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的生活不是源自于­智慧,而是從溫暖的心而來。

——達賴喇嘛

Sin Chew Daily - Negeri Sembilan Edition - - 星雲 -

第一次見識到田雞的廬­山真面目,對它的印象也只是停留­在青蛙的遠親近鄰而已。倒因為它能成為餐桌上­的美味佳餚,讓我心生好奇驚訝連連。還以為當時發展較緩慢­落后的彭亨州,什麼奇情怪俗都有,不足為奇,所以沒做進一步探究。田雞除身形較大外,外觀與一般蛙科類並無­多大差異,同屬冷血類,觸摸時會雞皮疙瘩。雖然堂堂男子漢氣概,從來不敢直視廚師宰殺­田雞的慘狀,因為被剝皮后的田雞,四肢像極裸露的人體,看后一股罪惡感會油然­而生。

初到而連突那年,接待我的碰巧是一位來­自同一州屬的朋友,難得同是天涯淪落人,特地邀我共進午餐。記得當時桌上的其中一­道菜餚正是薑蔥田雞,我就如此第一次嘗到這­道美味。(事隔數十年,林多順校長還記否?)幾道簡單小菜,暖腹之余,卻也驅散不少離鄉心事­和異域愁情。那次不刻意的安排竟也­成了日后永遠的懷念。當時,田雞隻是鄉區郊野餐桌­上偶爾出現的野味,尚無資格登大雅之堂,大城市的餐館酒樓也很­難找到它們的芳蹤。即便偶爾應市,也未必有人可以接受這­種近乎野蠻和不文明的­吃法。那時候,1公斤田雞至多只賣3、5令吉而已,一般人只把它看成野味,不存厚望。如今的野生田雞,搖身一變,身價已暴脹了好幾十倍,想要嘗試較便宜的田雞­肉,只能找來自養殖場的牛­蛙了。

70年代的而連突,馬共抗爭的恐懼氣氛雖­已緩和,但周圍許多地區仍受戒­嚴令限制,晚間7時過后不能自由­進出,違令者格殺勿論,法令之嚴無人敢造次跨­越雷池半步。某年,戒嚴令解除后的某個旁­晚,朋友到附近山溪汲水洗­刷衣物。時值大熱天氣,溪流界線都較平日低淺。朋友在山溪兩旁、樹葉枯枝遮掩的淺灘處,發現了田雞的蹤影。朋友的回報,立刻激起了大伙兒的興­致,很快就組成了一支捕捉­隊伍。參與的人數雖然不小,但有經驗的捕手只有2­人,余者多為跟班和部分喜­歡新奇刺激玩意者。幸好,2位捕手來頭不小,乃當地人公認的大師級­人馬。有他倆坐陣,大伙兒都士氣高昂信心­爆棚。永遠都忘不了那個夜黑­風高的晚上,浩浩蕩

蕩的隊伍整裝待發,在隊長 的率領下兵分兩路,一隊從山溪上流往下走,一隊則從山溪下流逆水­前進,全程只靠隊長手電筒微­弱的光暈引路,上下包抄圖個一網打盡。

故人臉孔在腦際迴旋

大師果然名不虛傳,出手時不徐不疾,手到擒來從不虛發,讓尾隨的我們都禁不住­暗暗喝彩。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親眼目睹大師徒手捕捉­田雞神乎其技的絕藝。被大師的手電筒照到的­田雞,都像中了迷藥,乖乖就擒無一能倖免。或許戒嚴令以還,山溪的田雞兒孫們很長­一段時間不受干擾,過慣安逸無憂生活,反應特別遲鈍警戒意識­也不強,所以特別容易淪為敵人­飽腹的目標。我們雖然只是跟班,從大師處也學會了如何­在黑暗中辨識田雞的本­領。原來田雞在夜間遇上燈­光照射雙眼會發射出紅­光,容易洩露自己的藏身處,很難逃過敵人的魔掌。其實,這次的行動也並非想像­中順利輕鬆,溪水過腰地一步步摸索­前行,冷不防會被溪流底下枯­枝石塊絆你一跤,灌你滿嘴溪水當作提醒,不可噪聲大叫嚇走獵物­引起眾怒。而且,還要特別提防螳螂捕蟬,黃雀在后,因為田雞經常出沒的地­方會引來各種蛇蟲,狩獵者被偷襲是常有的­事。

這次行動大獲全勝,收穫更是特別豐盛,部分戰利品分配給有家­眷的隊友帶回家,其余都約定翌日一起來­個田雞全餐大食會以示­慶賀。田雞肉質嫩滑清甜,開胃而不膩,讓你食髓知味。田雞肉有多種吃法,最常見的有薑蔥和宮保­田雞,一清一辣吃后回味無窮。田雞肉也可干炒米粉及­煮成田雞粥,老少咸宜乃食家們的心­頭好。如遇巧手更是千變萬化,化簡單為傳奇,烹煮出人間美食!

歲月催人,美好的時光已一去不回。許多當年一起捕捉田雞­的朋友都已不在人世了,倖存的你我也七老八十,各散一方會面無期。或許是一種移情作用吧,每次看到餐桌上的田雞­肉,一張張故人的臉孔不斷­在腦際迴旋,久久不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