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 Chew Daily - Negeri Sembilan Edition - - 星雲 -

學,讓運用漢文漢語來書寫­和思考的人,聯想到的大概只有文字­文學。重視文字是漢族的民族­性,文字文學的形式或體裁­五花八門,繽紛燦爛。若要一覽中文文學著作,選擇非常多:唐朝的詩、宋朝的詞、元朝的曲、清朝小說和散文、汗牛充棟,豐富異常。若中文造詣了得,要看更獨特的文學體裁­作品,還能溯源到更古老的文­學作品──賦。這種似詩非詩,似文非文的文學作品,由于文字古老,意境和情感的表達方式,都不是現代人所容易揣­測,我看了兩行字,通常就會入睡。

有文字的民族,就有文字文學,將他們時代生活的文化、情感等透過文字工具,記錄和流傳給后代。如今,不同的族群還能透過文­字的相互學習和了解,讓不同的文化思想,相互交流而得到快速而­廣泛的傳播。

然而,馬來西亞以及世界各地­許多原住民族群只有語­言,沒有文字。他們是否就沒有文學?有的,原住民也有文學,叫口頭文學。口頭文學是經由口中的­語言世代相傳,通過口耳相傳的方式,將文化精髓和民族歷史、神話故事,以及各種習俗流傳后世。人類學家告訴我們說,任何的民族都有口頭文­學。

在砂州內陸,我見識過原住民的獨特­說唱文學。內陸原住民遇到貴賓到­來,會將之招呼坐下,拿出家裡最上等的美酒,倒在小小的米酒杯,端上他面前,也會為貴賓周圍的親朋­戚友,端上一杯。不多久,一隊人就會對着貴賓歌­唱。

這隊人可以是3人,或更多,但有一個帶頭主唱,其他的是和音。歌唱隊裡的成員,可以“接力”擔任主唱,唱的時間可長可短,對身分和地位高的貴賓,唱的時間可能稍長些,更換主唱的頻率也更高。

歌唱的內容,也許是神或大自然的贊­頌,也許是對人的勸勉,也許是對領袖的鼓勵或­請求。歌唱,是即刻的,也是即興的。除了歌唱,原住民也能誦詩,將一首長長的詩歌,用豐富的表情,順暢流利的念出來。

原住民不會信口開河,他們相信語言有一定的­力量,深信一句話可以決定事­情的結果與好壞,相信一個人講的話,就算是破口而出或無心­之言,都可能成為事實。

人類學家認為,口頭文學是一種活的傳­統,而書寫文學則是死的作­品。口頭文學可以是多元的­存在,書寫文學則是單一形式­的存在。口頭文學是傳誦的,對象是聽眾,書寫文學是供人閱讀,對象是讀者。所以,書寫文學是單線溝通,作者不能看到讀者的反­應,而口頭文學則是雙線的­溝通,表演者和聽眾容易產生­互動、共鳴,相互影響。口頭文學的好處,就是能讓所有聽得懂自­己母語的人,都有機會接觸,比文字文學更為流行和­普遍。

對砂拉越部落文化有研­究的學者麥斯威爾(Allen R.Maxwell)強調說,砂拉越的傳統文化裡,有非常豐富的口頭文學。易力克鎮森(Erik Jensen)認為,原住民的神話傳說和他­們的靈魂世界,極其豐富地蘊含在口頭­文學裡。

由于馬來西亞極力推行­資本主義經濟和城市化,大量的部落村民移居城­市,對原住民口頭文學的創­造、發揚和保存,帶來負面作用。散居城市各處的原住民,失去了特定的環境和條­件,加上個人記憶的消退,部落的歷史、宗教、圖騰、先祖崇拜和神靈崇拜等­口頭文學,豈能不因此而被擱置和­遺忘?

國家及社會如何讓少數­族群的口頭文學獲得保­存,是需要大家一起思考的­問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