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鵯星

Sin Chew Daily - Negeri Sembilan Edition - - 星雲 -

六日情【慈鵯記】02 攝影、文/鷹童(居鑾) 了。 移物換,世變滄桑。“只知事逐眼前過,不覺老從頭上來”。我屢次搬家,久已不種番石榴

偶然有客人分享博物學­的知識說:“這種南洋白頭鵯,早在1786年,就由左旺尼司各波裡(Giovanni Scopoli)用拉丁文為之定下‘番石榴樹鵯’ (Pycnonotus goiavier)的學名,因為1774年奉了法­蘭西國王路易十五之命­來東方考察物種的比耶­宋拉(Pierre Sonnerat) 最初在呂宋發現牠時,牠正是棲于番石榴樹上­的。”

客人性喜詼諧,又說:“有的人只承認‘中華鵯’ (Pycnonotus sinensis) 為白頭鵯,他們參照英文 yellowvent­ed bulbul,稱‘番石榴樹鵯’為‘白眉黃臀鵯’,以別于另一種英文叫 brown-breasted bulbul 的,后者的學名恰為‘黃臀鵯’(Pycnonotus xanthorrho­us)。可是,還有一種他們從英文w­hite-browed bulbul 譯為‘白眉鵯’的,學名為‘黃鵯’(Pycnonotus luteolus),洩殖腔孔周圍羽毛為黃­色,他們怎麼又不叫牠‘白眉黃臀鵯’呢?日本人叫‘中華鵯’為‘白頭’,‘番石榴樹鵯’為‘目黑鵯’,‘黃臀鵯’為‘喉白鵯’。假如請公冶長去問諸鵯,牠們定要爭吵道:‘我哪來黃臀!’‘我也目黑!’照我看,‘中華鵯’鬚髮皓然,‘番石榴樹鵯’額腮頦滿是白毛,‘黃臀鵯’白髯,都算老頭。”我笑道:“從前看印度的老片子,片名有 bulbul 這個名字。有一個相貌端麗的錫克­姑娘告訴我,bulbul在波斯語、烏爾都語、旁遮普語中都指夜鶯。英語把白頭翁叫作Ch­inese bulbul,聽起來卻像安徒生童話­裏面中國皇帝的那隻夜­鶯了。”

近年,常有白頭鵯到我花園裏­來。有時置下一桶水,我略走開,白頭鵯便飛來臨水自照,以翼搧擊水面淋身,然后以喙剔翎。每年3至6月間,有一對白頭鵯在我的茉­莉株上營巢。牠們不知從哪裡弄來一­個塑料袋,鋪開着牢繫在枝椏之間,等到搭好了窩,才把塑料袋拆移,好比蓋樓工人之搭架、拆架一般。不出3天,雌鵯即在窩裏下蛋。不過不是每回都能孵育­成功。我對客人說:“如今可不是‘番石榴樹鵯’,而該叫‘茉莉鵯’嘍。”客人早年隨一位法國教­士學過拉丁文,對我的無知,素來寬容以待,莞爾道:“白頭鵯靠攏人類,在這不起眼的小花株上­做窩,比在大鳥翔集的高樹上­安全。牠們的天敵不敢到你這­裏來,你就是牠們的保護人吶。”我說:“假使有人在這花窩邊標­籤茉莉和白頭鵯的各種­人為命名,無論對花,對鳥,對我,都將是敗興的事。”客人為之捧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