Ώ๳␧ܨ̑ᗂ᥁๿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Evening) - - 廣場 -

法國總統馬克龍能否通過“黃背心”示威的考驗?曾任紐約時報與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駐外記者的安德曼,在路透社撰文指出,馬克龍推動改革太急太快,引發激烈示威並不令人意外,黃背心示威沒有明確的領袖,所以馬克龍政府沒有談判對象,顯得一籌莫展,馬克龍需要新而細緻的政治手法才能弭平這場動盪,否則示威終將失控。

法國北部地方政府公共工程部門的勞工提諾伊,是當地黃背心示威的領袖,他對法國《世界報》說:“我們一定要消滅這個只為它自己服務、不為人民着想的政治機器。”安德曼說,提諾伊的話反映了法國各地數十萬示威者的心聲,黃背心“革命”已經不只是對加稅的抗議,而更是一場政治運動。

安德曼認為,馬克龍對法國的了解似乎很有限,法國其實是一艘巨型遠洋班輪,緩慢地往前挪,結果馬克龍一跳上駕駛座,立刻就要大改航向。熟悉法國歷史的人,對黃背心示威者抗議加稅和貧富不均,應該不覺得意外。

安德曼說,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導致法王路易十六及王后瑪麗.安托瓦內特被送上斷頭台。1848年的法國二月革命,成功推翻當時的法王路易腓力。1968年春天,法國發生學生運動“五月風暴”,後來工人和農民也起而示威,演變成由左派主導要求總統戴高樂下台的政治運動。這些革命和示威,每一場都對政權構成不小的威脅。

安德曼指出,這一次,黃背心示威眼看又要擴散到社會其他階層。

安德曼評論,馬克龍推動政策固然出於好意並有其正當理由,但人民無感,譬如加徵燃油稅是為了促進減碳,取消富人稅是為了吸引英國銀行家離開脫歐後前景不確定的英國,前來法國投資不過,法國鄉村地區勞工才不在乎這些,他們許多人靠着1500歐元(約7106令扣)的基本工資養家活口,並從大眾運輸不發達的鄉間開車到城裡上班。

英國《泰晤士報》評論員馬丁認為,馬克龍去年一躍成為該國自拿破崙以來史上最年輕的元首時,形容自己是“新派領袖”,指想 如羅馬眾神之王朱庇特般超然於庸俗的政治鬥爭,這種帝王心態令馬克龍碰釘。

法成能源轉型反面教材

馬丁指馬克龍以為全世界都要跟隨他這個改革者的指令,就可達成他的崇高理念,以為全知全能,卻只是“實習帝王”,碰釘後退縮自損權威,隨時還會賠上權位。他指英國鐵娘子撒切爾夫人走了相反的路,上台之初審慎學習聽意見,只是後來自信越來越強才開始有“女王”心態。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能源政策專家坎門指,馬克龍加燃油稅的另一敗筆,是今年燃油稅所帶來的340億歐元(約1610億令吉)稅收中,只有不足1/4用作幫助低收入民眾作能源轉型,他指政府應將更多稅收用於減低電動車價格、設充電站或補貼電動的士的大容量電池等。分析亦指政府應有更全面的計劃,資助人民使用再生能源、推高工資等,讓基層能負擔能源轉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