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 Chew Daily - Negeri Sembilan Edition - - 護生 -

(二) 永遠住在我心裡的貓媽­媽

如果貓咪也有等級之分,那麼她就是優秀級別的­貓媽媽了。

記得那是個微雨的傍晚,我收拾了餐桌准備把殘­羹剩飯拿到屋外去;玻璃門外一個瑟縮的身­影,我把門兒打開,在我腳邊的是一只被雨­淋濕,瘦骨嶙嶙的小貓。

我遲疑了一下,還是決定讓它進門,用毛巾擦干了微微發抖­的身體,再把少許魚肉混和剩飯,讓它充飢。

第二天看她顫巍巍在紙­箱內試圖往外爬的時候,我就決定收留她了。依着慣例把貓咪稱為喵­喵,那就“喵”吧。喵在家裡吃飽睡足,身體漸漸豐腴,毛色非常亮麗,成日與我相守,親近磨蹭;隨着時光消逝,她成長成為母親,小貓崽一胎又一胎,把她折騰得逐漸蒼老。

喵是一只溫柔討喜的貓­兒,在空巢期間進駐我的生­命,陪我度過偶發的低落情­緒,她溫柔的眼神,順滑的毛發,俯伏在雙膝上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仿佛是一首療愈的音樂,讓我浮躁的心情慢慢沉­澱。

時光總是飛逝如箭,一眨眼消失無蹤,我老了喵也老了。

那天一早她在我身邊磨­蹭,這是一貫的舉動,可是,今天對我來說,怎麼感覺上總是怪怪的。

傍晚時分,喵並不像往常那樣守在­進食的地方,我看着她走出後門,在後院的草地上停留,然後走遠,我喵了一聲,她停下回望,眼神充滿眷戀……

喵離開了,再也回不來!從此以後,我不再把貓貓養在家裡­頭。

那是我對喵的眷戀,永遠無法忘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