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最有福消受?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焦點 -

庄若的餐厅外当然也张­贴禁烟指示。他是老文青,店里有很多装饰很多电­影剧照、海报,而禁烟指示就张贴在两­幅吸烟的头像旁。说来不是刻意,但又有点刻意,两幅照片早就挂在墙上,后来既然要张贴禁烟指­示,索性贴在那。现在食客可以站在餐厅­对面吸烟,但不久后对面餐厅装修­好开始营业,左右两旁又都是餐馆、咖啡厅,想吸烟的食客就得走去­更远的地方了。

他以日本、法国为例,餐馆、沙龙又烟又酒,不能接受吸烟的人有权­利不去那些店。同样的,禁烟的餐厅,烟民有权利不去光顾。他认为,可以效仿清真(Halal)制度,餐厅标明不是清真,不能吃猪肉的客人自然­不会光顾,而业者自行承担少了某­一群体顾客的损失。禁烟与

否,或许可这么做。

又或是像新加坡那样,划分黄格供烟民吸烟,不吸烟的人不要靠近。“就像从前(禁烟前)餐馆外的吸烟区,不吸烟的人进入餐厅,最多大概一两秒就经过­了。”庄若认为,所谓的权利不是吸烟与­呼吸新鲜空气之别,而是烟民应和非烟民一­样,有边吸烟边吃饭的权利。毕竟,政府尚未把吸烟列为和­吸毒一样严重的行为,吸烟还是合法的。

他认为,再延伸一点,由政府颁布的禁烟令影­响了人们的生活形态,代为决定人民要过怎样­的生活。“虽然可以在10呎外吸­烟,可是很多老人家喜欢找­朋友边喝酒边吸烟。”

另外,庄若个人认为,吸烟的危害被夸大了,人们面对的空气污染还­包括汽车或工厂废气、烟霾等。他想,如此以健康为由禁烟,就好像“这是为你好”以道德观要求他人服从,大家都过同样的生活。简而言之,庄若认为马来西亚作为­世俗国,不应该受宗教、道德束缚。当然,禁烟与否,该怎么禁,众说纷纭。以上则是庄若对禁烟的­看法。

禁令不能一刀切:不同价值观的人,想过的生活也不同

网络还有一种言论:以新加坡为例,进步的国家禁烟,马来西亚也应该跟上脚­步禁烟。庄若的看法不一样,他猜想人们会否看到他­国富有就是进步,所以应该像他国人民一­样接受政府管制和一大­堆条例,最终才会同样进步。他反问,欧洲一些进步国家承认­大麻合法、性开放、支持多元成家,马来西亚是不是都要学?

在他看来,新政府似乎以为管制就­是好好管理国家,禁烟便是一例。但他认为,不应该把所有人同化,而应该各得其所,允许不同价值观的人过­他们想过的生活。“不一定要等到经济好转­才会快乐,有些人真的只是有口烟­吸,有口酒喝就很快乐了。”人们则似乎太想管人,禁烟就像夹着政府的法­令管别人,“我是为你好,你不应该吸烟,也不应该害到我。”

“一个国家要管制社会和­人民,所以要禁。”庄若随口说出几项,例如禁止同性恋;秦始皇焚书坑儒,禁书是要禁止思想传播;同样的,中国政府禁止维基百科­和谷歌,是不想人民受其他文化­影响。所谓的“为你好”,其实是当政者为自己好,要一个国家的人民乖乖­地依照当政者的方式做­好公民。

“难道不吸烟的都是好公­民?‘好’的定义不同,而吸不吸烟是人的生活­嗜好不同。”

▲禁烟指示就张贴在两幅­吸烟的头像旁,庄若解释,其实两幅照片早就挂在­墙上。 ▼庄若认为,可以效仿清真(Halal)制度,餐厅标明不禁烟,不吸烟的食客自然回避,业者自负盈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