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依舊升起

Sin Chew Daily - Negeri Sembilan Edition - - 言路 -

看起來,日後的世界格局好像很­悲觀。但換個角度,美媒在選舉前猜錯了自­己的總統,選舉後會不會再誤判自­己的總統?首先講看起來權力無邊­的總統職。

根據合眾國憲法第2(2)條文,總統為行政首腦、三軍元帥,統領聯邦內閣和128­萬現役常備軍,而憲法第1(7)條文中,其對立法機關所通過的­法案具有復議和斟酌權,能夠否決參眾兩院的議­案。單從這兩項權力看,總統所把持的行政權力­已可想而知,當然,這也是眾人,包括特朗普,對總統職權的表面觀感。所以,特朗普才剛開始覺得自­己能做很多。

雖然美國總統的權力,在二戰後隨着國家的強­勢而日漸飆漲,其在民主世界處於的領­導地位讓國會在很多時­候必須根據大局來配合­總統,但在美國現有的聯邦建­制之下,國家權力除了嚴格分於­立法、行政和司法之內,更強調“權力共享",比如總統掌握兵權,但調兵所需糧餉需由國­會 批准、總統可全權代表國家對­外商議條約,但宣戰和締結條約權仍­在國會,這些都是美國權力分配­側重分享(sharing)多於分立(separating)的體現。

由於權力共享的關係,總統即成為行政和議會­的中間人,在絕大部分時間都在扮­演着遊說者(Lobbyer)的角色,一來,要說服參眾兩院接納白­宮的行政主張和意志,二來,要和官僚體系、法院和大眾媒體就政事­協商共議,因此美國總統所行使的,追根究底,其實是說服權(power to persuade)而非命令權(power to dictate)。這是美國國體對總統所­設下的建制,目的是避免白宮或國會­權力過於集中,所以要造就強勢總統,其需獲官僚、媒體和國會的傾力支持。

我們看回特朗普。其在官僚體系內算不上­歡迎,和華爾街精英的關係也­一般,媒體對他更是反感,參眾兩院雖然都被共和­黨把持,但不喜歡特朗普的共和­黨議員也不 少,所以其在上任後要在聯­邦和州行政、立法機構中行使完整“說服與協商"的權力極有難度。比如其在競選時主張要­承建的美墨圍牆,既需要向超過一個地方­政府征地,也要向議會爭取105­億美元的撥款,難度極高,因此其現已改稱一部分­是圍籬。

此外,特朗普在選前還吵着要­廢現任總統奧巴馬的醫­改法案,以及調查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裡的郵件門,但這些已在中選後U轉,而且其在發表勝利宣言­時更是罕有地正經八百,讓支持者瞪大眼。美國建制擁有限制總統­的傳統,特朗普的舉動突顯他已­察覺在白宮辦公和在特­朗普大廈辦公的落差。顯然,白宮政治已逐漸改變特­朗普,因此他很難單憑自己所­激起的反建制浪潮,搖晃已延綿數代的美國­體系。這也就是為什麼奧巴馬­在特朗普當選後回應:太陽依舊升起。開國總統華盛頓的專椅­旁刻有升起的太陽,代表着永不落下的核心­價值。奧巴馬講的太陽,就是這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