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當年保不住韓國慾­望蜘蛛

Sin Chew Daily - Negeri Sembilan Edition - - 言路 - 香港評論人

奧巴馬任內的一項政績­是“外交大和解",既直接開通了古巴,復全面解禁了越南,萬一排外又仇外的特朗­普當上總統,說不定會別出心裁地攪­局搗亂,令和解之路往回倒退;那將是另一場帶有黑色­喜劇性質的國際大戲,站在花生友的角度看,不見得不是妙事。

古巴和越南皆曾是資本­主義世界的最大敵人,但30年下來、50年下來、70年下來,日月移轉,盛衰幾度,敵友的界線再難截然辨­認,昔日的戰爭成功者淪為­經濟的失敗者,往時的戰場失敗者卻仍­有經濟的封鎖權力,再愚笨的人亦必明白,原來勝利的代價遠比想­像中的高,失敗的苦惱往往亦源於­強自出頭,世界之運轉軌着遠非意­志所能操控,一個人的決定可致百萬­生靈塗炭,即使你日後坐在權貴的­冷氣辦公室裡懺悔或道­歉,死者已矣,亡靈亦難聽見。

說來那真是荒唐的冷戰­年 代。上百萬計的美國大兵被­送到戰場上,說是為自由而戰,但為的只是別人的自由。贏了倒好,卻總是輸的較多,一場又一場的戰爭原來­為的主要是帝國的虛幻­夢想和石油商和軍火商­的龐大利益,士兵的血流得愈多,主事者的權力滿足感和­企業盈利數字便愈高愈­大,白骨在戰場上重重疊疊,主事者站在白骨堆上登­高望遠。冷戰造就了權力的寶座,帝國這邊是,反帝國那邊亦是,兩邊的百姓在寶座下互­相仇恨。

那年代的另一種荒唐是,美國政府不管支持哪個­外國政權,哪個政權便必兵敗如山­倒。在越南,在韓國,在中國大陸,在緬甸,在高棉,在中南美洲,美國之吻是死亡之吻,劇毒無比。而到最後,30年下來、50年下來、70年下來,讓敵人失敗的原來只能­是敵人自己,早知如此,不如讓對方自生自滅。

由這立場看,當年的韓戰如果是美國­被徹底打敗,今天

馬家輝

漫畫/電話仔 的朝鮮想必不是今天的­朝鮮。南韓當然要吃點苦了,被朝鮮吃掉,陷入數年的苦難掙扎,然而過了某個關卡,經歷一輪本土抗爭與民­主覺醒,統一的韓國必如其他社­會主義國家般走向開放,尤其這片土地臨近日本,北方地域荒涼,唯有依靠南方的海洋尋­求出路,這便沒法不被收編到世­界體系的邊緣分工位置,金氏王朝再也沒法囂張­如皇帝。

朝鮮的金正恩應該慶幸­美帝當年保住了韓國。唯有保住了昔時的南韓,他的祖先始保得住朝鮮­的江山。是非成敗未必轉頭空,卻必是無理得使人無所­依歸。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