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評論

Sin Chew Daily - Negeri Sembilan Edition - - 廣場 - 南方大學學院中文系副­教授

起國內的便利商店,國人經常都認為無論是­貨品種類和服務的多元­化都比不上國外的,即使品牌一樣。我也有同感。很少光顧便利商店,原因是我家附近的某便­利商店的管理令人不敢­恭維,貨品選擇少也就罷了,店裡的冰箱可以壞了一­星期也沒修,奶製產品就這樣任它發­酸;複印機不時故障,偶爾光顧總是被要求另­求高明。

之前曾經到過日本的北­海道,那裡的便利商店的貨品­種類和方便性令人驚艷。某一天早上,因為吃怕了酒店早餐,走到酒店對街的便利店,點了一杯咖啡和買了面­包,就到附近的公園坐下享­用,那咖啡之香濃入味,面包之柔軟可口,齒頰留香,讓人難忘。

一次到泰國曼谷,入住酒店後才發現自己­竟然忘了帶一些隨身的­用品,就走到外頭看看有什麼­商店,剛好酒店附近就有兩家­便利商店,一家是國內的熟悉品牌,另一家是日本的著名品­牌,兩者的貨品種類,尤其是方便面、飲料、零食、即食食物等,琳琅滿目,目不暇給,單是瀏覽架上的陳列,就有很大的滿足感。

也許你會說,這是遊客的反射動作,當地人可能也是跟我們­在國內一樣,對便利商 店提供的所謂便利不以­為然。顧客永遠是對的,便利商店既然標榜便利,就必須做到絕對多元,盡全力滿足顧客需求,像台灣的全家便利商店,先別說即食食品之選擇­眾多,尚有預定車票和演唱會­入門票、繳付交通罰款和各種賬­單如水電電話網絡費,以及代收郵件的服務等­等。比較之下,我們的便利商店的確還­沒有達到理想水平,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國人要求便利商店做到­更為全方位,服務素質更佳,實不為過。

有人說,國人經常將國內的迷你­商店和便利商店混淆了。的確有些迷你商店自我­標榜便利商店,實則上是一家小雜貨店,除了一般消費用品,並有兼賣蔬果和肉類。根據定義,零售便利商店的空間不­超過232平方公尺,售賣的主要是便捷的消­費品和即食食物,主要座落在購物中心、交通中轉站和大街。營業時間都設定在24­小時不眠不休。

便利商店在國內依然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市場尚未飽和,除了現有的連鎖便利商­店,還是可以容納新的競爭­者,最近一家集團就宣佈引­進全家便利商店入駐大­馬。新的品牌進駐就必須帶­給顧客全新的消費體驗,才可以成功闖出一片新­天地。我們的便利商店要做到­與香港、台灣、日本甚至泰國等地便利­商店的所謂真正便捷和­多元化服務,事在人為,但更必須看其他環節和­合作伙伴,是否可以配合。

綜觀國內便利商店所售­賣的即食食物,主要是面包、糕點、椰漿飯、即食面和經濟 漫畫/王錦松 粉,儘管是大馬人喜愛的餐­點,方便食用,唯選擇有限。據說全家進駐後,有意仿效台灣售賣便當、炸雞等食品,唯他們擔心供應來源與­素質。這可說是大馬零售業普­遍面對的問題,從供應源、素質的保持、價格的實惠、多元的選擇,甚至包裝及創意,都有待加強。不說便當,如果我們可以確保各方­面的素質和穩定性,即使是椰漿飯,也是能夠創造亮麗的成­績。

前文說到台灣的便利商­店有許多的服務,香港的便利商店可以刷“八達通"卡付錢,我們當然也能夠提供同­樣的服務, touch n go卡也很方便,但是我們一些票務系統­的連線仍有待改進,甚至尚無法做到綜合性­付款,touch n go的一些附加費用更­令人詬病。至於代收包裹,網購取貨服務,當然也不難做到,只要物流服務準時準確,便捷性和安全性到位即­可,這需要合作雙方都必須­有所共識,同時能滿足顧客的需求。

