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在發生,沒人發現 只是

Sin Chew Daily - Negeri Sembilan Edition - - 逛逛街 -

我問鄭澤相,爵士是不是一個快樂的­音樂? 他說,爵士的情感色盤很廣,有快樂、有悲 傷也能夠反映時事。“只是玩爵 士的人,很多時候很享受。因為 爵士樂講究即興,即興就是一邊玩 一邊創作,創作的快感很有回報, 讓我們感到快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