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美關係需要更多的思考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Evening) - - - 黃婉瑋自由撰稿人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會面已定在6月12日,地點就在馬來西亞的鄰國——新加坡,離我們那麼的近,也算是可以近距離觀察這場世紀性的會面。新加坡此前已為海峽兩岸舉辦了“汪辜會談”和“習馬會” ,這一次重新又擔起牽線的角色,為新加坡爭取在國際關係上的特殊作用,可以說延續了李光耀對新加坡的心願。新加坡成為見證朝美和解的見證地,對於東南亞地區也別具意義,也證實東南亞國家的中立不結盟外交原則,確實可以在國際社會立下一些定位,一些國家,好比新加坡,適合扮演調解的角色。

新加坡擔當牽線者的特質早在舉辦“習馬會”的時候已經被國際社會看出來了,而這一次成為朝美的談判地點,除了因為新加坡是中立國家之外,也同時跟朝鮮與美國有不錯的互動,再來就是國內的治安、經濟、社會穩定,都成為這一次被選上的重要因素。然而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新加坡願意為朝美兩國的和解做牽線,但成不成功,還得視金正恩與特朗普這兩位不按牌理的領導人能不能各退讓一步,互留一點信任感,才可能有機會聚一起談判,因為朝鮮方面最近又放話可能不會出席“金特會”。

朝鮮的言論當然再度讓國際社會震驚,從一開始,觀察家提醒國際社會,朝鮮過去有出爾反爾的記錄,而今朝鮮的反應又再次抓緊了國際社會的神經線,尤其是最期待 朝鮮半島實現無核化的韓國,正為此擦冷汗。

不過,從朝鮮與美國最近隔空的對話來看,其實問題出在了雙方對和談的期待有所不同,朝鮮和美國正在斟酌於“先棄核”還是“先和談”的問題上,主要是美國有專家提出意見,要求朝鮮不只是口頭上答應放棄核計劃,還必須有具體的行動,例如把核武器運到第三國家銷毀,而當朝鮮有這些具體的計劃和行動時,美國才會對其取消經濟制裁,並建立雙方正常化的雙邊關係。相反的,朝鮮擔心遵照美國的要求,就會遭遇到跟利比亞棄核之後一樣的下場,即國家出現政權更替。

這一場“金特會”充滿着變數,身為旁觀者,能做的只是思考為什麼朝美兩國建交會如此困難。筆者的思考之一是如果說朝鮮研發核武器的最大目的也是為了逼美國展開對話,而今眼看朝美對話快要實現,那麼這一切究竟是朝鮮的逼談見效了,抑或是美國對朝鮮的長期經濟制裁見效了呢?如果國際社會都認同美國的話,那麼今後會否鼓勵美國用同樣手法對待其他核研發的國家。思考之二則是朝美雙方今後要以什麼作為建立互信的基礎?處在半個世紀的敵對狀態之後,朝美雙方一下子要提升到互信的程度,一定會感到無所適從,否則“金特會”也不會好事多磨了。若論建立信任感的基礎,想必就是建立經濟相互依賴關係,而美國從來沒有否認過這一點,只要朝鮮棄核後,美國必會對其進行經濟補償,這包含了美國企業到朝鮮投資提升經濟繁榮的意思。

朝美雙方舉行“金特會”的意義在於朝鮮半島實現無核化,不過,真正的和平狀態須有長期與完整的對話機制,故此,一次的會面不代表一勞永逸,朝美關係將來需要更多的角度和空間去思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