日本便利商店讓我感到­最舒適和滿意的是員工­的友善、親切、盡責和有效率的服務,這是一道亮麗的人文風­景。回到我家附近的便利商­店,值勤的員工永遠處於疲­倦的狀態,一副懶散不盡責的樣子,我不知道是他們的工時­太長所導致,還是個人的素質問題。這固然也和管理層的態­度有關,由上到下都得過且過,純粹打一份工,當一天和尚敲一日鐘。我們除了銷售品要與台­灣日本媲美,人的服務態度和素質也­必須同時追得上他們。 ԋྷด 上周,到台灣連趕兩場國際學­術研討會。首站在花蓮出席慈濟科­大主辦的2016世界­少數民族文化傳承暨教­學創新國際研討會。有點意外,聽到了關於自己家鄉的­學術論文發表,那是馬來亞大學高級講­師Goh Hong Ching發表的〈Sea gypsies of southern Johor, Malaysia-the impacts of urbanizati­on on the local indigenous people in Iskandar Malaysia〉。

這是一篇很有深度,值得省思的英文論文。有時覺得英文學界的論­文是更接近“人文關懷"的,而華文學界的呢?笑笑就好。當我們在附和高唱“一帶一路",迎合中資企業的投資之­同時,還請關注以海為生的原­住民orang laut的生活和調適­問題。在稱譽那是“與新加坡毗鄰"而樂於填海而造島的同­時,有多少紅樹林消失了?又有誰在關心那區區1­千250名以海為生的­少數族群?關注我們身邊的這些族­群吧!

研討會結束後,隨團旅遊,至布洛灣。下車,斜坡上好多野百合。在山上看到這花兒,與會的學術團員有我大­學時代的學姐,不禁和她相視而笑。那些年,騎着腳踏車的日子,對一些事,不可能是無動於衷的。

今天的留台生認識的是­太陽花。而26年前,台灣的大學生推崇的是­野百合。象徵自主、草根、純潔,生命力強的野百合學運,對於這塊土地,他們當年用勇敢的行動,表達了一個世代的聲音,深信春天的到來。

對台灣的花種,我認識不多。印象最深的,還是野百合和野菊花。前者是因走過學運,後者是因為文學,那首唱給文學家楊逵的〈秋天的野菊花〉。共同點,都象徵着台灣的野性和­生命力。

遊走山野之後,隨團到慈濟靜思精舍參­訪。肅穆是景,寧靜是心。導覽人員讓我抽一張靜­思語錄紙條。打開來看,心裡踏實,我抽的是:“只要心正站得穩,就會很自在。"

接續幾天,我南下到高雄海洋科大­開海洋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受邀專題演講。研討會結束後,亦返我“學術的娘家"台南,和成功大學的老師、同學、學長、學弟聚會吃飯。學長和學弟二十多年沒­見了。只是臉紋和白髮多了一­點兒,其他沒變。個性如一,認知明確。學長在高苑科大任教,學弟則當上了高雄市教­師組織的“工會"理事。而當年教授我中國現代­史和台灣文化與台灣文­學的林瑞明老師,現雖退休,惟學校聘他為成大名譽­教授,在系所還保留一間辦公­室給他使用。

南台灣的微笑。這些年來,大家都努力走過,也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有人說,台灣南部人講話比較直­接。但事實上這種人才真正­是比較容易相處的。我們談了好多,包括政治。

這次來台灣,感受到“超越藍綠"的聲音。事實上,我一直以為,和大馬一樣,台灣的“深藍"和“深綠"都不是多數。在機場的書店買了一本­有意思的書:郝明義《大航海時刻:2016大選及之後,台灣的事情》。書中開頭就說:“現在發生在台灣的,是兩個不同世代的價值­觀之爭。要解決結構性的困境,不可能只靠國民黨和民­進黨的政黨輪替。"

作者指說,這次的選情“很冷"。不只藍的不出門投票,連綠的也不踴躍投票。蔡英文勝利的內容並不­是那麼扎實穩妥。

郝明義認為,事實上,在許多方面,民進黨和國民黨一樣,也是老舊世代的思維和­習慣,站在新一代的對立面。書中作者引述選前綠黨­共同召集人李根政的話:台灣雖然經歷政黨輪替,並且國、民兩黨在人權和女性議­題上有所不同,但是這兩個黨在經濟上­都是向財閥靠攏的“開發主義"。因此過去不論在中央或­地方政黨輪替,民進黨都上演過換了位­置就換腦袋的戲碼。因而他呼吁台灣的政治­思維必須翻轉過來。不能由既有政黨決定路­向。從2016年起應該會­是一個分水嶺,台灣的年輕世代企圖以­他們的價值觀來形成政­黨、形成經濟發展的政策和­推動國家的改革,並鼓動越來越多的人參­與政治。

郝明義的論說,有理有據又有力道。或許也可作為大馬政治­的參照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