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馬哈迪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Evening) - - 廣場 - 林瑞源副執行總編輯sglim@sinchew.com.my(逢周二、六見報)

第14屆大選了結了馬哈迪、安華及納吉20年的恩怨,敦馬與安華以改革者的身分重返權力核心,而納吉相信將淪為階下囚。

大選前,一些人對馬哈迪成為替代首相很有戒心,國陣甚至指敦馬一旦任相將把相位交給兒子、不會向國家元首請求特赦安華,以及將以救世主身分重返巫統。

這些“預言”都沒有成真,因為慕克力已就任吉打大臣,沒有參與聯邦政府;敦馬也遵守承諾,完成了全面特赦安華的程序,安華更加入了希盟領導核心。

如果敦馬有意重返巫統,他不會強化希盟的領導架構,擴大主席理事會,況且巫統短期內已難以翻身。

若他與希盟合作的唯一目的是要推 翻納吉,為何他還要成立體制改革委員會,糾正被侵蝕的三權分立制,及恢復國家機構的獨立性?

各領域的專才及德高望重者不是傻瓜,他們是感受到希盟新政府的誠意,才挺身而出參與改革國家的行列。

敦馬上任一個星期,盡心竭力收拾前朝政府留下的爛攤子,是真正想為國家和人民做事,否則以他的高齡,他不會不愛惜自己的身體。敦馬夫人茜蒂哈斯瑪就擔憂丈夫睡眠不足,因為他犧牲睡眠時間閱讀大量的政府文件。“有一晚,他看了200多份文件直到清晨4時、5時。早上7時,他已經坐在辦公室。”

我曾經採訪過敦馬的新聞,他不像是20年前的他。這次拜相,他展現出鞠躬盡瘁的精神,能夠接受批評,主動聽取建議;或許他已看透了政治變化及人 生,希望能夠在有生之年,為國家和人民留下政治遺產。人生在不同的階段,追求的東西會有所不同。我們不知道他是否後悔當年對體制的破壞,但他目前是在致力糾正納吉犯下的錯誤。

不過,任何改革都不應操之過急,必須遵循法則,以免適得其反。

雖然馬哈迪行動快速,帶來天翻地覆的改變,包括禁止納吉夫婦出國、總檢察長阿班迪被令休假、反貪污委員會主席祖基菲里辭職、財政部秘書長依爾旺被調職,但至今沒有人被捕及未審先扣,先搜集證據,包括現金、金條、珠寶、名錶及名貴包包,過後才提控是正確的做法。

另外,必須修復的是政府機構不專業的辦事手法,譬如,社團註冊局選前和選後對希盟的態度有天淵之別;高 官見風使舵是公共領域的陋習,必須革除。

敦馬的雷霆行動能夠恢復國人對體制的信心,包括把以前濫用權力的舞弊行徑攤開在陽光底下,以法治國,可讓國家回到正軌;開除1萬7000名合約公務員、把多餘公務員轉移私人界將節省政府開支;解決一馬公司問題,也減輕國家債務,因為該公司債務高達422億令吉,24年才能還清。

當民眾和市場逐漸恢復信心,即使政府沒有推出刺激經濟方案,也能夠提振情緒,特別是6%消費稅將降至0%。經濟繁榮,就能夠增加國庫收入,遏止赤字上升。

不過,儘管馬哈迪改革心切,也不應兼任教育部長,因為人的精力畢竟有限。他可以通過內閣制定“教改方 案”,交給年輕的希盟領袖或教育專家去執行,他必須專注於體制和經濟的改革,遏制貪污和濫權。

不明朗的時刻已經過去,希盟的接班程序已定。在經歷那麼多事端後,相信敦馬與安華的關係會變好,因為心態和環境已不同。安華已表明會鼎力支持希盟新政府,不會催促馬哈迪交棒,互信和耐心是希盟穩定的關鍵。

內閣組成,新政府將正式治理國家,若希盟堅守原則,再加上民眾的監督,國家的未來是光明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