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ᾯˀ֜ռ௤⭛?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Evening) - - 言路 - 風過西窗駱宇欣編輯

近 几年很流行一句话,叫做——莫忘初心。几乎大部分励志文章或领袖谈话都会套用一句,仿佛又看见了初生犊热血沸腾的自己。

回头看看政治界的人物,不管是哪个阵营,无论是被尊崇或被唾弃的,相信每个人在最初抛下自己原本的领域毅然从政时,应该在心里都有一把火,想出力为这个国家或为民族做点什么。

比如最近的金马仑补选,就有一名看起来更接地气的花农候选人抱着就算是炮灰也没关系的想法加入战围。

比起那些初尝权力滋味就语无伦次并企图用金钱政治打擦边球的政治人物,这位硕士出身选择务农并活跃当地社团多年的新面孔所表现的谦逊言谈,更让人 感动。

金马仑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促成了其庞大的农耕产业链。在监管不力与“有钱好商量”的情况下也让非法外劳及非法开垦耕地的问题难以管制,进而恶性循环影响生态,造成泥石流等等问题,居民苦不堪言,诉求无门。

至于会否人心思变,给第三势力走入国会殿堂的机会?从我国的政治生态看来,目前还未成熟得可以让独立人士形成第三阵线,成为制衡朝野的利器。

曾经那些孤身从政,有意改革局面的人们,无不选择政党作平台,比如玛丽亚陈,比如黄德,比如曾经想纠正国阵的民政党。

若说前朝无力制衡,毕竟还留下了几所大学或学院供华裔子 弟深造,稳健的储备金也是行政管理得当的明证。面对盲目变天的仇恨浪潮,也只有留待时间来给一句公道话。

可惜的是,曾经与人民走上街头直面镇暴队的那些热血身影已经被庞大的政党吞没了。莱纳斯不再遗毒子孙,竞选无需净化,民族教育与利益不再重要,一切都可以扫进团结与大局的地毯下。

一面倒的政治生态是极其危险的,特别是在多元族群的社会。从政者不欲被标签为“种族主义”,往往会对友族更友善些。就像前朝纳吉施政“讨好”华社,当今财政拨款倾向照顾“马来西亚人”。可惜,两者的“善意”都不被领情。

莫忘初心,方得始终。初心 易得,始终难守。

在诸多政党里,唯一坚守创党初衷且越来越“纯净”的应该只有伊斯兰党了。它自然也代表着部分诉求,不争执政,只想当宗教元老的志向,让它更显得有原则和立场。莫待它壮大得让两大阵营竞相拉拢时,非穆斯林诉求恐再无人重视。

未来的政治趋向,应该让第三势力崛起,凭借民意参政再独立结盟也许可以更好地制衡大党。再结合东马不可忽视的席位数量,打散票数,分散权力,让国会不至于变成一言堂和某个铁腕巨头的欲望印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