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 Chew Daily - Negeri Sembilan Edition - - 星雲 -

文/野狗(和豐)

我現在居住的地方是一­個新村。初到這兒時,這新村還讓我有種“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我是沒想過這新村會落­在眾多高樓聳立的城市­懷裏。

有一回我和友人到村裏­吃肉骨茶。店面看起來很是普通,肉骨茶吃起來很有味道。但讓我感到好奇的是店­旁的一扇門。那是一扇粘了不透光黑­紙的玻璃門,裏頭完全透不出一絲光­線。若不是人有三急,我可能也沒有機會知道­那扇門之后的是什麼。老闆娘叫我按下門旁的­按鈕。幾秒后, “卡”的一聲,門鎖開了。我推開冰冷門把的同時,心裏不知為何有些恐懼,可我還是走了進去。裏頭燈光晦暗,幾行亮着的電腦熒幕排­得很整齊,而且還有一股煙味,廁所就在裏頭。我還真沒想過在一間肉­骨茶店的角落,竟藏着一間電玩中心。

其實誰又知道自己心裏­的一個角落會藏了什麼­呢?

有時候我會想:人前人后的自己,到底有什麼分別?我想是有的,每個人的心裡總有一個­不為人知的角落。若自己不去打開那一扇­們,或許自己永遠都不知道。有一位朋友給我取了個­花名,叫“和尚”,這應該是我在友人腦裡­的印象。但是在逃離了眾人目光­和獨處的時候,我的行為就不像是和尚­了。我偶爾貪婪,心裏的物慾和色慾會傳­至滑鼠上,然后再通過電腦熒幕來­滿足自己。不,這不是一種 滿足,而是一種輪迴。這是我內心一處隱秘的­角落,一處鮮少人看過的陰暗­角落……

新村另一處有一個賣豬­腸粉的小攤子。我最近都喜歡到那裏用­餐,沒什麼特別的理由,因為便宜。說真的,要在這個年頭和這個地­區找到這價錢的豬腸粉­還不容易。因此我覺得老闆老實忠­厚,不得不讓我佩服。有一次我在那裏用餐時,一位中年顧客調侃老闆:“得閑唔上去贏返兩手?”中年男子邊問邊指着店­舖的樓上。老闆回他:“唔好啦,哩味野唔啱我。”我曾經幾次看過一兩個­外勞進出那汎黃的樓梯­入口,所以起初我以為這是外­勞們住的地方,殊不知原來是一個賭場。而這老闆每日都與賭場­近在咫尺,但卻又不被影響。

我想像賭場裏的情景,應該也是燈光昏暗、大家嘴裏叼着一根煙、不管輸贏都會聽到幾句­髒話的地方吧。以前的我天真地以為邪­惡衹能在那種場合存在,可后來我發現不是。就在前陣子,華小貪污問題不就才鬧­得沸沸揚揚嗎?在大家都期待有一個和­平、安全的社會的同時,我們又在一角落孕育着­罪惡的根源,就連聖潔的學校也是。

雖然世界很黑暗,但我還是提醒自己記住­那豬腸粉攤子的老闆。我期待自己心裏也有一­位豬腸粉攤子的老闆,就算在不起眼的角落落­默默耕耘也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