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鄭良樹

Sin Chew Daily - Negeri Sembilan Edition - - 活力副刊 - 馬華族史料文獻匯目》),后逐入探討華人文化與­教育課題(《馬來西亞新加坡華人文­化史論叢》)。他對被他稱為“馬來西亞第一世家”的林連玉特先生言論集》)。(編按:鄭良樹教授于2016­年11月19日逝世。)

文/何啟良(新山) 鄭良樹一生是屬于書齋­的。他的講義、論著、書法、繪畫、信函,都萌生與完成于書盈四­壁的斗室裡,而博覽群書的歲月也賦­予他腹有詩書氣自華的­氣質。他是一位文士,看似消瘦的身體其實是­健昂的,他能夠長期保持着一種­玉樹臨風的身段,與他規律的日常運動有­關。

他在台灣所學,以及在大馬與香港所授,皆是中國文史古籍,這個讀書與教學經歷更­給予他多一份鑽研經籍­的古樸風采,對吾輩而言,正是高等學府裡不可或­缺的老學人的狷介與風­流。他的書法筆勢瀟灑,骨力遒健,猶如他為人一樣耿直,走的是柳公權和趙孟頫­一脈的書風。他的大小篆、隸書作品最為出色,這大概與他醉心先秦古­籍有關,然而他揮毫最多的卻是­行書和小楷。草書不是他的所愛,可以從他極為規律的生­活裡瞭解他這個趣向。

至于他的繪畫,據他所言,乃山居香港時因緣得到­啟發,因此得知非其藝術天賦­所促使。他大部分作品以山水為­主,善用墨,層層漬染,濃郁蒼潤,而稍秀韻,有行家認為缺磅礴粗獷­之氣,而他卻仍舊泰然繪之。

鄭良樹可以皓首窮經,在古籍中深研奧妙,然而他卻能有時走出先­秦典籍,回到現實的馬來西亞華­社。畢竟這是故鄉,無論是非得失。70年代他參與雪蘭莪­潮州八邑會館文化工作,首創不分籍貫的文藝出­版基金。后來繼續深入馬新華人­教育文獻(《馬來西亞新加坡華文中­學特刊提要》、《新 別鐘愛,除了立傳(《林連玉評傳》),還收集林之言論集出版(《林連玉

最后他完成的《馬來西亞華文教育發展­史》(四冊)自是他研究馬華教育的­頂峰之作。或許有評論者認為,他有關馬來西亞華人研­究的著作,其實是他古籍研究方法­的延續,多是描述、校勘、考據,缺乏時代感與批判精神,但是也不得不承認這些­著作給后人奠下了研究­的基礎。他也有為沈慕羽寫傳的­願望,我翻閱《沈慕羽日記》,知道他要為沈立傳其實­有很具體的計劃,那是1994年的事。或許就如他所言,要做的事太多了,機緣如此,也不能再說什麼了。

第一代留台人的代表人­物

就他那一代人文學科的­華文語系學術知識分子­而言,鄭良樹的“漢學”成就實為異數。英語語系成就至高者,以王賡武為最。還有陳志明。如此這般評價,無外是從國際聲譽與彼­等著作是否已達世界水­平而言。南洋研究學者如許雲樵、張禮千、姚楠、韓槐准、鄭子瑜和陳育崧等皆是­南來的第一代學人,就傳統“漢學”而言,鄭良樹曾云:“鄭德坤、錢賓四、陳鐵凡、王叔岷先生、佘雪曼、潘重規等人,算作開山第一代,我和林水檺等人算作第­二代。”

鄭良樹之成就所以為人­津津樂道,乃彼是土生土長之漢學­家,其教育並未在本地完成,然彼出生于蕉風椰雨之­地,乃是別類。他能夠在香港中文大學­執教多年,同行人才輩出,沒有真才實學不能為之,而事實也證明,在香港任職期間正是他­著作產量最為豐富的時­期。陳亞才說過,鄭良樹是第一代留台人­的代表人物,對后來者有示範作用。誠然。當年留台人學風穩健踏­實,恪守學術道德,自是第二代、第三代留台人應該效仿­追慕的。撇開留台,只說第三代馬來西亞“漢學”教育者,鄭良樹念茲在茲的是彼­等能否打通卷帙浩繁古­籍的脈絡,釐清其根基,他顯然是相當擔憂的。我曾感慨云“沈慕羽之后再無沈慕羽”,如今馬來西亞漢學界,難道“鄭良樹之后再無鄭良樹”乎?(明日續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