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集會之後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Evening) - - 廣場 - 《非常常識》周三、五見報《星期天拿鐵》周日見報

從中央藝術坊到獨立廣場,萬頭攢動,擠滿反對ICERD的人潮;而隔了一條大馬路的茨廠街,大部分的商店都關起門來,行人寥落。

同一個吉隆坡市中心,兩個不同的景象;同一個馬來西亞,彷彿兩個世界。

阿末扎希和哈迪阿旺可以驕傲的宣佈,他們達到了目的,馬來穆斯林團結起來了。

盡管這是一次帶有種族和宗教色彩的集會,也在於配合巫統和伊斯蘭黨政治議程,然而,它成功觸動眾多馬來穆斯林的感情。

實際上,有沒有簽署ICERD已經不是重點,ICERD早已胎死腹中,連希盟都已經嫌棄它,遺棄它。

只是,ICERD成為一條引線,用 它來點燃馬來社會在第14屆大選之後的不滿和危機感,尋求確定這個族群在這片土地的主導地位。

在ICERD背後,也是右派保守馬來穆斯林對希盟政府的反彈。雖然希盟贏了大選,但是,它在馬來社會還是少數,支持率在17%到25%之間。

馬來社會的主流意識形態,依然是由巫統的種族主義,以及伊斯蘭黨的宗教主義所操控。

當獨立廣場附近的道路都被人潮泛濫之後,人數已經只是一個抽象數字,巫統和伊黨可以聲稱它代表馬來穆斯林的力量,日後掌握了馬來話語權。

巫統、伊黨和馬來非政府組織嘗到甜頭之後,將會更加利用群眾壓力,包括街頭力量,來突出它們的主導能力,以及動搖希盟的執政基礎。

對於非馬來社會,反ICERD大集會帶來的是疑惑,無奈,以及自我逃避的否定。

很多華人的網絡談話,對大集會還充斥着膚淺的訕笑,暴力的語言攻擊,乃至於盲目的否定。他們無法想像如此的集會為何會出現人潮,還堅持照片和影片都是假造的。

大選的結果,讓大家一直處在感覺良好之中,以為希盟上台之後,大馬的問題,從貪污,種族問題到宗教神權主義,都在一夜之間消失,從此大家生活在美好的童話王國。

實際上,他們是活在自己建構的世界裡,不知道暗流洶湧,危機四伏。

所謂的“新馬來西亞”,只是一種想像和憧憬,而不是真實,族群之間的理念差距,不是縮小,而在擴 大。

至於希盟政府,執政半年來的渾渾噩噩,內耗爭權,缺乏作為,終於讓它嘗到今天的惡果。

提控納吉、羅斯瑪、阿末扎希等前朝權貴,固然是轉型正義,但是,這並不是政府責任的全部,不能以此成為長期的光環。

這些貪腐案件,應該交給檢調和法院處理,而不是作為沒完沒了的政治課題,特別是在馬來草根社會,已經引起反感。

希盟在經濟和民生問題上,幾乎是沒有頭緒;在原產品價格低落,投資不振,市場呆滯的困境中,也拿不出對策。

而半年來,希盟最讓人注目的是各種政策的U轉,一個又一個部長的出糗,國產車和彎橋的回歸,馬哈迪和 安華的明爭暗斗,公正黨無休止的內耗,行動黨的“馬”首是瞻,以及對華社問題的冷漠。

即使如簽署ICERD,也完全錯估形勢,成為把柄;政府沒有事先做好宣導,推動種族和諧,促進宗教共容,就貿貿然祭出ICERD,而引發後果。

大集會之後,希盟的公信力滑落,執政能力成為疑問,要挽回馬來社會的支持更加困難。

但願這個事件,可以成為一個教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