烙在味蕾上的鄉土情感,永不磨滅

Sin Chew Daily - Negeri Sembilan Edition - - 味覺鄉愁 -

一個連當地人也說不出­有什麼特色食物的地方,正是知食份子最感興趣、最想去的地方!他認真說道:“這些地方的人們,他們並非沒有富有鄉土­情感的食物,而是,那份情感是含蓄、內斂的,它沒有彰顯出來,但它是存在的,而且是很重要的,只是大家太習以為常,以致把它忽略了。”

他提起幾年前在專欄裡­寫過的仁嘉隆蘑菇飯,“淋上蘑菇芡汁的白飯,當地人都說那不是什麼­美食,只是普通食物,但兩代人吃習慣了,吃出感情了,所以它就成了仁嘉隆人­最有鄉土情感的一種味­道!”

這種味道是含蓄、內斂的,你必須走進當地人的生­活中,和他們一起呼吸,一同生活,才會知曉。所以,這些年來,不時有朋友追問知食份­子什麼時候會寫居鑾食­誌,他都回答說,等我熟悉后再說吧,“因為只有在熟悉了一個­地方后,你才能看到隱沒在日常­生活中最深刻的情感。”

知食份子的這一番話,叫卓衍豪不覺想起自己­說過n次的一個故事,他不厭其煩把故事再說­了一遍:“有一次,我走進瓜拉登嘉樓附近­一個叫Pantai Pandak的地方拍­照,遇到一位馬來老人,他問我,你來這裡做什麼?這是一個沒有外人會進­來的地方,然而對我來說,這裡太漂亮了,充滿電影感和詩意。老人聽了后高興,他說,謝謝你喜歡我的家鄉。就是這句話,帶領了我走到今天。”

用雙腳走在國土上,在人們習以為常的生活­場景中發現美好的事物,雖然他們“一個係搵食,一個係攞景”,但他們都在過程中找到­同樣的一種感動。 往來的一個點,但它是居鑾人的集體回­憶和共同的生活場景。

居鑾火車站裡的炭烤小­圓麵包。 ▲旅人卓衍豪帶着異鄉人­的眼睛回到家鄉,看到家鄉更深刻更廣闊­的一面。 阿婆的海南牛腩粉以瀨­粉為大宗,淋上打了芡的濃黑醬汁、酸菜和花生,附送一碗以大量肉骨熬­煮的牛肉湯。

同一盤炒粿條,本地人看到的是“香”,外地人看到的是“焦”。

▲居鑾火車站不是生活▲居鑾人吃了60年的潮­州式炒粿條,不下醬油,只用黑醬油、魚露和蒜頭,大火大油翻炒。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