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應如何評判崛起的中國?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Evening) - - 綜合財經 -

美國和歐洲為主導的當今發達國家在全球經濟中佔據優勢份額。按市場價格計算,發達國家佔全球14%的人口貢獻了全球產出的60%,按購買力平價計算這一數字為41%。

這種局面將不會持續:近在1990年,按市場價格和按購買力平價計算,發達國家在全球產出中的佔比還分別為78%和64%。西方必須接受自身相對衰落,或者發動一場極不道德且可能帶來毀滅的鬥爭來阻止這一趨勢。這是我們這個時代最重要的現實。

因此,西方人首先需要考慮崛起大國中的人們如何看待這個世界。尤其是中國很可能將崛起為遙遙領先的全球最大經濟體。我們需要評估和評判中國領導者的看法。兩周前,我寫下了在北京一場高級別會議上的所見所聞。現在,我將在相同的小標題下對我所聽到的觀點進行評判。

以中需要強大的中央統治

一個值得注意的事實是,參與現場對話的人認為,中國的政治穩定是脆弱的。歷史表明他們的看法沒錯。過去的兩個世紀見證了許多人禍——從19世紀的“太平天國運動”到上世紀的“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

因此,很容易理解為什麼中國精英似乎深信,共產黨的革新(在習近平的控制下)是絕對必要的。我們一定還記得,中國如今正在經歷的這種現代化和城市化的巨變,在19世紀和20世紀初使歐洲 陷入了動蕩。

然而,眼下的控制收緊可能會令經濟脫軌,或者在一個人民受教育、互聯互通和富裕程度日益提高的國家引發政治爆炸。中國希望成為一個巨型的新加坡。能實現嗎?

西方模式已名譽掃地

中國精英說的沒錯:唉,它們已經名譽掃地。其他人過去的主流觀點是,西方信奉干涉主義,自私且虛偽,但是有能力。在金融危機和民粹主義抬頭後,西方維持其經濟和政治體系良好運轉的能力受到了質疑。對那些篤信民主和市場經濟是個人自由的表現的人而言,這些失敗令人痛苦。解決這些問題只能通過改革。遺憾的是,西方所做的只是徒勞地發出憤怒。

中國不想主宰世界

在這一點上,我們可以表示懷疑。中國將首次成為全球文明中的一大強國。像之前的所有強國一樣,中國肯定將希望根據自己的喜好安排全球秩序和其他國家(以及私人組織)的行為。中國還有很多鄰國,其中許多都已經與美國結盟。中國已在設法擴大自身的影響力,尤其是在南中國海。它還試 圖影響海外人士(尤其是中國留學生)的行為。這一切都是中國實力在海外不可避免的延伸。

中國正受到美國攻擊

中國精英說的沒錯,美國人越來越把中國視為對手,甚至一大威脅。反過來,美國人認為中國正在通過擴充軍力和削弱其盟友(特別是日本)來攻擊自己。

實際上,權力必然是一場零和遊戲。無論中國的意圖如何,中國實力的崛起都將被美國視為威脅。

此外,許多美國人、甚至許多西方人,並不真正接受中方在西藏和台灣問題上的立場,對中國的意圖持懷疑態度,嫉妒中國的成功。這種相互不信任會導致現有大國和崛起大國之間相互猜疑的所謂“修昔底德陷阱”。

美方貿易談判目標令中方費解

中國是對的:美方的目標是荒謬的。但其中包括真正重要的問題,尤其是知識產權。

中國將挺過這些攻擊

這幾乎是肯定的。除非美國背棄所有承諾並尋 求對中國實施經濟禁運,否則,目前的摩擦不會阻止中國的進步,儘管可能會使之放緩。對中國更大的威脅在於國內對更加敵對的外部環境的反應。中國可能的反應將是更加收緊政治和經濟控制,而非向更以市場為導向、更以私營部門為主導和更以消費為驅動的經濟進行必要的轉變。

今年將是充滿考驗的一年

是的。實際上,整個世紀都將充滿考驗。對西方而言,應該採取的正確看法是,中國確實是一個重要的競爭對手。中國的崛起將給西方、尤其是美國造成許多兩難。但中國也是確保世界合理合作、穩定、繁榮、和平的不可或缺的夥伴。

西方需要更加深入地思考這樣一個世界該如何運轉。美國政府的看法——只需美國單方面行使權力就夠了——將落空。它不可能以這種方式管理全球公共事務,這也不是特朗普政府關心的。它也不會實現穩定:如果懷疑這一點,應該看看中東在經歷無休止的外部干預後變成了什麼樣子。

西方人必須意識到,我們最大的敵人已經變成我們在管理自己國家方面的無能。與此同時,一個相互依存的世界的未來只能建立在相互尊重和多邊合作的基礎上。這並不意味着承認中國的每項要求都合理。遠非如此。有原則的抵制是必要的。但我們正從一個西方主導的過去走向一個後西方的未來。我們必須充分利用這一過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