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卡貝拉

Sin Chew Daily - Negeri Sembilan Edition - - 大牌檔 -

聲是最困難的。

對一個合唱團歌者來說, Pianissimo­是最大的敵人,浪漫派作曲家還會用p­ppppp的表示,p越多聲音就要越小,小到像蚊子的心臟,小到像遙遠的星光,卻又不能不發聲,0與0.00000001還是­有絕對差異的:shh小聲點。這句話的原意不是叫你­閉嘴。

如果只是呵氣做做唇音­呢?那又不至于,所以得拿捏,聲帶要閉得更緊,氣息要更足,每顆肺泡都要發狂吸飽,全身肌肉各就各位,仿彿有一條線從肚臍眼­慢慢爬升,通過食道氣管鼻腔最后­從天靈蓋射出來,就像《功夫》裡那老乞丐經典台詞形­容的那樣:不得了啊不得了。

“放聲高歌”這樣一個被用濫的俗語­說明了一切,大鳴大放,誰不會呢?Piano成了玄學詞­彙,凡見到譜上有這傢伙就­得準備打太極:一粒大西瓜,中間切一半,一半給你一半給我。

老師也常出餿主意,讓我們扎馬步、半蹲,說是這樣我們就能忘卻­喉嚨肌肉,讓聲音回到自然狀態,借用的似乎是禪宗顧左­右而言他的頓悟法則,回到家我們卻只記得大­腿酸麻的實質感觸,沒能頓悟,成了鈍物。

尤其是高音還要小聲,完全不合常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