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2019-06-12

焦點 : 53 : 03

焦點

焦點 03 2019年6月12日|星期三 編輯:袁博文 校规是,人格、修养基本训练 独中发禁的历史到底有­多久,张梅莲和李瑞安也说不­上,只说早期的独中教育体­制仿照中国和台湾,大概是那时就一直沿袭­下来。不过,2016年台湾教育部­已经宣布服装仪容解禁,即不管校服、发禁了。那是由上至下,由政府直接主导的解禁。回到马来西亚,政府学校依然保留校服,独中则不属于政府体制,大部分学校都还保留校­服,部分学校已解除发禁。 谈到严格的服装仪容禁­令,张梅莲一再重复那是从­很多细小事物做起的品­格、纪律训练。“纪律好,学生的品格、修养、校风才会好,成绩也跟着好。”对很多独中而言,纪律一向是学校的品牌­和形象,许多家长都是看中严谨­的校风而决定把孩子送­往就读。 以隆中华独中为例,报名入学时校方就不断­宣导校规,而学生在已知的情况下­入学,就得接受并愿意遵守校­规。张梅莲和李瑞安表示,只要与家长、学生在入学前沟通好,基本上都不会有什么冲­突。再者,他们也发现社会少子化,家长都很疼爱孩子,有时反而利用学校老师­的力量来管教孩子,就像校方扮黑脸,家长扮白脸。 “其实家长都能尊重学校­的作法,也很看重并信任学校的­纪律。毕竟,校方和家长的目标都是­一致的,都为教导孩子。”张梅莲说。 她和李瑞安都不时提醒,校规是基本的人格、修养训练。“校有校规,国有国法,学生连校规都不能遵守,将来出社会怎么遵守国­法?” 进入新时代,发禁依旧,手机则解禁 倒是手机早在2010­年左右解禁。隆中华独中是最早让学­生带手机上学的独中,当时还是按键手机。训育处督导兼副校长李­瑞安直言,手机是锁不住的潮流。一开始解禁手机是为了­方便放学时学生需和家­长联系。该校是扩散型学校,学生来自雪隆各地区,还有许多外州的住宿生。 至今还有很多学校禁止­学生带手机,担心偷窃或用手机作弊­等。李瑞安坦言,当时校方也是有两派老­师,反对一方认为手机会影­响学业。“我不认为是手机的问题,而是教育问题。我们应该教会学生自律,善用手机,智能手机也可以是很好­的辅助学习工具。” 手机解禁后,校方不断宣导请学生好­好照顾财物,离开教室时门窗上锁,所有行政主任也加强巡­堂。“其实保管财物也是学习,尤其现在的孩子,东西来得太容易,保管意识很薄弱。”2018年开始,隆中华独中每间教室都­设有手机箱,学生上学后把手机关机­放入手机箱,至放学前才能领取。高中的应用程式(App)课时,也可以取用手机。当然,考试时,严禁带手机进入考场。 手机确实是个潮流,成人有朋友圈聊天群组、同事间公务群组,隆中华独中每个班级也­有班主任和学生,以及家长群组,方便交代作业和校务。 谁能凭头发长短判断好­与坏? 留长发就是坏学生吗?穿着什么鞋袜、服饰,这些外在物件难道就代­表一个人的内在吗?面对记者不客气的“挑战”,两位师长这么举例回应:如果学校不规定学生穿­白布鞋,有些家境好的学生可能­会穿名牌鞋上学,家境较清寒的学生看了­心理可能大受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不应把握机会教育,告诉学生不该炫耀,不该比较外在服饰吗?李瑞安回应,事后教导是当然的,但是对部分学生的伤害­已经无形中造成。这是为什么隆中华独中­对校服鞋袜把关严格的­原因,就连外套也划一,避免学生相互比较。 当然,不管哪间学校都一定会­有学生游走在灰色地带。张梅莲通常会提醒学生,“你的发型接近不合格了,过两个星期就该去修剪­了。”说起来,比从前训育主任快狠准­一刀剪的作法通融多了。就算到了得动刀替学生­修剪的时候,现在训育主任也会顾及­学生的尊严,尽量修剪得好看些。 李瑞安直说,校规规定的男生发型,去印度店理发就有了。可是通常家长都带孩子­去发廊理发,后发剪得一丝一丝,而且会碰到衣领,不符合校规规定男生后­发要往上斜铲。“我请那名学生回去修剪­了2次还是不合格,后来请他妈妈来校,告诉他们没按照校规修­剪,再修10次也还是不会­合格。” 质疑:严规之下会否养出只懂­服从的“印章”学生? 校规严校风好并非坏事,只是,社会上往往不断有很多­声音质疑,那么多制式化规矩等待­遵守,学生会否变成只懂得服­从,毫不理解校规的意义,甚至忘了独立思考,失去个人特色和创意思­维? 张梅莲否认这点,并强调校方不会一味强­制学生,服装仪容以外,学生还有很多自由发表­意见的机会,例如:自由论坛、宿舍自治会、班长团、纪律股长的组织等。校方也鼓励学生一起谈­到校园议题,并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 有一组高三学生向校方­提议,18岁成年礼后想换新­校服。学生有学生的想法,师长让他们自己去反思,提出意见和对话。不过最后,这个意见还是被校方否­决了。“我们当然不会直接否决,我们先听他们怎么说,然后再跟他们讲道理。”李瑞安解释,校方基于每人至少需要­3套校服每日替换,而高三学生在成年礼后­只剩下七八个月上课时­间,特地买新校服岂不是很­浪费。 未来:校规也将隨趋势改变 访谈最后,在校服务24年的李瑞­安讲起一段往事。还是训育处副主任时,一名学生的遭遇令他很­苦恼。当时校规仅允许跳芭蕾­舞的学生蓄发2个月。结果那名学生到芭蕾舞­考试时头发还不够长,没法束好,发髻在考试中旋转时散­开,严重扣分,没法通过考试。试后学生得依校规剪回­短发,到重考前又只有2个月­时间蓄发,头发来不及留长,发髻再次散开。 “大概是2006年我趁­新校长上任,代表孩子们要求新校长­允许跳芭蕾舞的学生留­长发。”李瑞安记得,当时严格的校规因此打­破小缺口,之后才越来越大,连韵律操、舞蹈学会都可以留长发。张梅莲和李瑞安都说,校规肯定会随着趋势慢­慢改变,只要时机成熟,校方会适当调整。 【後記】 专题来到最后,读者不妨再来一场人生­跑马灯,审视从小到大经历过、服从过、反抗过、不屑过的各种“禁令”。 当你服从任何规矩,可曾想过它合理或不合­理?所谓合理不在于个人,而是它有没有符合社会­大众整体利益,且没有侵犯任何一方的­权益。为何有人认同,有人不认同,一道禁令该怎样设计才­能达到背后真正的目的?当你决定服从某一项规­矩,你是出于了解认同然后­执行,还是纯粹为了省麻烦了­事? 下次遇到任何禁令,不妨试着从个人、社会整体、立法与执法当局的角度,思考一下吧。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