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輝: “渾的帝王名叫“

Sin Chew Daily - Negeri Sembilan Edition - - 萬象館 -

●特性:全心向前衝刺,並且專精于特定領域。●建議:順着良心,讓超凡的心靈引導自己。 讀者 沌”的故事見于〈應帝王〉篇末。南海

儵”,北海的帝王名叫“忽”,中央的帝王名叫“渾沌”。“儵”與“忽”時常在“渾沌”的土地上相會,“渾沌”待他們非常和善。“儵”與“忽”想要報答“渾沌”的美意,就商量說:“人都有七竅,用來看、聽、飲食、呼吸,唯獨他什麼都沒有,我們試着為他鑿開。”于是,一天鑿開一竅;七天之后,“渾沌”就死了。

這是一則精彩的故事,說明人為的﹙“人”字加“為”字即“偽”﹚、刻意的、造作的,都是人工而不自然,都是虛假而不真實。凡不自然與不真實,一定死得很快。

“儵忽”即“倏忽”,意思是忽然、匆忙或很快,正是形容有為。然而,倏忽即逝,倏忽無常;人生短暫,為何加速?“開竅”所開的,是我們頭上的七竅:二眼洞、二耳洞、二鼻孔和一嘴巴,這是我們與外界接觸與­認知的感官。當我們因錯誤認知而有­無窮慾望時,就會放縱七竅,不斷往外追逐﹙有為﹚,如此則必死無疑。因此,這樣的“開竅”絕非好事。 【新修版】

周芷若正想得昏昏沉沉,神魂顛倒,只聽得謝遜唸經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躬身向着三僧禮拜。三僧合什還禮,齊聲唸道:“善哉,善哉!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張無忌跟着謝遜站直身­子,攜了他手,正要並肩走開。謝遜忽道:“且慢!”指着少林僧眾中一名老­僧叫道: “成崑!你站出來,當着天下眾英雄之前,將諸般前因后果分說明­白。”群雄吃了一驚,只見這老僧弓腰曲背,形容猥瑣,相貌與成崑截然不同。張無忌正待說:“他不是成崑。”只聽謝遜又道: “成崑,你改了相貌,聲音卻改不了。你一聲咳嗽,我便知你是誰。”那老僧獰笑道:“誰來聽你這瞎子胡說八­道。”

(文:傅承得)

他一開口說話,張無忌立時辨認了出來,那日光明頂上他身處布­袋之中,曾聽成崑長篇大論的說­話,對他語音記得清清楚楚,此刻成崑雖故意逼緊喉­嚨,身形容貌更喬裝得十分­巧妙,但語音終究難變。張無忌縱身躍出,截住了他后路,說道: “圓真大師,成崑前輩,大丈夫光明磊落,何不以本來面目示人?”

成崑喬裝改扮,一直潛伏在人叢之中,始終不露破綻,他見謝遜逃脫大難,正待另思他計,忍不住輕輕一聲咳嗽,謝遜雙眼盲后聽力特靈,對他又記着銘心刻骨的­血仇。就謝遜而言,這一聲咳嗽不啻是個晴­天霹靂,立時便將他認了出來。

成崑眼見事已敗露,長身大喝:“少林僧眾聽着:魔教擾亂佛地,藐視本派,眾僧一齊動手,格殺勿論。”他手下黨羽紛紛答應,抽出兵刃便要上前動手。

空智只因師兄空聞方丈­受本寺叛徒挾制,忍氣已久,此刻聽圓真發令與明教­動手,這一場混戰下來,本寺僧眾不知將受到多­大損傷,權衡輕重,終究闔寺僧眾的性命事­大,便即喝道:“空聞方丈已落入這叛徒­圓真手中,眾弟子先擒此叛,再救方丈。”霎時之間,峰頂上亂成一團。張無忌見周芷若委頓在­地,臉上滿是沮喪失意,心下甚為不忍,上前解開她穴道,扶她起身。周芷若揮手推開他手臂,徑自躍回峨嵋群弟子之­間。

只聽謝遜朗聲說道:“今日之事,全從成崑與我二人身上­所起,種種恩怨糾纏,須當由我二人了結。師父,我一身本事是你所授;成崑,我全家是你所殺。你的大恩大仇,今日咱二人來算個總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