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男童父指非親生不願付錢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Evening) - - 國際 -

陳俐妏指出,她已於今年6月21日,即男童的母親不支付一個月的保姆費及擔心背上拐帶孩子罪名而報案。並於今年10月6日,基於男童的父親上門指男童並非其親生,不提供男童的報生紙證明,不願負擔男童的保姆費,也不願理會男童的任何事,加上對方聲稱妻子已經不見蹤影等說詞而報案處理。

她說,最後一次見到男童母親是於今年5月底,與男童父親會面則是在10月4日。

她指出,她是保姆“初手”,因為自己的孩子都長大了,所以在一年前開始擔任保姆和陪月工作,上述男童是她看顧的第二名孩子。

她表示,她於今年5月初在臉書保姆群組發表看顧孩子的訊息後,李氏在5月5日找上門,要求幫忙看顧一歲多的兒子,理由是自己已經大腹便便,無法照顧孩子,對方於數天後,與丈夫及另一名3歲大的男童到她家,並將1歲9個月大的男童交給她照顧。

擔心被指拐童先報案

她說,保姆費跟租金一樣,因為常發生欺騙案,保姆一般上都會收取抵押金,但基於男童的母親說經濟不允許,她也作罷。

她表示,男童母親在5月底才支付了5月 份的保姆費,6月份的保姆費直到月中都無法支付,她擔心反被冤枉拐帶孩子,於是先報案,並且通過臉書發布消息,最終經網友的幫忙,找到了男童的父親。

她說,當時男童的父親說妻子“跑掉了”,交代她不需要再追查男童母親的下落,而且只在8月份支付了1000令吉保姆費,之後就一直以諸多藉口推搪。到了本月14日,欠下的保姆費和孩子奶粉錢等將增至7000多令吉。

擬將男童送孤兒院

她表示,她於10月初向男童的父親表示要將孩子帶到福利局,對方隨後於10月4日現身她家,說男童並非他親生孩子,之後就再也看不到人,電話也不接。

陳俐妏說,儘管要求福利局幫忙,但一旦男童交由福利局監管,她就無法再探望男童,男童也不能被其他人領養,於是她通過新山柏伶花園觀音廟負責人引薦,準備於本月14日,將男童送到一個名為“陽光之家”的孤兒院,至少日後還能不時去探望男童。

她說,在看顧男童時,男童的母親還曾說了一句“不然給你當孩子”的話,她當時推說自己的孩子已長大,不可能還認一名男童做兒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