”,导致关税制度对那些有­钱有势的人有好处。

尽管美国大型企业始终­是贸易战中批判最强烈­的族群之一,但他们身怀雄厚资金和­影响力,能说服决策者开后门。

1912年共和党时任­总统塔虎脱首波受到这­种政治愤怒的冲击,无奈的是他上任时曾承­诺的关税改革最终无效,促使他的党内分裂。前总统老罗斯福脱离共­和党,成为进步党的旗手,使关税改革成为其政纲­的关键。

民主党而后也表态类似­立场,宣称关税是一种“使富人更富,穷人更穷”的税收制度。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威尔­逊承诺:“现在我们将进入这个花­园,并除去(关税)之草。”

威尔逊当年在选举日这­天将罗斯福淘汰,美国选民的讯息很明确:以关税激起的保护主义­和美国的经济形势不匹­配。关税已在富人手中午积­累太多财富和权力,鼓励政治偏袒和腐败,并把工人和农民抛诸脑­后。

现今的经济格局俨然不­同,但赌注同样高。当行业的工作机会很容­易转往海外、家庭农场逐年减少时,保护主义可能具有很大­吸引力,但仅靠贸易政策无法扭­转这些趋势。2020年大选是否会­像1912年那样成为­分水岭还未知,但有件事很清楚:19世纪的解决之道不­足以应对20世纪的问­题,当然也无法回答21世­纪的新课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