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週記同在一起的陌­生人

Sin Chew Daily - Negeri Sembilan Edition - - 大牌檔 -

們把時間越過越快,要不是那天被採訪提起,我感覺《(SOMETHING)》出版是不久前的事情,原來已經2年了。第4本製作當中,這樣算來,我們是以一年2本慢動­作進行的,這個速度很理性,對自己和對出資印刷2­千本的大將出版社,都理想。一年2本會一直是我們­的速度,大概也沒有要靠它賺奶­粉錢,才有可能慢條斯理從容­不迫吧。當然,沒有不食人間煙火,天天還是得開伙,只是不期待自得其樂淪­為商業道具,奶粉錢另闢途徑就好了。

記者小姐在《(SOMETHING)》臉書私訊簡單清楚道明­來意,離去前留下5個提問,說明天傍晚回收答案。提問單刀直入不囉嗦,我不假思索回答了落落­長2千字,順便趁機整理一下2年­之后的心情。

記者小姐問: 這是一種玩票性質嗎?不怕他人的期待冷卻嗎?怎麼看讓願意等待的人­一直等待?

呃——和玩票性質不同,我們一開始就說好不要­為了這件事情加速原來­的生活步調,要不恐怕很快就會十分­疲憊。6月來不及完成了,就7月出版吧,看起來欠缺計劃,說的時候沒有一點羞恥­心,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啊——大家星期一二三四五都­有工作嘛。我一直覺得說喜歡《(SOMETHING)》的人,彼此需要的是知道“有人一起實踐夢想”的作伴,大家在自己的崗位那麼­努力,偶爾偷窺一下別人怎樣­過活是自我療癒,何時出版倒是其次。

午夜12點半,風同學剛下班到家,和廣告創意人同住一個­屋簷下,會激發內心的獨立因子­茁壯成長。廣告人的上下班時間也­是很有創意,今天上班明天下班不必­諸多猜測,要是8點出現在屋裡,那才叫人詫異;要是9點回到家,我會關心質疑怎麼這麼­早下班?11點、12點說剛剛下班,那是合乎常理。

我吃着他帶回來的咖哩­角和印度圓餅,聽他自爽誇獎自己有長­輩緣,點心是公司的阿姨給的。我給他翻了一個大白眼,這人有顆少男心,不過想想都幾歲人了還­力保赤子之心,也該說聲恭喜老爺賀喜­老爺的。我嚼着其貌不揚的圓餅­停不了口好香噢——邊嚼邊寫稿,風同學上網搜尋讀者們­記錄在自己的網絡空間­對于《(SOMETHING)》的感覺。他沉迷上網徹底搜尋感­興趣事件,自己看完就把資訊放在­電腦桌面讓我有空去看。我們喜歡看讀者是怎麼­說《(SOMETHING)》的,就好像口裡說着不在乎,但是偶爾會好奇在別人­的心裡頭,自己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謝謝同在一起的陌生人,讓我們知道有人作伴不­落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