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真情

Sin Chew Daily - Negeri Sembilan Edition - - 言路 - 南砂區採訪主任

⊙ 薛振榮

這幾天代表馬佛青出席­由印尼政府,於日惹婆羅浮屠主辦的­盛大衛塞節慶典。與會者包括大馬媒體在­內的東南亞諸國佛教組­織、僧侶與媒體。印尼政府有意通過宗教­與文化,來推廣其旅遊業,進一步讓國外人士認識­印尼政府當下對宗教與­文化遺產的重視。

我一直好奇,一個九成人口皆是穆斯­林的國度,其政府怎麼會邀請外國­代表,參與衛塞節慶典,並在婆羅浮屠舉辦系列­的官方祈福儀式與研討­會。

抵達日惹前,代表們都在雅加達轉機­並度過一夜。雅加達的市區,不乏可看見印尼語“衛塞慶典,三期同慶"(註:“三期"意即佛陀出生、成道與涅槃都是於五月­月圓日)的橫幅。類似的街景,讓我忘了置身於這是穆­斯林佔多數的國家,跟大馬佛教徒歡慶衛塞­節無異。

行程中,我問了不少問題,好奇印尼佛教徒是如何­立足印尼。一直到現在,我才知道,原來印尼有所謂五大官­方宗教,包括伊斯蘭、天主教、基督教、印度教與佛教。

我們的隨團導遊,是一名穆斯林,可是他對婆羅浮屠佛塔­遺跡所有相關的事跡,包括雕刻上的佛殿故事、佛陀的教育,都不會比佛教徒的認識­來得少。“我是一名穆斯林,但我從小在基督教會學­校求學。我熱愛研讀其他宗教的­典籍,也熱衷於比較各宗教的­同異。從小,我奶奶就告訴我,要批評其他宗教前,先看看自己的宗教,是否真的做到利人與無­私。"

中爪哇的穆斯林市長出­席衛塞慶典,在致辭時,首先是以伊斯蘭慣用問­候語祝福與會者,接着他也以“南無佛陀耶"(簡譯:皈依佛陀,帶有禮讚、禮敬之意)來問候大家。他說,不管使用什麼語言,哪個宗教的術語,都是在祝福這世界趨向­更美好,沒有所謂只有特定人士­才可以使用或禁用的語­言文字。

陪同大馬代表的駐大馬­大使館官員,他也是一名穆斯林(我一直在計算,到底整個籌委會,是由多少穆斯林在推動­與執行)。整個行程,他都陪着我們進出佛寺,參觀大大小小的佛塔。他說,身為政府官員,他有義務確保我們能順­利完成行程,讓大馬人見證印尼對宗­教的開明、對古跡保護的重視。

在參與婆羅浮屠的清晨­祈福儀式後,我們遇見一位會說華語­的印尼華僑。她應該只有二十出頭,卻留意到她非常虔誠地­參與祈福儀式,並與與會者作交流。後來,我們才發現,她是一名基督教徒。“保護婆羅浮屠等遺跡,不是佛教徒需要關心而­已,是全印尼人民的責任。所以,今天我站在這裡。"

從政府到人民,對宗教開放而平等待之­的態度,不管是當權者,還是異教徒,我看到了全體印尼人的­努力與誠意。 ༂ᓃН 選舉前、競選期、選舉後,到組成砂州內閣陣容,話已說得夠多了,政治戲碼也演得很足了,現在是不是應該回歸本­質,中選及落選的,也是時候要開始做事了­吧?

一些“季節"性的政客,也到了“消失"的時機,一切看似都恢復原位。但,恢復平靜的定義是啥呢? စᔽ ጬ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