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寫遺囑以身試藥

解放軍“藥物”研究所超級神秘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Evening) - - 國際拼盤 -

(北京18日綜合電)中國有一個單位超級神秘,不為世人所知,但遇上國家級重大疫情防控的關鍵時刻,這個單位經常扮演關鍵角色。這個有着防護尖兵、防疫鐵軍美譽的,就是“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中的“某藥物研究所”。

這個“某藥物研究所”坐落在北京市海淀區,即使現在已經是個資訊時代,這個藥物研究所組建了一甲子,卻很少出現在公眾視野中。它建於1958年,主要擔負戰場損傷醫學防護、特需藥品及重大疾病防治藥物研究任務,在防疫、防護上有赫赫戰功。

初期軟硬體都沒有

60年裡,這個研究所在看不見硝煙的戰場上,攻克技術難關,包括2004年H5N1禽流感疫情蔓延,危機時刻,這些科研人員達成當年50萬人份的藥品儲備任務;2009年,H1N1再次來襲時,團隊提高藥品產能30倍,僅用135天就完成2600萬人份的儲備任務,為中國節約採購經費270億元人民幣。

中共建政初期,為解決軍隊複雜戰場環境下的醫學防護問題,1958年這個神秘的藥物研究所前身在北京正式成 立。研究所成立之初,一無經驗可循,二無設備可用。據當時的科研人員回憶,所裡連台像樣的儀器都沒有,有的只是幾個手提秤、鬧鐘和一些瓶瓶罐罐。

上山下海找藥源

但當時外國對技術嚴密封鎖,科研人員只能從公開文獻中尋找蛛絲馬跡;缺乏實驗器材,就自己畫圖,加班做出特種通風櫥、液體自動分流裝置等一個個實驗器械。

要有效防護和治療,關鍵在藥物。為尋找藥源,他們上高山、下海島,甚至深入無人區,蒐集各種藥方和中草藥5000餘種。實驗藥效離不開動物實驗,由於科研條件有限,這群知識分子不得不到外地養狗、訓狗,即使被狗咬傷了訓練也不能停下來。

此外,新藥研製出來以後,為了檢驗效果,許多老一輩的科研人員偷偷以身試藥,然後將服藥記錄和事先寫好的遺囑一起交給課題負責人。可說是用生命換來的成果。

近5年來成果累累

最終,以該所40多項尖端科研成果作為重要部分的研究項目,獲得大陸 醫藥衛生領域首個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近5年來,這個藥物研究所獲得各類臨床批件、新藥證書28個,專利授權154項,國家科技進步一、二等獎等高等級科技成果9項,成果纍纍。

為了打造這支陣容強大的人才隊伍,科研人員不僅研究,更要引才、育才、用才、留才。

1998年因為發展了篩選藥物的新算法,剛從國外留學歸來的李松聲名鵲起,成為各大醫藥研製機構的延攬對象。為了留住這個難得的人才,李松的博士後指導老師、研究員焦克芳不但力薦他接替自己擔任課題組長,而且提出立即退休,讓李松擁有完全的科研自主權。

這一退一留,留下了日後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的李松,更留下了視才如寶的佳話。

研究所先後推出“人才港計劃”和“青年人才培養計劃”,遴選有潛力、有能力、有擔當的年輕人才,給予每人將近1000萬元人民幣的經費,讓他們在科研一線獨當一面,迅速成長。

解放軍軍事醫學研究院研究所的科研人員正在開展微生物發酵實驗。(互聯網照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