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曆書的文化價值決定它能走多遠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Evening) - - - 《亞洲周刊》副總編輯

都說“日月如梭”,2018年快過去了,很多朋友已開始挑選新年日曆了。年年重複,年初躊躇滿志,年末一事無成。但這並不影響自己在年末懷着好心情,再去挑選一本合心意的新日曆書,因為有了它,就似乎懷了新年新希望。

掛曆的雛形是一種“討債本”。據說,古羅馬時代有一種專門從事放債業務的人,按月收取債戶利息。他們將何月何日何人該還的債和該付的息都記在本子上,以月為單位,按日期排列,附有記事欄,其記事方法簡明,“討債本”也逐漸演變為當今的掛曆。掛曆由皇曆、日曆、年畫逐步演變而來,是曆書與年畫相結合的藝術品。史料記載,香港英商太古洋行第二任華人買辦莫藻泉上任後,興建一家糖廠,1884年他推出一種類似海報廣告式的“月份牌”,用以宣傳太古糖廠的產品。凡購買太古糖者,贈送一幅“月份牌”。後來,諸多廠商競相印製免費贈送“月份牌”。隨着歲月推進,“討債本”和“月份牌”逐漸融合而演變成當今的掛曆。

這幾年,網紅日曆層出不窮,個個高顏值而有內涵,讓讀者愛不釋手。不知何時起,檯曆這種過時的小玩意兒,變身為特色文創產品,重歸觀眾視野。每天起床撕一頁檯曆,迎接新一天,這感覺不錯。並且,檯曆特別適合作為擺拍道具出現在任何地方。在電子日曆更方便的今天,桌面檯曆就是取悅自己。如果買的是物種日曆 ,完全是因為喜歡博物學,在累成狗的 時刻,抬頭看見一隻動物或一種植物的圖片,會心一笑。這不是功能完備超級方便的電子日曆所能帶來的。日曆書相比手機上的APP,好處在於只要把它放在顯眼處,總是可以看到的,勾勾畫畫相當方便。

裝幀精美的插畫,餘味悠長的的古詩詞,貼近生活的科學知識……年末書市,日曆書成為“網紅”,市場上日曆書已近百種。出版社、新媒體、文化機構紛紛參與策劃和出版。2015年市面上共出版16種日曆書,2016年增加到51種, 2017年則增加到近百種。截至目前,市面上已有60餘種2019年日曆書,從數量和種類上與往年相比似乎有所下降,但各家出版機構在日曆書“個性化”路上,頗花心思。

上海辭書出版社推出的《民俗掌故日曆2019》讓人眼前一亮。365天頁頁翻過,那些源自民間的中華文明的細枝末節一一展現:歲時令節、衣冠服飾、飲料食品、器用雜物、遊戲娛樂等。日曆書的定位已從標記時間、記事本等功能性產品向禮品或文化產品靠攏,不同風格對應不同的受眾群體,成為一種文化符號。一些出版機構將日曆書做成腦洞大開的文創產品。中國傳統文化要走精品化、大眾化的普及之路,日曆書無疑是頗佳載體。果殼網推出的《物種日曆》主打科普風,介紹365種常見的動植物,每個頁面有一個二維碼,對應一篇自然科普短文,儼然是一本小型百科全書。日曆書售價普遍在60元至150元人民幣之間,遠高於傳統日曆,但沒有弱化人們購買欲。

目之所及,日曆書已涵蓋人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重養生的有健康日曆書;要高考的有高考日曆書;喜歡旅遊的旅友有旅行日曆書……不同定位,使不同需求的讀者都能“有曆可翻,有曆可讀”。一種日曆書背後的IP能量是它的文化價值,文化價值的高低決定它究竟能“走”多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