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備則從容,無待必逍遙

Sin Chew Daily - Negeri Sembilan Edition - - 新教育 -

“心”要突破時空,首先要取得“知”的突破。《莊子》開篇〈逍遙游〉即談“知”的突破,出現“超現實”的大魚和大鳥,皆身長“不知其幾千里也”。這種“大”,實非囿于日常生活瑣碎­事務,或困于貪婪煩憂的我們­所能想像。但莊子竟然進一步說:鯤這尾大魚可以“化而為鳥”,變成大鵬,表示生命的形態可以“轉化”。轉化之后,就可以脫離原有環境的­朿縛,出海飛天,雙翅張開有如天邊的雲­朵,乘着六月刮起的大風,盤旋而上,飛到九萬里的高空。然后放眼四望,天色深藍;往下鳥瞰,地球也是深藍色的,天地萬物包括人類已融­成一體,美麗、寧靜且和諧。這確實是大氣磅礴的奇­思妙想,但他要說的,其實是一個人可以轉化­與抵達的自由心靈境界。這個境界,不在天上,不在我們感官所及的四­周,不在別人手里,在我們心里。人的形體無法改變,鯤化為鵬只是隱喻;但是,人的認知可以改變。一念逆轉,海闊天空,悠游自在。

如何一念逆轉?〈逍遙游〉只說了梗概。莊子說:如果積存的風不夠大,它就無力承載巨翅,大鵬也就無法“搏扶搖而上”,抵達風的上方,乘着風力,背靠着青天,完全沒有任何阻礙,開始飛向光明溫暖的南­方。意思是說:沒有準備工夫,就少了可以憑借的風力;同樣的,要找到心靈自由,也必須未雨綢繆,有所準備。心靈自由絕非唾手可得,而是要從認知下手,破除我們早已習以為常­的、以我和以人為中心的狹­隘觀念。自我中心與人為價值觀­是無形的重重枷鎖,使自己受認知、情感與欲望所困所苦,使人與人之間因比較而­對立,進而帶來無數的是非與­紛爭,如此則人心不得自由、社會不得安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